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遇“最可爱的人”

作者:牙韩彰
来源:当代广西网
2020-10-14 08:22

QQ图片20201014084204.jpg

每逢重要场合,覃照群便会穿上这套戴满勋章的盛装参加。记者 张友豪 摄

七十年前发生的抗美援朝战争,对我们这代人来说,仅仅从书本才能略知其基本概貌,当年的参战者也大多消失在历史的风烟中。然而,没想到的是,在2019年初的一次文化活动中,我却有幸见到一名当年全程参战的中国人民志愿军老战士。

这样的遇见,那可是真正的“巧遇”。

这名志愿军老战士名叫覃照群,今年88岁,曾担任著名的“万岁军”——中国人民志愿军第38军第114师翟仲禹师长的警卫员。

年届90岁的覃老,脸色红润,视力惊人,声音清晰响亮,只是听觉稍微有点下降,右手因曾经摔伤,敬礼时必须用左手协助才能抬得起来。

这次文化活动是广西广播电视台现场录播2019年春节文艺晚会,主办方安排恰巧是我和覃老同桌邻座。

靠近一身戎装、胸前挂满纪念勋章的老军人,曾经的记者职业敏感让我顿时兴奋,一落座立即跟覃老攀谈起来。

一问,知道覃老是广西环江毛南族自治县人,壮族。真是太巧了——同是河池老乡,又同是壮族,环江又是我参加工作的第一站。有了这三层关系,我们的交谈迅速跨越很多障碍,像久别的老熟人一样,没有任何情感疙瘩。

话题自然从最激动人心的覃老当年入朝参战开始。1950年7月在家乡自愿报名参加解放军,当年还不满17岁的覃老,在广西参加短暂的剿匪战斗后,9月即奉命跟随部队北上,10月到达丹东编入第38军第114师通讯连,随即入朝参加抗美援朝战争。

“您是怎么被选来担任师长警卫员的?”

要知道,志愿军第38军是我军最精锐强悍的部队之一,以善打硬仗、恶仗著称,它最早可追溯到当年彭德怀领导的平江起义部队,后来成长为红军主力军。解放战争期间,是东北解放军第一纵队,首任纵队司令员是广西临桂人、红七军出身的李天佑将军。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第38军时,首任军长仍是李天佑将军。改编为志愿军入朝参战时,仍称38军,梁兴初将军接任军长一职。后来接梁兴初将军担任军长的是江拥辉将军。这前后三任军长都是身经百战的一代名将,为建立新中国立下赫赫战功,在我军1955年第一批授衔时,李天佑将军被授予上将,梁兴初将军被授予中将,江拥辉将军被授予少将。

这样的部队,对招兵用人当然是非常严格的。能成为这支部队的一名战士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还能被选来担任师长警卫员,那更是一般人不敢想的。

听到我这个问题,覃老兴奋而激动,仿佛一下子又回到那硝烟弥漫的抗美援朝战场。据覃老讲述,1951年11月的一天,覃老刚吃完早饭,就接到连长命令,立即到师部保卫科报到。当时覃老很纳闷,刚到114师通讯连才八个月,怎么就调走?是不是干得不好啦?到保卫科报到才被告知是来担任师长警卫员的。

出生在环江大才乡的覃老,父母早年病逝,生活困难,个子长得不高,参军时还不到一米五,部队发给最小号衣服,上身衣服长到膝盖,裤子要拉到胸部才行,只是自小干体力活,长得比较壮实,力气大,人小却很机灵。

这么一个小个子能来担任师长警卫员,当然靠的是真本事。有一次深夜,部队顶着寒风抢渡临津江大桥,刚到江岸,一辆吉普车从后方颠簸而来。当时,我军飞机极少,毫无制空权,为了防止美军飞机轰炸,汽车行驶都不能开灯。这部汽车快到江边时,突然“咔嚓”一声,就歪斜在一个大弹坑边。司机和一名战士跳下来查看,连连惊呼“好险”,却一时束手无策。此时,覃老正好在旁边,毫无迟疑跑过来看,见状又马上喊来连队的五个战友帮忙,一下子配合司机把汽车推出险境,车上的一名中年军官也下车跟大家一起推车。原来这位军官就是114师的师长翟仲禹。他临走时还特地问覃老他们是哪个连队的,叫什么名字。就因为这次灵活主动的表现给翟师长留下良好印象,半个多月以后,翟师长就指定调这名小个子广西兵来担任自己的警卫员了。

严酷的战场最能检验人的机智和勇敢。一次火线救命的经历证明,翟师长选择这小个子担任警卫员是准确的。

一天深夜,覃老保卫翟师长去前线检查战备,按规定汽车不能开灯,但这段路实在太差,不得已只能开灯行驶。可没多久,就听见天空飞机的轰鸣声。覃老凭着经验和机灵,意识到危险,不容分说就把师长推下车滚到沟里。因为天黑,也不知沟里的深浅,自己也紧随跳下。就这一转眼间,猛地一声巨响,顿时火光冲天,接着又是一阵激烈的机关炮声。过了好久他们才爬起来,一看,汽车被炸成一堆废铁,司机和参谋来不及跳下车,当场牺牲。覃老赶紧拦住后面开来的大卡车,先把师长推上去,自己紧随而上,催促司机赶快往前方开,迅速脱离险境。可以说,如果覃老当时不够机智果敢,师长可能面临致命危险。覃老因此荣立了二等功。

从1950年10月22日入朝,到1953年6月朝鲜战争开始停战谈判,38军奉命回国,覃老在朝鲜战场的时间一共是两年零九个月。这个时间也是志愿军入朝参战的全过程。

在这两年零九个月时间里,天天面临战斗和牺牲的考验,而其中最让覃老难忘的,就是亲身经历了394.8高地争夺战。这是38军在朝鲜战场打得最艰苦的战斗之一。此时38军的军长是江拥辉将军。在战斗打到最激烈的时候,覃老奉命往前方指挥部送信,返回途中,不幸被敌军枪弹击中左大腿,献血顿时染红了裤子。首长叫他撤下阵地,但他忍着剧痛,坚持不下火线。就是凭着这股坚忍顽强的战斗作风,覃老在朝鲜战场立下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两次,荣获朝鲜人民共和国军功章三枚,且在参加394.8高地战斗中光荣加入了共青团。

覃老说,作为38军的一名战士,参加抗美援朝战争,是他一生中最光辉的经历,“在那场战争中,我所见所闻的惊险动人的故事和生死关头的亲身经历,虽然短暂,但已成为永恒!”覃老书读得不多,靠勤学苦练,文字功底却好,还能作诗,这段话就饱含着诗意。

回国后的覃老,积极参加新中国建设,曾被组织安排进入军校学习,毕业后曾担任连长。在1966年结束16年的戎马生涯后,覃老转业到地方,先后从事工商管理工作、工厂和医院行政后勤以及园林绿化工作,他干一行爱一行,能把所管理的工作都做得有声有色,屡获表彰。覃老是在广西江滨医院总务科岗位退休的。

最近几年,步入人生晚年的覃老仍然以志愿军老战士的身份,到各地宣讲抗美援朝的战斗经历,开展革命传统教育。最让他欣慰的是,组织上还安排他和一批志愿军老战士远赴朝鲜,让他们这些曾在那里浴血奋战的老战士,再次踏上侵染着烈士鲜血的土地,拜祭曾经与他们并肩战斗而长眠异国他乡的战友,深情缅怀烈士的丰功伟绩。

覃老在很多次会议和讲座中不断重复着这样一段话:“新中国走上世界的真正起点,其实是始于这场战争的胜利。战争已经过去了七十年,有些人对它淡漠了,有些人对它根本不知道,而另有些人则别有用心,故意歪曲历史,否定抗美援朝的功绩。其实,最有发言权的应该是我们这些亲历那场战争的老兵。每次会议和座谈,我都要慷慨站出来,大声讲和平来之不易!”

覃老再次跟我讲述这段话时,情绪激昂饱满,声音铿锵有力。

是的,“和平来之不易”!人类只有和平相处,一起构建命运共同体,才能创造美好的大同世界。这样的体会是无比珍贵的,尤其是来自血火洗礼的幸存者的亲身体会,更值得我们后人倍加珍视和维护。

责任编辑:覃冰
相关文章

逝者远去,往事永存——记都安瑶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原检察长潘啟隆

逝者远去,往事永存,也许我们都能从这些平凡的往事中悟出道理。

文化 2020-10-12 11:25

秋之色(二)

秋之色

文化 2020-10-13 10: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