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微信上关注

当代广西

林玉屯的声音

2020-09-08 15:19:20

作者:牙韩彰

来源:中国艺术报

一声嘹亮的鸭叫把我从睡梦中惊醒。

  而此时,天都还没完全亮透,不知什么原因,这只鸭子莫名其妙地发出这么强大的叫声,还产生一点山鸣谷应的威势。

  接着,我便听见猪们的翻身,又接着,是猪们的走动,再接着,是猪们的叫唤。

  而一阵紧似一阵的虫鸣,是从昨夜就开始了,直到现在,似乎还没有停下来歇一歇的意思。

  听这熟悉的音调,我就知道,这是小时候早就听惯了的蟋蟀的叽喳声。那声音有点杂乱,还有点尖锐,也有点悠扬。这肯定是那种长出了金黄色翅膀的蟋蟀叫的,而且肯定是公的。只有这些个头巨大、翅膀开张、昂首挺胸的雄蟋蟀,才会发出如此强有力的蓬勃声音来。这声音是伴有翅膀振动的那种颤音。我认为,只有这种颤音,才具有又杂乱又尖锐又悠扬的特性。

  当蟋蟀停止动人的吟唱,天也就亮了。此时,蝉声便迎着灿烂的朝霞嘹亮起来。这蝉声,我曾以无奈的心情作过描述,认为它常常把我拉回儿时的春夏之交,拉回那青黄不接的时日。我说,夏天还没完全来到,树上的蝉鸣,一声紧跟着一声,从早晨一直叫到傍晚,可以肯定,明天它们还会继续如此。我还说,上气不接下气的蝉鸣,悠长哀怨的声调,具有某种诱惑的意义,把我的饥饿拉到无以复加的巅峰。

  事实上,那样的蝉鸣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那是上世纪70年代,我才是八九岁的小孩,刚开始读小学,所经历的饥饿人生,都在春夏之交青黄不接的季节。我记忆中的蝉鸣是一直和饥饿联系在一起的,没有什么诗情画意的现象出现,所以,我现在也懒得借用“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来歌颂我们林玉屯的蝉鸣,也不想引用“此地动归念,长年悲倦游”来表达一些矫情和作什么撒娇状。

  当然,今天,我听到的蝉鸣,已经没有了那些饥饿、悲愁和无奈。大概在早晨七点钟光景,屋子四周便连续不断地响起欢快的蝉鸣,由于数量众多,漫山遍野此起彼伏,因而形成一场蝉声大合唱。在这里,我倒愿意提到凡一平,虽然凡一平名气不如王维、王籍他们响亮,但凡一平我认识又熟悉,王维、王籍他们我去哪里认识?我们林玉屯的蝉鸣更像凡一平的《蝉声唱》 ,他所在的上岭村应该跟林玉屯一样,有蝉鸣、有蛩声、有鸟叫。

  我只说“应该” ,那就是还有些探讨和切磋的意思。我想跟凡一平交换的意见是,上岭村的“蝉声唱”是不是跟林玉屯的“蝉声大合唱” ,都是采取以下步骤进行的:每一轮都首先由轻快优美的一个长声开始,中间几个持续不断的颤音相接,摇摇欲坠,最后一个意犹未尽的长音慢慢低了下去。在你认为它可能马上收声结尾、放上休止符的时候,紧接着又是欢快跳跃的长音响起,那是又一轮的蝉声大合唱开始了。于是,整个林玉屯顿时弥漫着嘹亮激昂、汹涌澎湃的蝉声唱。这样数轮的反复吟唱之后,太阳已经升到半空,阳光洒遍屯里的一草一木,蝉声才进入自由散漫的独唱环节。在这个环节,每个单一的蝉声,独自从某棵大树、某个草丛、某个菜园里,时断时续、轻飘飘地响起来。如此循环往复,整整一天,这蝉声都没有停止过,只有到了天慢慢黑下来,才被此起彼伏的蟋蟀鸣声所取代。

  要说林玉屯的声音,蟋蟀和蝉再美妙动听,都不是最重要的,那四周山坡叽叽喳喳叫个不停的鸟鸣大杂烩,才是林玉屯大合唱的主旋律。

  那么多鸟鸣声从四周大山发出来,肯定有很多种鸟,才构成如此复杂的合唱团。遗憾的是,我从小到大,天天听它们的叫声,却不知道它们都叫什么名字。时至今日,我真正知道的林玉屯的鸟,也只有麻雀而已。麻雀值得写吗?当年还被当作农村“四害”中的老二,排名在老鼠之后,在苍蝇和蚊子之前。后来据说有专家指出,麻雀不算“四害” ,蟑螂才够资格。领导们也听了专家的意见,于是,麻雀就被蟑螂所取代。今天,它们依然在城市和农村全面横行,叫人十分无奈。看起来,以它们祖祖辈辈传下来的做派,是永远改变不了身份的!对老鼠,我想说几句,它似乎也不是毫无用处。试想,如果世上没有了老鼠,那猫们吃什么呢?而长年无鼠可吃,猫们饿急了,说不定会吃鸡吃鸭吃猪,那麻烦就大了。

  其实,林玉屯的声音,蝉鸣不是我最想说的,蟋蟀声也不是我最想说的,鸟声也不是我最想说的。此时,太阳从东山顶上现出了完整的身姿,屯里已是阳光普照。正在跟我聊家常的大姐,突然说到“我们林玉屯蝉声、虫声、鸟声是多了,可惜人声却听不到了” ,这倒让我从蝉声唱的沉醉中突然惊醒过来。是的,如今的林玉屯,已经不像我小时候那样人口众多、人声鼎沸,一大帮小孩在那块“方形水槽”的平地里打陀螺,演绎《南征北战》了!平时屯里几乎看不到几个人影,山坡上的地块也没见有什么人在弯腰劳作,只有到了春节,才偶尔有几声划拳猜码声,从安静的楼房里单调地发出来。

  (作者系广西壮族自治区文联副主席)

网站编辑:覃冰
相关文章
  • 怀念二叔公

    我从没听说,二叔公上过私塾,但他却是那个年代乡村中少有的“识书懂礼”之人。

  • 黑板的黑

    黑板的黑就是激荡的黑色墨水,载着理想之船驶向彼岸。

欢迎广大网友留言点评!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