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娃努索:刻在骨子里的毛南魂

作者:覃冰 张友豪
来源:当代广西网
2020-10-15 9:51

2.回到家乡,蒙娃努索很享受隔着溪谷歌唱。记者 张友豪 摄.jpg

蒙娃努索在家乡。记者 张友豪 摄

歌手。音乐人。舞者。设计师。美妆达人。

可以贴在蒙娃努索身上的标签有很多。但她在向别人介绍自己的时候,最喜欢用的一句话是,“我叫蒙娃努索,是一名毛南族姑娘。”

蒙是她的姓氏。娃努索在毛南语里是一种花的名字。它生长在大山之中,攀援于岩石、灌木之上,哪怕是高达数千米的海拔,它也能够顽强地活下去。“这种花叫千里光,我觉得它特别能代表毛南族人那种坚忍不拔的品质。”蒙娃努索说。

不畏贫瘠,无惧困境。这映射的又何尝不是蒙娃努索自身。在追寻音乐的道路上,在致力于将毛南族文化传承、传播的过程中,她就像株细瘦的千里光,纵然微小,亦要向阳而开。

1蒙娃努索的家乡——环江毛南族自治县下南乡上纳屯。记者 张友豪 摄.jpg

蒙娃努索的家乡——环江毛南族自治县下南乡上纳屯。记者 张友豪 摄

音乐是一切的初心

蒙娃努索出生于广西环江毛南族自治县的一个小山村。层峦的群山隔开了一间间民居,一座座村寨,却阻不断彼此相连的心。长年在大山里生活的人们,在劳作时隔着溪谷歌唱,在访友时翻着山岭歌唱,在闲暇时围着火塘而歌,用山歌忘却愁苦,抒发对生活的热爱和向往。

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的蒙娃努索从小就喜欢唱歌,从村头到村尾,可以一路唱个不停。那时候,她每次看到电视晚会里的歌唱节目,心中暗想:我要成为那样的人,要在电视里唱歌。

许多人小时候的愿望,往往是天际流星。但蒙娃努索的星星一直挂在那里,闪耀且灼热。

初中临毕业那年,蒙娃努索和家里人说,她要去学唱歌。在当时穷得家家户户揭不开锅的偏远山村,大多人认为外出打工挣钱才是改变命运和困苦的唯一道路,甚至还有人悄悄上门来劝蒙娃努索的父母不要让她继续读书了。但最终,连音乐专业是何物都搞不清楚的父母,卖掉了家里所有的鸡鸭猪狗,以全家之力供她寻梦追逐。

6.蒙娃努索参加演出时穿戴具有毛南文化特色的配饰。记者 张友豪 摄.jpg

蒙娃努索参加演出时穿戴具有毛南族文化特色的配饰。记者 张友豪 摄

蒙娃努索的声音高亢洪亮,极富穿透力,老师建议她学民歌。也是这时,她才发现原来音乐的世界那么广阔,歌曲的门类有那么多种,而她最初的认识是那么浅薄。

为了让表演更具感染力,蒙娃努索去学编舞、学弹奏;为了开拓自己的视界,她又去学美术。在学校的那段时间里,她一边学习,一边演出,还一边报名参加各种歌唱比赛,她把自己当成一块海绵,不断地把空间挤压到最小,又再不断地去吸收更多的东西。

毕业后,凭着优异的成绩,蒙娃努索本已得到了分配在桂林的一份稳定工作。“但我的心是往外走的。我想要去往更大的地方。”蒙娃努索把自己的目标定在了江浙泸,勇敢地再度向前。

在一次唱歌比赛中,蒙娃努索认识了李大为,两颗同样热爱音乐的心走到了一起。之后她又籍此认识了多位志同道合的音乐人,接触了更多关于音乐制作、发行的专业知识。

接触的东西越多,蒙娃努索越有激情和干劲,但同时,她也有点迷茫,她想做属于自己的音乐,但什么样的音乐才属于她呢?

2015年,蒙娃努索与李大为带着自己的原创毛南族歌曲《家里不是我的天涯》登上了广西卫视的舞台。“高高的山顶,我的家,穿过一条弯弯的路呀……”当凝满了乡愁的歌词与悠扬婉转的毛南语相结合的曲目一经唱响,顿时俘获了广大听众及家乡父老的心,并在全国起到了积极的影响。

蒙娃努索说,当她发现这首歌在毛南山乡广为流传,上至老妪下至幼童,人人都能哼唱时,她觉得自己终于找到了梦想与现实与家乡的契合点,“我要做我们本民族的音乐。用音乐这个媒介让更多人了解环江,了解毛南族。”

3.毛南乐队参加环江毛南族自治县传统节日——分龙节傩面舞会的演出(2018年6月30日)。记者 张友豪 摄.jpg

毛南乐队参加2018年环江毛南族分龙节演出。记者 张友豪 摄

2016年,蒙娃努索与李大为等人组建了毛南乐队。乐队里的人来自天南地北,不同民族,但他们都有一颗热爱毛南族文化、热爱毛南族音乐的心,他们将根扎进了毛南山乡,在丰厚的民族文化底蕴滋养下,不断抽生出勃发的枝条:《毛南姑娘》《三娘》《侬》《放牛娃》《那嘎拜》……一首首描述毛南山乡风土人情的原创歌曲,从乐队成员的手中滚烫流出,汩汩不绝。 

“非遗”是灵感的源泉

蒙娃努索有一个巨大的行李箱。每次受邀参加各种演出或是音乐节,她的行李箱都满满当当地塞满了衣服和各种道具。有毛南族的花竹帽、傩面、饰品,更有许多套她亲手设计的演出服装。

她心中一直有个遗憾,就是她第一次在广西卫视演唱《家里不是我的天涯》时没有找到一套合适的毛南族服装登台演出。

为了弥补这个缺憾,她拾起了曾经被冷落的画笔,走上了自己设计毛南服装的道路。

毛南族服饰有两大特点,一是袖口的三条杠,二是右开襟,三是五排扣。在沿袭传统特色的同时,蒙娃努索大胆地对毛南族服装进行了创新设计。

5.蒙娃努索为毛南乐队设计制作的服装。记者 张友豪 色号.jpg

蒙娃努索每年都会为毛南乐队设计制作一套新的服装。记者 张友豪 摄

4.蒙娃努索给自己设计的具有毛南族文化特色的演出服饰。记者张友豪 摄.jpg

蒙娃努索今年最新设计的演出服装。记者 张友豪 摄

“我们毛南族的传统服饰以蓝色为主,沉稳低调。为了更符合演出的效果,并能将更多的毛南族文化元素传播,我在服装设计的时候加入了很多新的东西。”蒙娃努索说,传承不是一味的守旧,创新也不是抛弃传统。为了做出不脱离民族本源特色的服装,蒙娃努索多次前往环江博物馆与毛南山乡的各个村寨采风,收集整理毛南族服饰的信息,再结合时尚的元素进行设计。

在采风的时候,蒙娃努索发现毛南织锦独具特色。不仅色彩明丽,花纹古朴,还极富民族特色和象征意义。蒙娃努索当即将毛南织锦与手工蓝土布结合,日夜赶工,终于设计出第一套毛南乐队的服装。

当毛南乐队穿着她设计的毛南服装在舞台上大放光彩,不仅家乡父老极为肯定,新一代毛南族年轻人也对本民族服饰的热爱也同时被唤醒,越来越多的人主动找她定制毛南族服饰,更有同行的音乐人来找她,想要拥有一套靓丽的毛南服装

“我每次回来都要到村里找那些老织娘收集织锦,或是上门到别人家里去问,看看谁家有存货,脸皮可厚了。”蒙娃努索说着哈哈大笑起来。

9.蒙娃努索到村寨中收集老织娘的织锦。记者 张友豪 摄.jpg

蒙娃努索到村寨中收集织娘织锦的时候不忘向织娘们请教。记者 张友豪 摄

在收集织锦的过程中,蒙娃努索总不忘向织娘们请教那些织锦的工艺以及各种图案代表的意义。这些收获对她而言是巨大的。不仅是因为那些斑斓的织锦能为她设计的服装添色加彩,更因为她从其图案设计之上了解了更多毛南民族文化的内涵和喻意。

“织锦上的鸟形的图案喻意着吉祥。后来我就想到将这种效果运用到妆效上。自创了飞鸟妆。”蒙娃努索一边说,一边演示如何运用红色的线条,在眼睛之上勾勒出飞鸟的形态。那眉眼飞杨的模样,极为有神。

蒙娃努索是乐队的主唱,是服装设计师,还是乐队的化妆师。除了织锦图案,蒙娃努索还根据毛南族傩面的形象为毛南乐队的男性设计妆容,在强调眉眼的同时,用夸张的色彩和造型,将毛南族的傩文化进行放大。与之同时,她还汲取了毛南族人民长年日晒雨淋进行劳作后的面部特征融入妆效。“我们山里人的脸颊常被晒红晒黑,所以化妆时我会强调腮红的部分,还有一些晒斑,我会用笔点在脸上。这都是为了更贴近生活,更真实地反映家乡人民的面貌。”

12.演出前,蒙娃努索为李大为化妆。记者 张友豪 摄.jpg

演出前,蒙娃努索为李大为化妆。记者 张友豪 摄

蒙娃努索每次都会将演出的照片分享到朋友圈,精心设计的民族服装搭上傩面和妆容,得到了很多人点赞,大家都留言觉得帅气,并表示想要尝试和多了解一些毛南族文化。

在蒙娃努索的心里,文化是多元的,体现的方式也是多元的,无论这种潮流的方式是否能够达到与古老非遗的相促相融的作用,但至少她尝试了,努力了,这蝴蝶小小的振翅,终有时间来证明。 

传承是不竭的动力

音乐创作的过程是困难的。这种阻力主要源自于歌词的翻译。每写一首毛南族歌曲,不仅得用毛南语逐字进行翻译,还要压住前后词句的韵脚。为了顺利将所作的词曲转化成毛南语,蒙娃努索经常上门去找当地的老人家翻译,有些时候那些老人们想不出什么词语能够符合歌词想要表达的意思,蒙娃努索便会向毛南文化专家教请,寻找是否可以用近似的词语代替。

“我们的新歌推出,有时候当地人听了会觉得,这个词应该是这样,或是那个词应该是那样。但其实在推出之前,我们是经过了很多考证和推敲的。”

IMGL0480.JPG

蒙娃努索来到毛南族发祥地南昌屯,向毛南族傩文化重要传承人谭建新请教傩面文化。记者 张友豪 摄

采风是每次蒙娃努索回到家乡做得最多的事。到村里与老人们聊天,听他们讲毛南族的故事,唱毛南族的民歌,演毛南族的肥套。但去的地方越多,蒙娃努索的心里就越发焦虑。

“我们毛南族只有打击乐,没有弦乐。所以在采风的过程中,你会发现这个人唱的是这个拍子,另一个人唱的又是另一个拍子,节奏完全不同。”蒙娃努索说,毛南族的民歌大多是口口相传,但是随着老人们相继离世,越来越多的经典民歌在不断流失。她迫切地想要找到一个可以记录和传承毛南族民歌的办法。

在一次采风过程中,蒙娃努索和李大为听到了一个毛南族民间传说,里面的主角用葫芦制作乐器进行弹唱。听到这,他们灵机一动,决定还原传说里的乐器,借助弦乐谱曲,让毛南族音乐得以更好地延续。

为了制作乐器,蒙娃努索找到了一家专门卖葫芦的商家,从中精心挑选出又大又匀称的那个,专程发往新疆,请专业的人进行制作、调音。

当他们将自己第一把毛南的原创乐器——“蒲”拿在手里,那古朴低沉的声音背后,颤动的又何止是那几根透明的琴弦。

11.蒙娃努索在调试具有毛南文化特色的原创乐器——“蒲”。记者 张友豪 摄.JPG

蒙娃努索在调试具有毛南族文化特色的原创乐器——“蒲”。记者 张友豪 摄

制作原创乐器的灵感由此一发难收。为了模仿大山的声音,蒙娃努索和乐队以大提琴为模板制作了三界琴;为了在音乐里体现毛南山乡雨打竹叶的空灵,他们又制作了牛角雨桶。这些乐器的诞生,为创作原汁原味的毛南歌曲提供了更强大的助力。

“毛南音乐其实是一个小众的音乐。除了我们本地人,大众听不懂。但我们一直坚持在做这件事,就是遵从于自己的本心。想要将我们的文化进行一个传承。”蒙娃努索说,现在每个月他们都会出一首毛南歌,虽然这是个赔本的买卖,不能拿去商演,还要耗大量人力财力进行宣传,可不管有多少人在听,她都会一直坚持。

“人的一生当中一定要做一些自己觉得有意义的事。”蒙娃努索说,这些年一直在做文化传承这件事,这种坚持来源于民族给她的自信,和父老乡亲们给予她的期待。

14.蒙娃努索和她的乐队的表演赢得家乡人民的热烈掌声。记者 张友豪 摄.jpg

蒙娃努索的表演赢得家乡人民的热烈掌声。记者 张友豪 摄

有一件事让蒙娃努索印象极其深刻。那是有一年她春节回乡,参加了村里组织的联欢晚会,当她从台上唱完歌下来,一位老奶奶紧紧握住她的手,对她说,很喜欢的歌,希望她能够继续唱,多回来,否则怕是有一天自己就看不到了。

怀揣着对民族的热爱,带着原创的毛南歌曲,弹着独创的民族乐器,身着亲手设计的毛南服装,蒙娃努索一路从广西卫视唱到了央视舞台,并多次受邀出国演出,向世界传递毛南族文化魅力。2020年中央电视台综艺频道星光大道的舞台上,蒙娃努索成为了第一个登上这个舞台的毛南族人。

打开电视,看着舞台上的那个戴着花竹帽唱歌的姑娘,你能看见她用尽全身力量喊出一个:毛南。(记者 覃冰 张友豪)

1594341619557995.jpg

蒙娃努索在《星光大道》的舞台上展示才艺,传递毛南族文化。受访者 供图

责任编辑:覃雪花
相关文章

2020LYB全球业余羽毛球锦标赛—南宁站启动仪式举办

2020LYB全球业余羽毛球锦标赛—南宁站赛事将于11月6日至8日在南宁市李宁体育园举行。

关注 2020-10-13 17:48

第二届侨交会将在南宁举行

第二届“一带一路”侨商侨领交流合作大会将于2020年10月20日—22日在南宁举行,大会以“共建共享‘一带一路’新商机 谱写广西开放发展新篇章”为主题。

关注 2020-10-14 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