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非凡——简评《非凡武篆》

作者:潘红日
来源:当代广西网
2017-01-10 10:32

2016年年底,陈报勋的《非凡武篆》(广西人民出版社2016年10月第一版)出版。

书很厚很重,五百二十多个页码三十五万多字。以往人们形容一本书的厚重,往往说它像砖头一样。不错!这部《非凡武篆》确实就像一块砖头一样厚重结实。我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才读完这部书籍。通常出版一部给读者阅读的书,是有一定的“重量”要求的,重量宜轻不宜重。一本书如果太厚太重,超过双手的承接力度,纵然内容再怎么精彩,读者可能不大乐意翻阅。当然,作为一部值得研究的史料那就另当别论了。

《非凡武篆》一书由陈报勋负责统稿、主编,二十多位作者分头撰写,内容分为“荣耀武篆”“历史武篆”“地理武篆”“英雄武篆”“文化武篆”“美丽武篆”“风情武篆”“憧憬武篆”等八个章节,详实、细致、如数家珍、不厌其烦地讲述武篆这个小镇的历史、文化和风土人情,让世人至少让广西人、河池人、东兰人深刻认识武篆——这片非凡的土地、这块英雄辈出的红色故土,对于进一步挖掘、传承“中国武篆的红色历史、红色精神和红色基因”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而对于武篆这样一个非凡的“红色重镇”,确实应该有这样一部书了,也早该有这样一部书了。

毫无疑问,武篆的底色是红的。这个底色决定了武篆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乡镇。因为它的名字与一位伟大的人物紧密联系在一起,这就使得它的名气非同寻常或非同凡响。这个伟大的人物名字叫韦拔群。1925年,韦拔群、陈伯民在武篆的魁星楼成立了右江地区第一个县级农民协会;同年11月,在武篆的北帝岩(后称列宁岩)创办了第一届广西农民运动讲习所;1929年10月,在武篆区那论村成立了右江地区最早的县委——中共东兰县委员会。一代伟人邓小平于1930年4月在武篆旧洲屯主持举办为期20天的有东(兰)、凤(山)两县干部和红七军第三纵队干部参加的党政干部训练班。大革命时期和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武篆成为东兰、凤山、凌云、百色四县农军游击区的中心,更是右江革命根据地名副其实的策源地、核心地和指挥中心。武篆的历史,是和东兰革命老区的历史、和右江革命根据地的历史,和百色起义、红七军、红八军的历史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因此,武篆不只属于东兰、属于河池、属于广西,更属于中国。

《非凡武篆》一书从书名到章节到内容,凸显红色非凡。这是对“武篆的定位,对武篆优秀传统文化、红色精神的高度浓缩和高度概括,是广西人、河池人、东兰人、武篆人的传家宝……”通过《非凡武篆》这部书,使全社会重新认识武篆,认识武篆的历史、荣耀与非凡,其所起的作用的确也是“非凡”的。尤其是跳出武篆来看武篆,从全国的层面来看武篆,需要大视野、广角度、深层次、宽领域,需要从武篆近一千年厚重的优秀传统文化、一百年辉煌的革命业绩的层面上看,而《非凡武篆》正好可以帮助人们做到这一点。因为只有从全面的高度、从久远的历史、从文化的内核来认识,方能做到这一点。从这个角度去说,《非凡武篆》的编辑出版,其意义也是“非凡”的。原河池市政协主席覃绍明同志阅读《非凡武篆》后得出一个观点:希望通过这部书,通过整个社会重新认识武篆,使人们一提到武篆就想起延安、想起井冈山一样——这一观点充满智慧。

应该肯定,《非凡武篆》的主编和作者充分尊重历史本色,实事求是对待历史事件,不哗众取宠,不断章取义,坚持做到真实准确。所有撰写人员以“维桑与梓、必恭敬止”的赤子之心,尽心尽力投入到采访搜集资料、分析整理综合和伏案撰写。他们有的为了核实一些历史人物事件,穿梭于党史、方志部门反复查阅资料依据;有的为了考证一些模糊的传说,奔走于乡村遍寻知情人;有的为了一些地名、数据更具权威性,往返于崇山峻岭亲临其境;有的为了一些从未系统记载过的事件,数次深入民间访寻……他们的辛勤劳作和默默奉献,实际上就是弘扬武篆先烈革命传统的生动实践。他们其实是在还原历史,抢救历史。刚刚闭幕的自治区第十一次党代会提出营造广西风清气正的政治生态、团结和谐的社会生态、山青水秀的自然生态。《非凡武篆》中的红色元素、红色精神和红色基因正是政治生态的重要内容和彰显色彩。《非凡武篆》的编辑出版,正当其时——时代呼唤斗争精神,呼唤勇于牺牲的精神。

(作者系广西作协副主席、河池市文联主席)

责任编辑:杜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