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浅红的传单

作者:莫景春
来源:当代广西网
2020-02-11 9:29

这年过得有些心惊肉跳!

一种可怕的病毒把本来比较遥远的武汉拉得很近,新冠肺炎疫情在这座充满着文化和历史的城市爆发,然后像熊熊燃烧的大火一样迅速向全国蔓延。

每天的数据都在不断变化,每个数据都让人触目惊心。各种信息铺天盖地涌来,病毒在一步步逼近,就像是凶恶的敌人,准备吞噬每一个麻痹大意的人。

千里之外的我们正在过着暖意融融的春节。家人围坐在一起,有说有笑,浓郁的年味弥漫在空气里,那么安乐祥和!这是难得的相聚时刻。 

在乡镇工作的大妹刚刚回到家,过完了年三十,正在调养前段时间努力完成扶贫任务而疲惫不堪的身体。大年初一,我们正高高兴兴地聊着生活,突然大妹的手机响了起来。电话里的声音是那么沉重而急促,大妹的表情也越来越严肃了。一个电话,一声令下,刻不容缓,明天回乡里上班。大年初二上班,史无前例!但任务就是一切,疫情来势汹汹!

大妹所在的乡是个少数民族十分集中的地方。老百姓医学知识相对贪乏,居住地又比较分散,防控工作难度极大。疫情当前,初二一大早她便匆匆忙忙赶往工作地,拎着几盒泡面,以备午餐之用。

山村沟里,地广人稀,许多村庄都零零星星地分散在山里坳间,发放传单,张贴告示,非常不容易,跋山涉水,走羊肠小道,山高路险。而这些小村庄条件艰苦,外出打工的人特别多,春节时候,外出大军如潮水般退回来,流向各个角落,形成复杂的情况。

武汉,是南方人打工上学的佳处。这个时候,乡村里不时闻到来自武汉的“气味”,病毒可能附着在他们身上,随着他们的脚步走村串寨。这些可恶的病毒可能寻找机会,钻入人们的呼吸道,吞噬那些健康的细胞,一直钻入肺部,引起炎症,让人发烧,咳嗽……

可是这些可能携带病毒的人们根本不知道自己身上附着着狡猾而危险的病毒。村里依旧喜气洋洋,依旧聚餐碰杯,欢声笑语一片。大家似乎懂一些疫情,但觉得有些遥远,只是把它当作酒桌上下酒的菜。春节习惯了走亲访友,一年好不容易的相聚,有多少话要倾诉,怎能错过这大好时机!他们沉浸在过年的快乐之中,他们要探望一年不见的亲友,尽情地干上几杯,将难得的春假好好享受一番。他们根本没想到自己是病疫的帮凶,在不知不觉地吞噬着自己最亲爱的人。

乡村在欢乐。一向热闹的电视突然冷静下来,播放着严肃的画面。揪住每个还在欢庆的心。什么是新型冠状病毒?它是怎样传播的?大伙停下了手中的杯,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心中都有些隐隐约约的不安,但又不知道如何才好。酒入口中,如同白开水,一点味道都没有。农村有个感冒发烧,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没想到现在来得那么严重!

乡村没有了先前那种宁静,像一锅烧开的水一样不安起来。人心有点慌乱起来,有人在路上设起了卡,不让外地车通过,甚至是附近的人也不行。照此以往,乡村就要乱了起来。病魔没到,人心先乱,后果也很可怕。

但是,谁去宣传安抚,让村民对这些病毒有个科学的了解呢?正是春节大假期间,谁不想陪伴着父母孩子过一个快快乐乐的年?更何况上级文件上有推迟上班的要求。那就只有平时跟村民打交道的乡镇干部上场了。

“嘟嘟嘟”,有车子进了村子,匆匆忙忙下来几个戴口罩的人,神情凝重,手握着一沓浅红的传单,分发给在村头闲聊的人们。那一张张浅红的传单清清楚楚地印着:“少出门,不聚餐;勤洗手,勤通风。戴口罩,讲卫生;有症状,早就医。打喷嚏,捂口鼻;喷嚏后,慎揉眼。”那一行行整整齐齐的字就像是一句句真真切切的话语在叮咛着乡亲们。红色的纸面温暖了被病毒弄懵了的乡亲。

他们一边发放传单一边在不停地劝说着不要聚在一起,多分散,保持一定的距离。他们冷静而温和的话语让群众感到平静。乡亲们不停说谢谢。原先团团围在一起的人们渐渐散去,村里恢复了平静。这些辛苦的宣传人又匆匆离去,赶往下一个村庄。

这是跟大妹一样的镇里干部。他们也是离开了期待团聚的家人,深入乡村进行宣传预防,赶在病毒暴发之前让更多的群众了解,让他们积极地预防。只有群众发动起来了,这场伟大的“战疫”才能获得胜利。

我想大妹这个时候手里也拿着县里统一印刷的浅红传单和登记本,戴着厚厚的口罩,走在崎岖不平的乡间小道上,进入那些两三户的村落,像走亲戚一样地登门宣传。正是冬天,走在山间,风从峡口吹过来,特别尖利,似乎要划破每一张与它抗争的脸。大妹说有几次大风都把口罩吹烂了,不得不停下来整理,换好,继续前行。

到了村民家里,围着村民燃起的火塘,她翻开那记得密密麻麻的笔记本,把那些家里有人到过湖北的都作了筛查,让他们自觉到乡里登记,自动居家隔离,细心地讲解新冠肺炎的基本常识和预防方法。如果有什么不适,及时汇报,以便就医。

村民们的脸上渐渐露出了笑容,那些猜疑恐慌的神情慢慢消失了。大家热情地邀请他们一起吃饭,他们礼貌地说一声“谢谢!”,又匆匆忙忙赶往下一个家。他们包干到人,要排查从武汉回来的人员以及宣传疾病的预防知识,让这一带的老百姓情绪稳定下来。

夜色朦胧,回城的路上,警察查车的标志牌已经高高竖起,即使光线不够明亮,但还是看得很清楚:几位身着警察服脸戴口罩的小伙子正在忙碌着。一个人亮着停车标志牌,朝着来车不停地摇晃;一个人举着测温仪,对着车里的乘客进行体温测量;一个人拿着记录本,紧紧地跟着,不时记下一些东西。他们在二十四小时轮流值班,不放过一个可疑的人,筑起了阻挡病毒的保护墙。

路边,尘土飞扬。他们的口罩沾满了尘土,已经变得有些暗黄。身上也落满了尘埃。他们全然顾不上这些,只是目不转睛地盯着那来来往往的车辆,辨别着外地车牌号。汗水将尘埃洗了下来,现出一道道微型沟壑,将英俊的脸划成了几块,让人感到心疼。

这正是病毒肆虐的时候,人们纷纷往家里躲,避开那些可怕的病毒,保证自己的健康。有些行业的人们却冲向前方,抵御这些病毒的侵袭。他们只是普通干部中的一员,放弃了休息,冒着危险,义无反顾,不忘职责。

而千里之外的武汉,有多少全国各地的医疗队员在勇往直前。他们离开了温暖的家,依依不舍告别了亲人。他们担心着湖北的老百姓。那一天一天不断上升的数据,像一把把尖利的刀一样剜割着他们善良的心。

窗外,有鸟在啾啾鸣叫,划破了那有些阴冷的空气,仿佛是叫醒了远处的山。山渐渐明媚起来,我知道是春天在那里,正迈着她婀娜的脚步走来。

年还在过着,只是过得有点小心翼翼。团圆的餐桌上大妹的位子依旧空着,我们将丰盛的饭菜给她拍下来,通过微信传过去,让她感受到她坚守带来的温馨,     

她也发回了手里拿着一沓浅红的传单的照片,里面散发着热烈的春天气息。

(作者简介:莫景春,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广西河池市作协副主席。业余创作散文,在《四川文学》《民族文学》《青春》等刊物发表散文数十万字,曾获第四届叶圣陶教师文学奖、第二届刘三姐文学艺术奖、花山文学奖等,作品入选《2015中国年度最佳散文》等,著有散文集《歌落满坡》《被风吹过的村庄》)

责任编辑:覃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