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姚,在流水里延长

作者:李道芝
来源:当代广西网
2020-11-16 17:01

石梳子


石跳桥,像一把巨型的石梳子

垂直插进河床

江流到此,成为一股绵延不断的线

被它慢条斯理的梳过

一缕缕,纤细干净

试想一下,以前是怎样的又湿又粘稠

以后是怎样的清爽流畅

 

两百多年后,在桥上跳步

起落之间,形成间隔——

恰如梳子根的间隙

将我们体内滞塞,膨胀

和一切的犹豫不决,首鼠两端

痛快的大手笔梳过

我们的肉体抵达彼岸,灵魂在水域

也自我剖白

 

大半身沉浸在江水里的桥

用它的手指抚慰我们

就像用臂膀日夜不息的托举

被它支撑的生命

 

夜访黄姚

 

白天的黄姚太忙

门口车水马龙,结群而来

看黄姚,要等晚上去

舒缓里,耳朵与地面平行

密藏在音声幽微处

 

——薄雾中寻着星光溯源

到空旷的山谷,在澄净的水滨

冥想着她保留的词汇,凉亭石墩

灯笼飞蛾,逐一拾来打磨

 

夜的黄姚是一间小作坊

丝线穿梭,很快制成“乌衣歌”

不久在人间盛行

 

黄姚一辈子粗衣淡食

没有露骨的相思与情欲

 

在金德街

 

清凉的石板路磨得光滑锃亮

大小深浅的脚印,车轮或是牲口

隐没在石缝的心脏里

 

围观者散去

我们在酒庄旁,讨论日常琐碎

屋檐瓦当的声音

与半斤豆豉讨价还价

试图退还到一千年前的生活

但不论怎么退,怎么跑

不论脚下多么的厚实稳妥

仍抖不尽体内的风尘

还在血管沉睡

 

幡旗同云霭低垂

我们被长长的青石板引领

和凝固在记忆中的喜怒重逢

不知道此时——

为何明明兴高采烈却缄默不语

 

天空的风景

 

岭南山坳中,时间久远

榕树长出龙爪,盘根节,遮天蔽日

那些叶片繁衍不息

在流水里延长

 

八百年前栽下它的人

成为另一个人,重新来到世上

相逢的一幕,除了孩子

任何人都听不懂他们交谈的语言

 

枝梢的新绿,年年获得新生

也因如此,我们仅仅在树下站着

看着天空的风景

 

观《寻根黄姚》

 

黄姚剧院

会雷鸣鼓掌到怎样的程度呢

 

那时,我在混沌的天日里奔跑

在秦唐帝国的战士歌女中

亢奋和深情

我由此感觉到自尽头而来的力量

震颤我芦苇般的身体

 

——巨大的魂,以树木的姿态

落入茫茫河川,又迅速缩小至一粒种子

在泥浆翻滚,飞跃八方来贺的膏土

 

如根生长了十个世纪

如花开了十个世纪

然后闭上眼睛,为陷于尘世间的生命称赞

这场浩大的——

既新鲜又饱满的脸庞


(作者简介:李道芝,90后。有诗歌在《广西文学》《星火》《滇池》《长江丛刊》《红豆》等发表)

责任编辑:覃冰
相关文章

富川行记(组诗)

到福溪,时不时有状元探出头来,在古老的门楣上张望;或者,有马蹄声敲响千年古道,叫醒麻木的青石板。

文化 2020-11-16 10:30

黄姚写真

九百多年前的风,早已吹老,青石板上的绣花鞋。

文化 2020-11-16 1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