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也是我们家的老师

作者:江漫 刘娜利
来源:当代广西网
2021-01-12 10:40

陈保善在甘蔗基地_副本.jpg

陈保善在甘蔗基地劳动。陈保善供图

人物小档案:陈保善,男,壮族,中共党员,广西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广西首位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和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曾任广西大学副校长、副厅级调研员,自治区侨联副主席(兼),自治区人民政府参事。现任亚热带农业生物资源保护与利用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广西甘蔗生物学重点实验室主任、蔗糖产业省部共建协同创新中心主任。回国20多年来,先后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国家重点基础研究等研究课题40多项,在真菌致病机理和亚热带作物病害防控方面做出了突出成绩。特别是他领导团队培育了高抗甘蔗头号病害—甘蔗黑穗病的高产高糖中蔗系列品种,为我国甘蔗生产实现亩产吨糖储备了下一代品种,研发的甘蔗免中耕高效优质轻简栽培技术已进入规模化生产性示范,这些突破性的技术体系将会使目前低效费时的甘蔗生产变得简单容易。被中组部、中宣部、人事部和科技部授予"杰出专业人才"荣誉称号。

口述:江漫(陈保善妻子),广西大学图书馆职员

记录整理:刘娜利,广西大学党委宣传部记者

他个子小,却是一个“高大”的人,他外表文弱,却顽强地突破了一道道科研的“沟壑”,为国家科研事业做出贡献。他,爱国、爱家、敬业、修身。他是我的丈夫,我的爱人,是我家的“老师”——陈保善。

 学成回国为祖国工作

我与保善1993年相识,那时他在美国一家生物学研究所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我不想嫁到美国去,就问他:“美国那么发达,你还回国么?”他说:“等我学有所成,必须回国工作。”随着进一步了解,我感觉他言行一致,心胸宽阔,做事讲规矩,而且性格温和。这样,我们的关系得以进一步发展并结婚。随后我便前往美国到他身边,边学习英语边照顾他的日常生活。他工作很勤奋,大部分时间都在实验室工作,回到家里,也总是抱着专业英文原著学习或写论文至深夜。中午也是常常吃几块面包就继续工作,恨不得把更多的东西学到手。

1999年,我们决定回国,尽管他的导师以及一些企业开出高薪挽留,他都没有丝毫犹豫。回国时,他让我把生活用品都丢弃了,带回最多的是学习资料和工作笔记,他说,除了脑子里装的,这些都是祖国需要的,而生活用品哪里都有。

  由于我们都是广西人,而且广西大学又是他的本科母校,所以我们回到了广西大学。和美国相比,他在学校的实验室要简陋得多,设备设施也不齐全,科研工作条件比较艰苦,但他从未有任何怨言,总是跟我说:“我就是回来建设祖国的,只要我们每个人都努力,祖国一定会好起来的。再说,我是党员,更要好好履行职责,把科研做好,把学生带好。”而我也是满怀信心地一边工作一边包揽所有家务。

为国家和学校做更多的事情

他对工作可以说是在“拼”——他没有节假日,除了回家吃饭和睡觉,几乎都在工作,和我在一起的时间少之又少。有一年暑假的一天,他出差回家恰巧是晚饭点,他放下行李就匆匆赶往实验室,我只好带着饭菜去陪他,结果我在他办公室的沙发上睡着了,醒来已经是晚上12点多,而他还在做实验。后来,每当他在节假日去实验室,总会说“要不你去陪我?一会儿就好了。”我知道这个“一会儿”有可能是几个小时,或一天、一夜。我心疼他辛苦,便常常带着饭菜去陪他,有时直到他忙完才能见到他。我知道,这种“陪伴”是一种无言的默契。      

如今,和学校各项事业的发展进步一样,他所在的实验大楼也一改我们刚回国时的简陋,气派的外观、一流的设备设施,使他更加分秒必争、忘我沉浸在科研之中。随着他所在的实验室成为国家重点实验室,60多岁的他,仿佛还有用不完的力气。我晚上散步都要经过他实验室,每当看到明亮的灯光,就知道他一定在忙碌,都会在实验室旁那个固定地方坐下来,在心里陪他一会儿,想着他投入的样子心疼又欣慰。他每当几经攻关实现一个科研环节的突破时,都会高兴地像个孩子一样告诉我 “可以进行下一步了”,我也一样享受着这份我们共同的快乐。

他培养学生也是十分用心。有一位考上博士时已经30多岁的学生,毕业论文研究长时间没有进展。保善给他指导了很多次,总是收效甚微,学生也很气馁。保善就千方百计为他找问题,并带他到家里谈心。原来这位学生是由于家庭问题影响了学习。保善把他思想上的“疙瘩”解开之后,学生学习积极性大大提高,最后论文顺利通过答辩。我记得那天,保善还专门请学生吃饭,十分开心地为学生庆祝。而每逢节日来临,他都会兴致勃勃地打开手机让我看学生们发给他的祝福,并跟我说起学生在校时的一幕幕往事,眼中是满满的幸福。

这些年,保善取得了不少科研成果,也获得过不少荣誉,每当我和他聊起这些,他都很平静地告诉我:“我们有幸身处一个好时代,国家重视科技创新,关心科研工作者,给我们创造了良好的科研工作条件,才使广大科研工作者得到成长和发展,取得点成绩是应该的,要客观对待,不要张扬。”他又说,我们在美国时,住房是租的,如今,我们住的房子是学校分的,比美国的宽敞明亮。我们要感恩国家和学校,更加努力工作才是。

陈保善在实验室_副本.jpg

陈保善在实验室工作。陈保善供图

工作之外他一样努力

在家里,保善做得很好,也影响和带动着我们每一位成员。

他用自己的方式对我好。有时中午回家吃完饭,他就抢着洗碗、拖地,我不让他干,他说,我多做点儿,你就会少累一点儿。有时我会跟他诉说一些生活工作中的小情绪和鸡毛蒜皮之类的事情,他总是很重视,像老师一样帮我认真分析和排解,直到我的心情好转。而他遇到的困难和不开心却从未跟我诉苦,都是自己扛。

他总会抽空跟远在外地工作的女儿视频,关注女儿思想动态和工作生活情况,有时工作脱不开身,我便成为“桥梁”在两边“传声”。在他工作特别忙碌的时候,也会疏于关心,比如女儿中考那段时间成绩都出来了,他还会在某一天突然问女儿:“你快中考了吧?”看着父亲为工作辛苦操劳,女儿是理解的,在女儿心中“父亲是干大事的”,她对自己的父亲很敬重,有什么事情也总是先征求他的意见,听从他的指导,并向父亲学习努力工作。

我从小跟外婆长大,对外婆的感情很深。平时只要有空,保善总要陪我去看望外婆。外婆快90岁时,患重病住院,我心里很难受和焦虑。那时,保善正担任学校的副校长,忙行政还要做科研带学生,很是辛苦,但他无论多累都会抽空去医院陪外婆聊天,并经常和我谈心,疏导我的心理,让我冷静地接受人生老病死的规律,使我的心情由濒临崩溃到理性。外婆曾说:“我此生最大的欣慰,是你嫁给了保善这样的好孩子。”

他孝敬父母,每周都要抽空打电话问候他们。父亲是一位公安战线的老党员,朴实节俭。由于父母从未坐过飞机也没见过大海,保善在父母80多岁的时候带他们乘坐了人生第一次飞机去三亚看了大海。

他很节俭,衬衣袖口破了也舍不得扔,饭桌上的饭粒都要捡起来吃掉。2020年疫情期间,难得他在家一天,我们就跟着网络教程学蒸馒头,没成想失败了,馒头又硬又夹生,我想扔了,他不同意,他说可以泡到汤里吃,不能浪费,现在世界上还有很多人吃不饱。

不管在工作上还是在生活上,他都在用自己的人格品质和脚踏实地的行动在影响着我和家人,大家都保持着一颗平常心,都在努力工作和生活。

我知道,我这一生没有选错,保善,是我值得托付终生和敬重的人。

责任编辑:周剑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