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家玲《山高水长》:在新历史坐标上拓展新境界

作者:容本镇
来源:广西日报
2017-03-08 10:14

在新历史坐标上拓展新境界

——评黄家玲长篇小说《山高水长》

黄家玲在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创作生涯中,一直坚守着现实主义创作道路。他的诗歌、小说、散文、报告文学等,都弥漫着浓郁的现实生活气息,烙印着鲜明的时代特色。但在年逾古稀的时候,他却推出了一部融“现实”与“奇幻”于一体的长篇小说《山高水长》。从这部长篇中,我们真切地感受到了老作家并未衰竭的创作激情和丰富奇特的想象力,感受到了他在探索和创新方面的努力。在作品主题的提炼与开拓上,既有对传统家国情怀的热情讴歌,又有对人类共同命运的理性关注。或者说,他的创作已在新的历史坐标上拓展出了一种新的视野和境界。

首先,作品具有很强的纪实性。《山高水长》写的是北部湾地区一段可歌可泣的抵御外侮的斗争历史。北部湾沿海地区山海相连,湾多港深,河道通达,地形地貌复杂险峻,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抗日战争时期,在山高林密的飞云山区,活跃着一支由杨三草统领的战斗力很强的农民自卫队。杨三草文韬武略、重情好义,深受当地百姓拥戴,他的战友们都是英勇无畏、义无反顾的铁血儿女。在日寇大举入侵中国、妄图从北部湾沿海登陆打通南北交通线的特殊时期,各方力量暗潮涌动,形势严峻。已进驻北部湾海岛上的侵华日军虎视眈眈,伺机而动;驻守沿海的绥靖军首鼠两端;一些占山为王的土匪武装暗中与日军勾结……日军派出高级特使妄图拉拢杨三草,然而,杨三草坚守民族大义,拒绝卖国求荣,紧紧依靠当地百姓与敌军斗智斗勇,运用各个击破的战略战术,打击、瓦解了多股土匪武装,同时揭露了绥靖军副将勾结日军妄图消灭农民自卫队的阴谋。“桂隘关会战”打响的危急时刻,杨三草率领农民自卫军加入战斗,充分发挥熟悉地理环境、善用动物和爆破作战的独特优势,与日军展开激烈拼杀!谱写了一曲中华铁血儿女保家卫国的英雄壮歌。小说中所写的故事,除了真实的历史背景之外,其主要人物和事件,基本上来源于真实的历史。很显然,作者对这些人物和历史事件,下了很深的工夫去收集、整理和研究,进而转化为厚实的文学作品。

其次,作品具有明显的奇幻性。黄家玲的小说创作想象力丰富,构思奇巧,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常在结尾处异峰突起,出人意料。这部以现实主义为主的作品“奇幻”之处,是在故事快结束时才显现出来的。在大战之后,杨三草突然倒地休克,在苏醒的瞬间,他说了一句令人摸不着头脑的话:“其实3年前我已经死了,幸得天火延续了生命。”说罢便气绝身亡。然而,这一神奇瞬间,却是与UFO有关——杨三草的3年寿命,是因为UFO蓝光的照射而得以延续的……在一部以纪实为主的小说中融入“奇幻”色彩,看似有点离奇怪诞,但细细一想,作品中所蕴含的深意,恰恰隐藏在这“奇幻”之中:地球并非人类所有,人类却属于地球所有。小说由讴歌反侵略的家国情怀主题升华为呼吁人类和平共处、为整个人类造福的大主题。这在纪实基础上融入的“奇幻”色彩,既增强了小说的传奇性和可读性,又拓展和升华了作品的思想境界。

第三,作品具有浓郁的地域文化特色。黄家玲一辈子都生活在北部湾地区,对这一地区的自然环境、人文历史、民俗风情等都十分熟悉,又长期从事文化管理工作和文学创作活动,对北部湾地域文化做过较深入的调查研究。因此,他的作品弥漫着浓郁的地域文化特色和生活气息。如“跳岭头”是当地一种传承悠久的民间文化习俗。小说中,初次来到飞云山的唐倚天母亲及一行人,看到“跳岭头”开坛仪式的场景而深感惊喜和震撼。锣钹鼓声震天动地,声浪似海潮翻卷,一股英雄豪情跃然纸上,给读者一种振奋人心的感受。作品中,对民间宗教仪式、民间故事与传说、地方特色菜肴等,都有具体细致的记述与描写。人物对话中一些极为形象生动的方言土语,又为作品增添了妙趣与特色。

第四,作品具有广博的知识性。《山高水长》的创作,可以说动用了作家一生的知识积累和库存。在这部作品中,读者不仅获得艺术上的审美感受,激发出人们强烈的爱国情怀和对人类共同命运的关注,还可以领略到广博丰富的知识,包括历史、军事、文学、音乐、天文、地理、医药等方面的知识。如中医药方面的知识就令人叹服。黄家玲接触过许多医界朋友,对中医中药素有涉猎。因此,他对中草药药理和用法的描写,并非泛泛而谈、一笔带过,而是借人物之口分析讲解、细述缘由,让人感觉面对的就是一位名医圣手……可以说,没有长期的知识积累、生活积累和丰富的人生阅历,是不可能充分运用这样的知识并描写得如此活灵活现的。

责任编辑:杜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