在微信上关注

当代广西

学书当从疑处寻

2020-04-26 16:56:45

作者:杨耀春

来源:《当代广西》2020年第8期

11_38785_副本.jpg

杨耀春

杨耀春,笔名钝之、钝丁、钝翁、邨翁、春翁,斋号悠然斋、石兰轩,系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广西书法家协会理事、河池市书法家协会主席、河池市书画院副院长,被中国书协授予“德艺双馨”书法家称号,是荣宝斋在线推荐书法家,获得河池市政府文艺最高奖“刘三姐文学艺术奖”。

书法作品荣获全国书法最高奖“兰亭奖”、“牡丹杯”书法篆刻作品展优秀奖、中国书协会员作品展优秀奖、全国首届临帖书法作品展优秀奖(最高奖);入选中国书协举办的首届中国书法“兰亭奖”书法篆刻作品展,第七届全国书法篆刻作品展,第八届全国中青年书法篆刻作品展,第二、四届全国新人新秀书法篆刻作品展,第三届全国楹联书法作品展,新世纪全球华人书法篆刻作品展,纪念邓小平诞辰100周年全国书法篆刻作品展等。国画作品荣获全国当代书画名家扇面作品展优秀作品、广西高院成立五十周年美术作品一等奖,入选庆祝建党八十周年广西美术作品展。


11_38781_副本.jpg

临晋·王献之《夏节近帖》(行书)


学书法要在不疑处找疑,比方说:写字与书法的区别。这本来是很简单的事,可就是有人把它们混在一起,搞得云里雾里。

南京艺术学院教授,艺术学、美术学博士生导师黄惇认为学书法,笔法第一,结字第二,是书法;结字第一,笔法第二,是写字。够清楚了吧,可仍有人说,书法就应该是结字第一。

黄惇教授说,如果我们把结字放在第一位的话,又何必要拿毛笔写字,硬笔已经足够了。我们用硬笔写(临)一下楷书四大家(欧、颜、柳、赵)的作品,然后和字帖放在一起对照一看,你自然就会明白黄先生为什么会这么说了。于是,我对清朝康有为等倡导碑学、以写碑为主流之说颇有疑问。写碑在笔法上是有很多问题,特别是对于初学者,不易从碑版开始(指还不懂笔法的阶段),因为碑版是先经过书丹后再用刻刀刻出来,是二度制(创)作的作品,有很多笔画不是一刀可以完成,特别是转折捺钩等笔画,往往用两刀或数刀才能完成。这是刀法再现笔法过程的产物,即使是水平再高的刻工都不可能还原笔法,再加上风吹日晒,通过大自然的漫长磨练形成风化后斑驳的东西,刀法都早已被隐去。从严格意义上讲,碑是没有笔法的,我非常赞同启功先生的观点:“学书别有观碑法,透过刀锋看笔锋。”因此,写碑的包括写汉碑的,不能拘泥于碑版的刀法不放。清朝以康南海为代表的人物,大力推崇、提倡魏碑,但是在尚碑、重碑难以发展后,就来了个转向,美其名曰“碑帖结合”。其实碑帖结合本来就是多余的事,写碑也好、写帖也好,只要是用毛笔写出来的,它都是帖、就是帖,这里面都是笔法。而刀刻出来的,就是刀法。刀法可以有笔意,可以描摹笔法,却很难再现笔法,比方说行草书里的飞白、绞转笔法等,刀法是望尘莫及的。

我以为要写碑必须要解决(帖)笔法问题,否则是写不好碑的,因为碑的前身就是帖,帖是用毛笔写出来的。帖里面的方笔可以有碑的味道,但不能说有碑的笔法。我在临孙过庭的《书谱》时就见有很多笔法是用方笔,犹如刀刻的一般(如当中的“图”“张”等),这能说是有碑的笔法吗?我认为正确的表述应该是有金石(刀刻)的味道。所以我在书法训练时大都是写帖,很少写碑。我觉得笔法太重要了,碑帖结合到最后都是要解决笔法问题的。

11_38776_副本.jpg

节临唐·怀素《自叙帖》(草书)


11_38783_副本.jpg

唐·王维《山居秋暝》(草书)


11_38778_副本.jpg

节临唐·孙过庭《书谱》(草书)


11_38780_副本.jpg

临晋·王羲之《十月七日帖》(行草)

网站编辑:覃冰
相关文章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