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信上关注

当代广西

“直播带货”要“带标”更要“带法”

2020-06-22 12:32:30

作者:李英锋

来源:《当代广西》2020年第12期

最近,中国商业联合会发布《中国商业联合会关于下达2020年第二批团体标准项目计划的通知》并要求,由中国商业联合会媒体购物专业委员会牵头起草制定行业内首部全国性社团标准《视频直播购物运营和服务基本规范》和《网络购物诚信服务体系评价指南》等两项标准。这意味着,首部全国性直播电商标准将出台, “直播带货”将有规可循,有据可依,正式迎来标准化发展,进入“监管时代”。

对于这两项即将出台的“直播带货”标准,不少人都抱有很高的期待,以为标准一出,有关“直播带货”的问题就能“药到病除”,其产业就能结束野蛮无序生长的状态,进入规范发展的正轨。笔者以为,这种期待未免过高。

中国商业联合会并不是政府部门,仅仅是一家具有社团法人资格的全国性行业组织,由中国商业联合会媒体购物专业委员会牵头起草制定的两项“直播带货”标准层级效力太低,缺乏必要的强制性和约束力,所释放的更多是提倡、指导、参照功能。这就意味着,标准的作用有限,依靠标准虽然能够建立一些“直播带货”服务规范,统一程序和操作,完善其评价体系,但远不足以解决“三俗”充斥网络、虚假夸大宣传成风、假冒及“三无”产品泛滥、售后服务难以保障等“直播带货”的共性或个性问题。

实际上,要解决以上问题,最终还得靠依法监管。“直播带货”尽管平台多、主体多、方式多、涉及的商品或服务种类多,看似五花八门,但透过现象看本质,“直播带货”只有两大类:凡是以自己的名义销售自营商品或服务的都可归入销售类,这类“直播带货”行为与其他电商销售行为无异;凡是推介、宣传、引流他人商品或服务的都可归入广告类、代言类,对这类“直播带货”行为可参照广告制作发布或明星代言进行监管。

这样,把“直播带货”行为的相关问题“代入”法律,都能找到权利义务主体和监管维权依据、路径。比如,销售“三无”产品、假冒伪劣产品的问题可“代入”《产品质量法》《商标法》求解,虚假夸大宣传问题可“代入”《反不正当竞争法》《广告法》求解,售后服务难以保障问题可“代入”《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求解,虚假代言的问题也可“代入”《广告法》求解。另外,《电子商务法》对于电商销售行为和电商平台“对平台内经营者销售商品或提供服务时的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行为”的规章制度管理责任也都有明确规定。如果上述法律“各司其职”,都能够执行到位,就能够推动“直播带货”行为进入法治轨道。

“直播带货”既要“带标”更要“带法”,只有以标准为导向,以法律为规矩,充分调动带货主体、出货企业、直播平台,以及监管部门的自律意识、底线意识、责任意识,才能够让“直播带货”真正进入标准时代、监管时代、文明时代。

网站编辑:覃妮
相关文章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