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月话题】献策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

作者:范立强 吴俊 杨龙见 张俊雄 刘闲月
来源:《当代广西》2020年第21期
2020-11-04 17:51

献策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

10月19日,2020中央来桂博士团西部陆海新通道行动学习研讨会在邕举行。自治区党委组织部、共青团广西区委、北京邮电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专家以及中央来桂博士团成员、广西14个设区市相关部门、有关企业、行业协会代表共120余人出席研讨会,共同为西部陆海新通道产业规划发展献计献策。

会上,中央来桂博士团就“组团式”创新服务西部陆海新通道作总结汇报,相关专家学者围绕广西服务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作主题演讲,各有关企业代表就创新西部陆海新通道产业布局发言。大家一致认为,西部陆海新通道是广西落实“三大定位”新使命、推动构建开放发展新格局的一项牵引性工程,也是广西实现跨越发展的新引擎。

本期半月话题以“助力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为主题,邀请与会专家从用好完税平台助力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把西部陆海新通道打造成为数字交通走廊、借鉴“晋江经验”推动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等角度切入,探索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的有效路径,着力推动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实现新突破、取得新跨越。(策划/范立强)

9R}9SL%)O~[A[TD~US1`S}H.png

来桂博士团成员就创新服务西部陆海新通道作总结汇报。记者  范立强  摄


以新基建助推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提速升级

吴俊

与传统基建相比,新基建是以5G、工业互联网、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为重要依托的固定资产投资,具有一定的乘数效应,可以发挥投资的“逆周期”调节作用,支撑广西“六稳”“六保”工作。同时,新基建还有利于推动广西经济社会数字化转型,助力广西已建和在建基础设施的数字化、网络化与智能化升级。此外,新基建还有利于相关产业培育,推动产业实现高质量发展。一方面,以新基建为依托形成的产业链将成为广西数字化产业的主力军。另一方面,新基建搭建的各类商贸、物流、公共服务平台也将为广西传统产业数字化转型提供动力。

新基建着力塑造的是泛在感知、高速互联、智能融合三项基础能力,总体来看,在广西实施的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项目中,“新基建”已具有一定市场规模,未来的发展空间巨大。借鉴国内其他省份经验,广西推动新基建至少有三种典型路径:一是龙头企业市场化主导、政府政策支持的“全产业链”模式。掌握新兴技术的国内行业龙头,如华为、浪潮、阿里、腾讯,以及国有大企业,如国家电网、中国铁建等作为新基建七大细分领域的牵头企业,积极竞标、参与广西的新基建项目,之后通过业务分包,带动上下游厂商参与,相关企业以“嵌入产业链”方式补链、延链,形成服务西部陆海新通道新基建项目的产业集群。二是新基建领域全国性龙头企业与广西本地企业构建“联合体”,发挥双方在技术、本地资源方面的优势,共同开发新基建项目。三是广西本地企业主导区域的新基建项目建设,新基建领域全国性龙头企业向广西本地企业售卖新基建设备或转移相关软硬件技术,间接参与项目建设。

为有效抓住新基建机遇,更好推动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广西可在以下方面发力:一是将新基建的新技术、数字化与软件化要素纳入广西推动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中长期规划,探索建立“西部陆海新通道新基建+新产业”融合发展模式,构建“综合性政策鼓励、专项性政策扶持、配套性政策支持”的西部陆海新通道新基建政策体系,并根据广西实际情况,分类施策,有序推进新基建细分领域建设;二是以新发展理念为引领,聚焦新基建关键领域、薄弱环节锻长板、补短板,开展强链、延链、补链行动,夯实关键技术支撑,消除新基建产业链断点、阻点;三是树立“不求所有,但求所用”的人才发展新理念,创新引才引智机制,补齐人才供需短板,为新基建提供坚实的智力支撑;四是树立开放思维,贯彻“共建共营共享”理念,探索创新投融资体系,将政府主导的政策性扶持与商业银行、产业龙头企业等协同的市场化帮扶结合起来,创建多方出资的广西推动西部陆海新通道新基建产业扶持基金,将项目投入与项目运营金融服务诸环节打通,为新基建提供充实的资金保障。

(作者系北京邮电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教授)

用好灵活用工完税平台

杨龙见

蓬勃发展的新业态按下我国数字经济发展的“快进键”,为经济发展注入新动能。新业态催生一批新职业的同时,也推动市场用工方式悄然发生变化。近年来,随着提供技能及劳务服务的自由职业者群体增加,企业用工也出现了较大调整,大量外包和临时用工现象出现。

灵活用工对解决就业难题、推动经济发展既是机遇,也是挑战。一方面,无论是在校或离校未就业的高校毕业生、贫困户就业困难人员,还是需要兜底帮扶的特殊群体人员,都能从灵活用工平台中找到适合的岗位。另一方面,给个人、企业也带来了挑战。对于个人,带来账户监管、个税汇算清缴及薪金、劳务等收入并税等问题;对于企业,易导致私户收款(逃税)、购买发票(虚增成本)、无法抵扣进项等问题。在金税三期全国联网上线、央行要求第三方支付机构全部接入中国网联或银联的政策背景下,“业财税”逐步透明,个人和企业因灵活用工带来的税收管理风险凸显,不利于新经济、新业态发展。西部陆海新通道需要把灵活用工拓展至生产制造领域和中小微企业,就需要破解税收管理中的难点问题。而代扣代缴的完税平台不仅有利于解决几方的税务难题,而且能够解决企业抵扣链条断裂问题,减轻企业税收负担,激发企业活力,助力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

完税平台打通当前灵活用工不畅的具体逻辑如下:用工企业发布需求,注明需求的有效时间、地点、金额等;自由职业者接收订单、约定金额等;自由职业者线上签署灵活用工协议;用工企业线上向平台付款,平台线上向自由职业者付款(电子支付);平台线上给用工企业开具增值税专用电子发票;平台每个月向税务局报税,并将完税证明提供给用工企业和自由职业者。

完税平台至少会带来三方面的好处:一是帮助自由职业者代征代缴个税,开具项目服务费增值税专用发票,解决企业的无票成本问题。二是提供完税证明,解决企业的财务合规问题(以前如果是对私结算,并且个人无法提供发票,企业财务就会出现支出不入账、入账无凭证的窘况)。三是及时精准缴税,解决税局核算难、征收难的问题,充盈财政收入。构建并规范灵活用工完税平台,让求职者从“好就业”向“就好业”转变,让企业享受减税降负的同时,降低税务风险,激发市场活力,是盘活西部陆海新通道的枢纽棋子。

(作者系中央财经大学副教授)

为西部陆海新通道插上“数字翅膀”

张俊雄

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时间跨度长、跨越省份多、联通国家各具特色,因此协调沟通整合工作极其庞杂,相互间的信息沟通对于及时把握工作进展,及时发现、解决工作中的瓶颈问题至关重要。因此,要充分发挥数字技术的优势,让信息在新通道建设运营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

今年6月19日,自治区党委书记、自治区人大常委会主任鹿心社在推进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专题协商座谈会上指出,基础设施是当前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运营的突出短板。要加快建设一批公路、铁路、港口、航道等重点项目,做强枢纽,优化网络,提升新通道畅通度、便捷度,打通货物进入西部陆海新通道物流网络的“最后一公里”。因此,广西在建设西部陆海新通道过程中,要抢抓新基建机遇,加快智慧交通一体化建设,把西部陆海新通道延伸打造成为数字交通走廊。

将西部陆海新通道同时建设成为数字交通走廊,就要在建设实体新通道的同时加快信息基础设施、融合基础设施和创新基础设施的配套建设,应积极开展好以下工作:一是实施西部陆海新通道的基于位置的数字孪生工程,推进产业数字化。积极构建一张多元全生命周期高精度多模态数据获取感知网、一张融合5G的通信网络、一个大数据中心及运控系统、一套物流服务系统等,全面推进5G、物联网、北斗导航与位置服务等建设工作,打造交通设施数字化采集、监控和服务系统,在建成实体新通道基础上形成数字化新通道。二是实施大数据中心建设和信息综合加工服务试点,推进数字产业化。利用信息基础设施和数据资源,为陆海新通道用户提供信息服务,全面服务政府、交通设施建设主体、货主、货场、港口、金融机构等用户。三是实施跨境运输服务示范,推进跨境虚拟互联互通。充分发挥网络通信、物联网、北斗导航与位置服务、区块链、大数据等应用功能,以便利服务提高广西陆海门户的竞争力。四是通过产业园区集聚数字制造、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产业。应在南宁等地建设与西部陆海新通道相关的产业园区。通过引进涉及基础传感设备升级改造、5G/IPv6网络建设、大数据平台、示范应用系统建设、数字信息服务等产业,吸引相关人才集聚,并以产业基金为抓手推动资本积聚,推动数字经济规模发展。五是构建数字交通走廊国际品牌,促进要素集聚。面向全球建立要素集聚品牌,为技术、产业、金融等要素集聚打下基础。适时在中国—东盟博览会上推动西部陆海新通道数字走廊论坛设立,推介广西成果,引领全面发展。

(作者系广西交通投资集团党委副书记、董事,高级经济师)

借鉴“晋江经验” 培育“广西模式”

刘闲月

习近平总书记在福建工作期间,曾六年内七到晋江考察调研,2002年总结提出了“晋江经验”,核心内容包括“六个始终坚持”和“正确处理好五个关系”,如始终坚持立足本地优势和选择符合自身最佳方式加快经济发展、始终坚持加强政府对市场经济的引导和服务,处理好有形通道与无形通道的关系等。新时代、新情境下广西推动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可借鉴晋江发展经验,以敢闯敢拼精神加快开放发展。

西部陆海新通道北接丝绸之路经济带,南连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协同衔接长江经济带,在区域协调发展格局中具有重要战略地位。广西背靠大西南,毗邻粤港澳,面向东南亚,是我国面向东盟开放的前沿窗口,西南地区最便捷的出海通道,区位优势明显。但是仅有区位优势,还不足以形成持续的竞争优势、或者绝对的竞争优势。“晋江经验”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人的因素。正如闽南歌所唱:“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 

晋江地区政策不及特区,位置不如珠三角、长三角,“八山一水一分田”,自然资源的比较劣势非常明显,正因如此,倒逼着当地人漂洋过海、创新创业,从而实现了发展蜕变。2020年全国百强县名单发布,晋江市(县级市)位居百强县第四。

晋江之所以能实现快速跨越发展,首先得益于创业型的政府敢于作为,敢于突破规则,大力支持民营经济发展。改革开放之初,全国大部分地区还在讨论意识形态、制度问题,很多地方政府采取“不争论、允许试、允许看,政府不随便贴封条、戴帽子、打棍子”的中间态度时,晋江就力排姓“资”姓“社”、姓“公”姓“私”的争论,在制度安排、政策导向上为民营经济铺路。其次得益于有一批敢于创业的民营企业家。他们的拼搏形成了一批优秀的企业、一批知名品牌,如安踏、特步、恒安等。通过他们的创业形成了“小产品、大市场,小区域、大产业,小企业、大集群”的特色产业经济、侨乡经济和集群经济。

广西经济社会发展可积极借鉴“晋江经验”,着力抓住西部陆海新通道的战略机遇,建设好有形的物流通道和无形的数字通道。通过正反馈、正循环强化中心点城市、物流枢纽城市优势,使之成为国内国际双循环中的重要战略通道,同时借助点轴辐射腹地,提升沿线的经济密度和投资强度。通过数字化建设更高级的无形通道、定义更具竞争优势的战略平台,控制信息流、资金流,衍生新业态、新模式。实现上述战略需要创业型的政府、前瞻性的顶层设计,同时需要培育市场主体的企业家精神、创业精神,培育一批广西本土的企业家、产品品牌、企业品牌和产业品牌,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广西模式”。

(作者系华侨大学工商管理学院副教授)

责任编辑:覃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