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心向阳处,风雨夜归人——电影《秀美人生》观后感

作者:刘景婧
来源:当代广西网
2020-10-12 16:06

丹心向阳处,风雨夜归人

——电影《秀美人生》观后感 

黑沉沉的夜空,电闪雷鸣伴随着瓢泼大雨,一辆风尘仆仆的小车毅然冲进了大雨之中,不久,车灯在汹涌而至的山洪中熄灭;与此同时,一位白发苍苍的母亲,仍然站在简陋的家门口,翘首以盼着消失在沉沉黑夜中的女儿;另一位沉默敦厚的母亲,悄悄地把两个金黄的大南瓜放在了那个姑娘的房门前……那时,她们并不知道,她们千丝万缕的爱意,再也等不回风雨中的夜归人。

这是电影《秀美人生》最震撼人心的一幕,也是黄文秀年轻的生命戛然而止的地方。作为广西百色市乐业县新化镇百坭村的第一书记,黄文秀用朴实无华的实干精神,为百坭村脱贫攻坚奉献了所有——耐心劝返意图让女儿辍学的村民;帮扶种橘户克服虫害;雨夜救援、修路修桥、让住在深山的祖孙三人终于搬进了新居;扶贫先扶志,让腿有残疾的农民黄大贵在奋发图强的同时,再次收获了美满的家庭……

影片中,最令我难忘的是黄文秀和百坭村银匠祖孙三人的故事。一座云遮雾绕、苍茫深远的高山,山上层峦叠翠,山下溪水淙淙;可居住在这恍如仙境的深山里的,却不是仙人,而是一个残破的家——千回百转的山坳里,一间摇摇欲坠的竹楼默默伫立,一匹毛色发黑的老马在一旁的简陋马厩里安静吃草,被烟火熏黑的房门像一个缺牙的老人,述说着难以启齿的伤痛:这个家,被贫穷疾病夺去了奶奶,被车祸夺去了父母,只剩下两鬓斑白的爷爷,守着深山里的三座坟墓,带着两个年幼的孙孙,沉默无言地过活。——掩映在“世外桃源”假象下的残酷乡村现实,总是让人心生寒意。

和老人和孩子一起坐在简陋的火塘前,文秀像一个懂事的孩子,不提老人死去的老伴,不提因为摩托车丧命的夫妇,只是跟老人静静述说着,自己同样贫寒的老家。当文秀抬眼看见乌黑墙壁上一整排鲜艳耀眼的奖状时,她紧紧握着老人的手,说:“我的父亲母亲,咬了牙也要送我去北京读书,就是想改变命运。您的两个娃娃成绩那么好,如果能搬下山,一定能考上好学校,未来一定会越来越好。”老人浑浊的眼睛映着红红的火光,似乎想明白了什么。

终于,在一个大雨滂沱的深夜,当文秀不顾生命安危,带着扶贫队员们连夜冲入深山,转移被围困的祖孙三人;当获救后的祖孙三人睡在扶贫队员温暖的床褥里,扶贫队员们却三三两两围坐在房间外的火塘边,用开水冲泡面时,老人假装熟睡的脸上,感动的泪水终于汩汩流下。

第二天早上,文秀借着跟老人唠家常的时候,一边塞给老人几百元钱,一边用温暖的目光注视着老人,说:“我妈妈年纪大了,总是念叨着要打一只银镯子,您的手艺好,帮她打一只,得不得?”银匠用微微颤抖的手接过钱,他不善言辞,只能郑重地点了点头,湿润的眼睛好像在说:“我会用心帮你妈妈打银镯子,也会带着两个孙儿搬下山,谢谢你!”

银匠祖孙三人的扶贫故事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黄文秀在扶贫工作中的细致、周全,不仅是对扶贫工作的高度负责,更是基于人性,对老人一家感同身受的深切同情。这同情并不是廉价的施舍与安慰,而是用实际行动表现出来的,对一个不幸家庭的理解与尊重,用知识改变命运、用教育扶贫扶志的心愿。这些朴素的真情,在一些浮华作秀的不良社会现象面前,更显得珍贵。

“丹心向阳处,风雨夜归人。”影片的最后,翩翩起舞的彩蝶带着黄文秀对扶贫工作的一片丹心,迎着绚丽的朝阳,再次返回了她恋恋不舍的百坭村。黄文秀在扶贫工作中的点点滴滴,终于汇聚成大爱仁心的河流,绘出了百坭村最美的风景,成就了新时代扶贫干部最美的韶华。

(作者刘景婧,系广西作家协会会员、广西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

责任编辑:覃冰
相关文章

新科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露易丝·格丽克:她的诗如咏叹调蔓延于尘世

10月8日晚7时,瑞典皇家文学院宣布将2020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美国诗人露易丝·格丽克(Louise Glück),这是继鲍勃·迪伦之后,时隔4年诺贝尔文学奖再次颁给了一名美国诗人。

文化 2020-10-09 9:01

2020广西散文学会年会在南宁举行​

2020广西散文学会年会在南宁举行。

文化 2020-10-10 1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