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之色(二)

作者:盘妙彬
来源:当代广西网
2020-10-13 10:42

1545981170231442.jpg

银杏黄了。 许沂 摄


云漫岭上的金

 

云漫岭的秋色可当黄金

风来时要了一吨,走时又买了一吨

一个叫风堆的小山村整整十万吨

 

岭上一叠叠梯田突然停止奔跑,突然发觉了危险

再跑,就掉深谷了

 

我去泉边取水,小溪已经烧红

提在桶里的泉水一路叮叮地发出黄金的叫声

路过小树林

各种小鸟吐出种嘹亮的黄金

一张落叶掉进桶里

陡然增加了黄金的重量

 

老弟坐在门口磨柴刀

我恍惚听到岭上黄金喊疼,哎哟一声


海洋乡记事

 

一百万棵银杏树起火

在深秋,一夜之间,海洋乡红于赤县

 

树红,瓦青

静和美在火那里

火在风那里

一张叶子坠下,又远远未落到地上,这空间

这时间

 

小桐木湾吱呀一声

大桐木湾吱呀一声,开门人说黄道吉日

一只白鹅跟着叫三声

昂首走在铺满金色落叶的村道

 

推窗,开门

我第一,白鹅第二,火看到我们是两张白纸

它第三


十一月,记广西三县

 

天可以登了

十一月广西

蓝色的石头山长在云贵高原的斜坡上

一个县叫天等,一个县叫凌云

 

山尖有一把梯子,溪水有一把梯子

“啪”地一声

栗子落地,栗子有一把梯子

 

“啪”地一声天等县

“啪”地一声凌云县

啪,啪,啪,金色小镇一个接一个

万物磊落,梯子一把接一把出来

 

沿梯子往上,又有一个县叫天峨

县志记载,一个叫燕来的小乡被人间撤销


时光放纵,稻穗依在,风吹谷仓出来

 

皇历在百丈岭上

地主又秋收

世事了然干净,我心悠然辽阔,真是时候

慢慢红的木叶在风中浴身

几粒雀儿留下几只黑字,天空如洗

 

爬上百丈岭的火车休息一会,像民国一样停留又短暂

一阵风吹

 

秋收后的田里牛在吃禾秆,牛是地主

谷仓一身新衣裳,整洁干净,谷仓是老地主

鸟蛋是未出生的地主

云中溪和石斑鱼,当然鱼是地主

一座小寺放在田头

仿若我年少时拾稻穗的篮子

 

饱满的,又被遗漏的

时光放纵,又一阵风吹,出来两个老地主跟在谷仓后面

一个是王维,一个是陶渊明


(作者简介:盘妙彬,诗人。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广西作家协会副主席,梧州市作家协会主席。著有诗集《广西当代作家丛书·盘妙彬卷》《我的心突然慢了一秒》《诗如许 广西如许》等,作品入选《中国新诗总系》《中国新诗百年大典》等权威诗歌选本)

责任编辑:杜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