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信上关注

当代广西

毛南族,再也不是“毛难族”

2020-06-22 12:48:20

作者:阳秀琼

来源:《当代广西》2020年第12期

毛南族,再也不是“毛难族”

——环江毛南山乡脱贫纪事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一个民族都不能少。

——习近平

广西环江,全国唯一的毛南族自治县,全县毛南族人口6.45万,约占全国毛南族总人口的70%。

2015年底,环江精准识别建档立卡贫困人口6.66万人,其中毛南族贫困人口1.47万人;至2019年底,累计脱贫6.59万人,其中毛南族减贫1.42万人,全县贫困发生率从2015年底的19.56%降至2019年底的1.48%。

2020年5月9日,自治区人民政府批准环江毛南族自治县退出贫困县序列,标志着主要聚居在广西的毛南族,实现整族脱贫! 

报告总书记,我们脱贫啦!

抑制不住心中的喜悦,怀着感恩和无比激动的心情,环江10名脱贫的毛南族群众,联名向习近平总书记写信报告了这一喜讯!

下南乡波川村柑橘种植大户谭美春是写信的发起人。而在4年多前,这位致富能人家里还是年收入才几千元的贫困户。那时,谭美春的家公大病住院,刚上大学的大儿子除了要交学费每个月还要600元的生活费,仅靠4亩多玉米地及丈夫打零工的收入,根本不够家里开销。2015年底,谭美春家因病因学被识别为建档立卡贫困户。

当时不到40岁、正值壮年的谭美春夫妇觉得被列为贫困户是很不光彩的事情,便下决心要早日脱贫。她和丈夫利用政府免费提供的柑橘苗木,依靠扶贫小额贷款租用山地种植柑橘,一年后就脱了贫。到2019年,她的柑橘种植规模从最初的35亩扩大到121亩,成了村里的致富能人,还牵头成立了环江毛南新村水果种植专业合作社,带动26户群众,其中14户贫困户靠种植柑橘走上了致富路。

“2019年底我家收入挺可观的,有近30万元……感谢党中央的惠民政策,让我们有了这样美好的生活,所以就想写信把我们前后生活的对比告诉习总书记。”

当谭美春把这一想法告诉自己的老同学莫仕长时,他觉得这是“异想天开的事”,日理万机的习总书记,能看到他们的信吗?

没想到,原以为不会有音讯的信几天后就得到了习总书记的回应并作出重要指示:“得知毛南族实现整族脱贫、乡亲们生活有了明显改善,我感到很高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一个民族都不能少。”“希望乡亲们把脱贫作为奔向更加美好新生活的新起点,再接再厉,继续奋斗,让日子越过越红火。”

在工地架设电杆的莫仕长看到谭美春在微信群分享这一消息后,激动得拍手跳起来,兴奋地叫工友们过来看信息。

“这几年我们脱贫,多亏了党的好政策。我们养牛、建房子政府都有补贴,生活真的是越来越好。”说着说着,莫仕长眼眶不禁红了起来。曾被列为贫困户的他,通过参加县里、乡里举办的各类培训班,获得了焊工证书,学会了科学的养殖技术,2018年已顺利脱贫。现如今,他家里养了6头菜牛、10只山羊,而他在家附近打零工一天还有180元左右的收入, 现在家里有产业、身上有技术的莫仕长底气十足,计划利用扶贫贷款扩大养殖规模,“让日子越过越红火”。

数据显示,脱贫攻坚战打响4年来,环江通过产业扶贫和就业帮扶等各项政策,使全县毛南族贫困人口人均纯收入从2015年的3570.9元增加到2019年的11756.7元。

“一里挂九梯”一去不复返

地处云贵高原东南、黔桂交界的环江,大部分村屯山高路陡。当地群众曾形容这里的山路为“一里挂九梯”,足见其险峻难走。

长期以来,居住在这深山之中的毛南族群众,走的都是爬坡上坎的崎岖山路,外出一趟要花半天以上时间,交通基本靠走,货物全靠人挑、马驮。

11_40163_副本.jpg

  坐落在群山环抱中的下南乡中南村南昌屯新貌。卢增令 摄

初夏时节,记者一行从环江县城出发,驱车行驶过一座座连绵起伏的大山,近2小时后来到下南乡中南村南昌屯。相传,毛南族发祥于此。

“毛南”原称“毛难”,乾隆年间毛南人所立《谭家世谱》碑文记载,明嘉靖年间其始祖谭三孝原系湖南省常德府武陵县人,后辗转迁来“毛难土苗地方”,“来毛难安处”。被当地群众称作“毛南通”的下南乡初级中学校长黄有顶告诉记者,据传,当年在庆远府河池任知州的谭三孝因财务亏空,来到这“山高皇帝远”的地方避难,并与当地方氏家族联姻,之后在南昌屯繁衍生息,谭氏家族逐渐庞大,“毛难族”由此发端。

“毛难族”本源自地名,但或因在这闭塞的深山中生存条件恶劣,生活困苦,被延伸为“受苦受难”的民族。1986年,经国务院批准改为“毛南族”。

“环屯皆山也”。小桥、流水、人家的南昌屯,坐落于峰丛洼地间,周围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群峰耸立,除了屯前的一条道路,便与世隔绝。

屯里71岁的老人谭中意说起当年路没修通时去县城上学,“早上6点天不亮就出门,傍晚6点天黑才赶到县城”,出门“两头黑”,要“包点粽粑在路上当干粮”。

居住在下南乡景阳村洞任屯的莫仕长同样对行路难感同身受。小时候他到乡里读初中,每个周末下午放学回家,10公里的山路至少要走2个小时。遇上刮风下雨,便是3个小时都不一定能走到家。有时在路上就天黑了,只能摸黑回家。记得有一次天气不好,他和同村的两个小伙伴回家,山路湿滑,天色又黑,一个小伙伴不小心滑倒崴了脚,疼得直呻吟。他和另一个小伙伴只好艰难地把受伤的小伙伴背一段搀一段地带回了家。

“现在路通了,我可以骑摩托车送孩子到乡里上学,非常方便。有时候没空接孩子,就让他自己走回家,也就40分钟左右。”莫仕长欣慰地说,“水泥路不像以前的山路湿滑,不怕摔跤了。”

自2015年脱贫攻坚战打响以来,环江集中攻坚“路、电、网”。4年来,全县143个行政村(社区)全部通硬化路,1728个20户以上屯全部通砂石路或水泥硬化路。仅2019年,全县共实施基础设施道路和平板桥项目315个,投入资金达12.37万元。

路通则财通。如今,一条条盘旋蜿蜒在大山间的水泥路,除了让人们的出行更便利,还铺就了群众的一条条“致富路”,“一里挂九梯”的崎岖山路,从此一去不复返。

再也不用“望天吃水”

“望天吃水”,亦是毛南山乡流传的一句俗语,由此而知当地缺水的状况。

下南乡党委书记覃纯果2016年从县里到乡里任职时,同事告诉他,“一定要带个大桶去”。因为下南乡位于喀斯特地貌山区,没有一条地表河流,季节性缺水严重,家家户户都要用大水缸储水。吃水难题就如牢固的枷锁,牵绊着当地群众脱贫致富的脚步。

2014年,全国人大代表、毛南族群众谭梦曦在两会期间提交了一份解决毛南族主要聚居地饮水难问题的建议,受到党中央的高度重视。

11_40164_副本.jpg

  下南乡饮水工程施工人员在崇山峻岭间铺设引水管。蒙壮科 摄

“民生为上,治水为要。”2016年底,在中央和自治区专项资金支持下,总投资2500多万元的下南乡集中供水工程项目动工。

这个供水工程从距乡政府13公里外的打狗河引水,在崇山峻岭中修路、架电线、打隧道,还配套建设抽水泵站、净水厂、蓄水池等,施工难度之大不可想象。

“工程推进难度很大,有的干部称之为‘下南三峡’,但是再大的难度也阻挡不了我们改善毛南族群众生存条件的决心。”环江毛南族自治县县委书记黄荣彪如是说。

2019年6月24日,下南乡集中应急供水工程建成通水,一根根爬满山坡的自来水管,引来了群众的“幸福泉”。清澈的河水经过净化后到达家家户户,下南乡毛南族群众终于告别了“望天吃水”的日子。

微信图片_20200522133546_副本.jpg

  2019年6月24日,下南乡集中应急供水工程建成通水。韦睿 摄

据统计,环江大力实施大石山区饮水安全巩固提升大会战、饮水安全歼灭战以来,累计投入1.7亿多元,对72个毛南族聚居村实施359个饮水安全巩固提升项目,巩固提升受益人口1.2万人。2019年底,毛南族贫困人口饮水安全问题全部解决。

千百年来毛南山乡群众的一个个愿景变为了现实,这些发生在他们身边的沧桑巨变,正如毛南族群众在写给习总书记的信中所说:“‘实现全面小康,少数民族一个都不能少,一个都不能掉队’,我们切身感受到了。”

网站编辑:覃妮
相关文章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