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根扶贫一线的爸爸

作者:许帆
来源:当代广西网
2021-01-11 15:42

mmexport1608685260245_副本.jpg

许海峰(右二)和村民在种植农作物。许海峰供图

人物小档案:许海峰,中共党员,现任南宁海关驻柳州海关纪检组副组长,兼任百色市那坡县百南村第一书记。荣获2018年度百色市脱贫攻坚先进个人,2019年8月荣获自治区脱贫攻坚优秀第一书记称号,荣获南宁海关扶贫专项工作集体三等功,个人三等功。

我家有一个扶贫“第一书记”的爸爸,对我来说,是一种鼓舞,一种欣慰,一种骄傲!

我的爸爸叫许海峰,是南宁海关一个动检“专家”,1997年入党,他爱岗敬业,乐于奉献,我在家常以“老党员”称他。然而,他一个“国门卫士”,却怎么与扶贫“第一书记”结缘呢!

爸爸决定要去扶贫的时候,我恰好放寒假在家,当时我正坐在沙发上浏览杂志,他也顺势公布了这个消息。我愣了一下,也不知道对此作何反应,人常说要趁着年轻多吃点苦,我却想不明白他这个岁数了,干嘛还要去吃苦,况且他身体不是很好。妈妈也表示了对他的担心,但是显然他已经做出了决定。

我不担心他去扶贫是否适应的问题。从我懂事起,爸爸就经常和我讲起他以前是怎么吃苦耐劳,怎么挑灯夜读,怎么努力奋斗才成为大山里走出来的大学生,希望我能继承他这个老前辈的优良品德云云。所以我知道,像爸爸这种从农村里走出来的人,骨子里有一股狠劲,没有什么困难会难得倒他的。

妈妈也不再说什么,毕竟父母结婚26年,最懂爸爸的就是妈妈了,她悄悄给爸爸准备下村的行李。开学了,我回武汉上学,爸爸则去中越边境百色市那坡县百南村扶贫,穿上了“第一书记”的黄马甲。

因为我不常在家,关于父亲扶贫的工作,我大多是从母亲嘴里听到的,或者是从父亲的微信看到的。 

上学之后,家里的微信群里总是能看到妈妈分享出来的一些小新闻,说爸爸到处拉援助给当地贫困户改造了大量的危房,从南宁海关拉200多万元给每个屯援建了扶贫产业平台,拉着村民一块儿种桑养蚕,养生态牛......还说爸爸又去了哪个村民家里劝他们让孩子上学。微信群里的絮絮叨叨,总归是琐事居多,我大多都会看上一眼,心想老爸去扶贫干得风生水起,真投入了。

mmexport1608685230913_副本.jpg

许海峰在和村民们开会。许海峰供图

“你爸爸这个人,就是这样,太烦人了,脖子上长了好大一个瘤,我叫他回来去医院看看他也不去,你奶奶叫也不回,好不容易回来了,做了个手术弄掉了,手术线还没拆又跑回百南了。”我知道这个消息时,已经是爸爸做完手术一个月之后了。

也是在这之后,我认真看起群里的链接,发现他刚回到百南没多久,就给贫困小学拉来10万元的捐款;发现他冒着寒风冷雨带领村民上山种植油茶树和抢建蚕房、牛舍;发现他为了救一个要轻生的村民大半夜的还在山路上“玩赛车”;发现他为了防控疫情日夜在村路口为出入人员测体温、做科普宣传;发现,原来山那边的村民都叫他“许书记”……

妈妈说,刚驻村的时候,他即使再忙,一个月也回来一两次,后来却回来少了。他说,每次从山里回来,要转好几趟车,车上浪费一天时间,在家里休息一天就要走,然后又要花一天时间回去。这些时间,要是在村里,已经可以做好多件事情了。于是,他连节日都很少回来了。老爸说,扶贫攻坚,已经到了啃硬骨头的时候。

微信群里,妈妈仍在不时地分享链接。我时不时看手机,总能看到这些微信群里的琐事,百南村里的大事。

在学校,有些同学开玩笑“2020啦,我这个贫困人口要消失啦”,“不是的,国家对贫困人口的标准是有定义的,国家也不是咻的一下让这些人脱贫的,扶贫的书记们得要去帮他们拆危房,带他们种桑养蚕,有哪家的小姑娘不上学了还得去家里给她家里人做工作……我却感觉,所有的脱贫都是一个个“父亲”或“母亲”和村民一起,一步步从山里走出来的。

上学的时间过得快,武汉的树叶黄了几次又绿了几次,我笑笑说,我硕士毕业了,我还要读博,爸爸原定的扶贫时间也快结束了,他说他还要继续待在那边,只要百南的工作还需要他,他就不走。

mmexport1608685276038_副本.jpg

许海峰(左一)和村民赶牛。许海峰供图

一次,在网上看到新闻报道,爸爸荣获2019年广西 “脱贫攻坚优秀第一书记”称号。这些,他从没有向我们提及过。他说,他只是做了自己份内的工作,荣誉是属于大家的。

快三年的时间,走过的路不知道有多少,所做的事罗列出来几乎可以写一本书,里面塞满了他和那坡人的悲喜怒笑。有人用汪国真的一句诗评价我父亲的工作:“山高路远,总有人,为你而来。“而路遥水长,接下来你要走的路,我想看的更真切些。

我叫许帆,许海峰是我的父亲。我为他骄傲。

让我们一起加油!

责任编辑:周剑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