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信上关注

当代广西

大小天峨

2020-05-18 10:28:39

作者:翔虹

来源:《当代广西》2020年第10期

1_副本.jpg

天峨向阳天湖。王明福 摄

天峨是县名。

最早知道它,是我大学毕业上班第一天。在办公室偶然翻见一份资料,我不禁感叹:天峨好小哦!

当时,天峨就十万人口,和我老家那个乡一样多。它有个五千人的乡,比我们村人还少。

对天峨的第二印象是远。

打开地图,天峨镶在桂西北一隅。与之接壤的几个县,无不位于所属省区的边边角角上。大家都偏僻,干脆抱团,偏安两省区三市六县交界之地。

后来,我就到天峨生活了。

来了才知道,天峨的小,还在县城的袖珍。两排山之间流淌着红水河,县城沿岸散开。山与山的距离,宽处不过两公里,窄的只有几百米。坊间流传打油诗:小小天峨县,三家米粉店;县长哝老婆,全城听得见。早到天峨十年的兄长告诉我,他来的第一个晚上去散步,个把时辰就转遍县城三圈。别说能碰上几个人,就连街边的路灯数来数去,怎么都凑不够两百盏。几乎所有初上天峨者,都叹其小巧。

定居一段时日,就不觉得天峨小了。

三千多平方公里的县域,全是高山大坡阔水,没几块平地,要往哪个方向,都得跑大半天。沟壑深,山道陡,路况差,行走在小天峨里,最强烈的感受,是漫长和遥远。

天峨多大山大树。无论走到哪,山坡上全都郁郁葱葱。一片又一片原始森林里,有数人合抱的千年红豆杉,有外界罕见的奇珍异兽。每当走在路上,或置身林荫间,看着满山遍野的古树,茂密如毯的植被,我就不禁寻思,这般原始完好的生态,要呵护传承多少代,才得以如斯?在当今工业机器摧枯拉朽的蚕食里,这一切好珍贵。

上天遗落人间的这块净土,是这方百姓的福分。一代又一代人坚守蓝天碧水,呵护每一寸土地每一株小草,显现这里人们的敬畏、淳朴与和善。栽了树能乘凉,积了德有回报。代代熏陶的教养,换来层层叠叠、大美视觉的绿荫,化成清朗淳朴、温暖柔和的风气。这,让原住民由衷自豪、眷恋有加,让后来者亲切如归、潜潜融入。人物共生,善善相待,循环永续,合天道、顺天意。峰峦叠嶂的大地,配了如醉如幻的碧绿,阐释着浩瀚无垠、生机盎然的意境。谁来,眼里都躲不开这青翠欲滴的美,每个毛孔都会涌入这流淌的美。心情,怎能不美了美了?

这儿的水更是远近闻名。红水河被誉为中国水能富矿,天峨境内一百多公里河段,堪称其首。一条电站大坝,圈出了名闻南方的大湖,如一位写意大师,挥毫泼墨,在巨幅碧绿的纸上,勾出美轮美奂的图画。

我常常沐浴着晨曦月色,穿行在浩渺的天湖里。凝望碧波荡漾,聆听岸石呢喃,我的心,虔诚寻觅百米水下故土的前世今生。

这片净土,经历了怎样的地壳运动?先人什么时候开始在这里生活?百米的水下,或几千米的地下,原来有过平原么?涨过海潮么?抑或曾经是一片荒漠,先人一天一天,一年一年,一代一代地劳作,幻化成如今的模样?

我找不到太多历史记载,只见浅浅一行字:唐代置羁縻峨州。但我心胸了然,感受到湖底的故土,一想起就仿佛周身所有细胞,都与之脉动、同频,顿如暖阳当空。

我想象它千百种的模样,熟悉或陌生的风情。我看见青砖黛瓦或木屋茅顶袅袅升起的炊烟,听到阡陌上草丛里的马嘶犬吠,感受到老大爷上床前脱下的旧棉袄的温暖。于是,这片湖底故土前世的磅礴与神秘,便在我的内心驻守了。

修电站时我无缘见识。可每当行走在高峡平湖里,那场世纪大迁移,便历历鲜活眼里。

一辆辆装满老檩条旧铁锅的卡车、拖拉机,艰难爬行于河岸与山腰的逶迤土路。飘扬的尘土,弥漫着比车载还沉重的气息。

老老少少聚在村头高处,看冰冷的勾机,推倒一栋砖瓦房,又“突突”开过去,勾下一栋木房子。一阵阵“哗啦啦”的倒塌声,撞上山崖,又碎落河里。入水的声音,湿漉漉成一张巨大的麻帘,捂住所有人的心头,吸光村庄最后一缕生气。人们的眼神拧出水,满山满坡的草木浸出了水。不久后,他们眼里心里的一切,便都成水了。

旧冢前,族老带着族人跪地长叩后,洒泪下了第一锄。面部凝固的人们,默默抱出先人的金坛,恭敬安置在背篓里。世代走过的山路上,他们排成一列雨前的蚂蚁,护送着祖先,离开自己的村,走向未卜的陌生。像无比虔诚的信徒,万分不舍离开朝圣地,踏上不是归家的路。步子空洞迷茫,心中不知所措。

这场矛盾、挣扎和决绝,是三万识大体的人们的付出之旅。这不仅是他们家、他们村的历史,也是天峨不可或缺的浓重一笔。天峨之最大,在大气。

千秋的河水漫上来,托起道路和村庄往山上走。天峨人就在山尖上,在云雾里建家园,创世界。十多个春秋过去,天峨的山冈坡头,楼房林立,果香四季。大山大水,遇上大气的人,就壮了里子,美了面子。

当我融入这里,听着天峨故事,和天峨一起桑田沧海,我一天比一天豁然开朗。难怪,这里生态这么完好,民风如此淳厚,人们这般聪慧。走俏神州的一颗小小珍珠李,是这儿一位农民嫁育而成,这里走出以全国知名作家东西和两位大学校长为代表的众多专家学者。正所谓,一切皆有因缘。小小山旮旯里的文化强音,大了天峨名气。

最美丽的景是人文,最和煦的风是民风。我到过天峨许多村寨,无论是田间地头耕作的壮汉,还是村里大榕树下家长里短的老者,抑或是山坡上商量地界纠纷的两村人,遇见你来,都会展现适中的礼数。天生的淳朴,释然你先前忐忑的小心脏。

现代人多少设防,天峨人也不例外。但来久了,我渐渐明白,他们仅是有限设防。只要你看事物的角度贴近,鞋底和他们沾一样的泥土,坐上同一条长凳,盖了同一床棉被,吃了同一锅饭,喝了同一盅酒,你就一定能听到同个频道的话,透见对方其实同样明晰的心帘。一旦这样,万般皆有可能。回报,会叫你讶异,甚至屡屡感动。

这里令人变得强大。它碧玉如洗的绿,纯若南极冰的负氧离子,养眼、净肺、安神。待久了,你会耳目明,头脑清,里里外外荡涤了尘埃。再久了,就拥有大心脏、滤清器、定神针。

在这里锻铸的强,内核愈硬,外在棱角愈柔和。腾腾散着热,却如林荫遮挡,只有切切的暖,没有刺眼的光芒。

天峨依然远。虽然它从最初坐车到首府要中途留宿,到后来花八九个小时,直至今日只要五六个钟头,已经好了很多。但无疑,还是很远。

可是,天峨的远很快成为过去。随着沉睡千年的大山里,驶来了轰隆的高速路施工机械,天峨已悄然拉近与世界的距离,搅动着大西南和北部湾洋面的时空。

我静坐五楼的窗前,细数己亥年小寒的风声。仍记旧岁此时,在这扇陪护了十年的窗前,我为终日辛劳的扶贫一线伙伴写了《工友赞》。

无巧不成书。今夜,有感整县脱贫摘帽后,这一年天峨的华丽嬗变,我敲下这些文字。一个坚如磐石的意念由骨髓升腾:天峨之大不仅在我心间,也将在世界面前。

(作者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网站编辑:覃冰
相关文章
  • 书斋

    我不是藏书家,书不是用来藏的,而是用来读的,光藏不读,这些书就失去它“藏”...

  • 父亲的口琴

    父亲的口琴,成了我们的文化之奠,人文之祭,精神之基。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