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百枚金牌背后的“业余教练”

作者:黄媛媚 陆江 朱新华
来源:当代广西网
2021-01-12 11:06

2020年11月获评“全国先进工作者”。刘海东供图_副本.jpg

2020年11月刘海东获评“全国先进工作者”拍照留念。刘海东供图

人物小档案:刘海东,男,壮族,1974年6月生,中共党员,上思县业余体校校长,一级教练。先后为国家和广西举重队输送了46名优秀举重运动员,在各种比赛中共获得337金257银256铜的好成绩。2008年,被评为广西民族团结先进工作者,入选2008年第29届北京奥运会火炬手;2009年获评全国民族团结进步模范个人。2006年—2010年被评为全国特奥工作先进个人,2011年评为广西体育先进工作者,2012年全区创先争优优秀共产党员,2013年获评全国群众体育先进工作者,2015年被评为自治区先进工作者、全区体育工作成绩突出先进个人,2016年获评体育系统二等功,2018年获评防城港市“新时代新担当新作为”先进个人,2020年5月获评“自治区先进工作者”,2020年11月获评“全国先进工作者”。

口述:黄媛媚(刘海东妻子),防城港市上思县思阳镇忠心小学一级教师

记录整理:陆江 朱新华

2008年我和海东结婚,相随相伴12年来,在我的印象里,他总是特别的忙,训练、校务、组织参加各种裁判员、教练员培训、外出选材、带队外出比赛呀,总之就是连轴转,属于我和孩子们的时间几乎很少。特别是孩子刚出生的那两年,回想起来真是一场噩梦,但每次海东回到家,看到他那脸写满惭愧的大黑脸时,想起他常常说起的那句话,“吃体育这碗饭,我自己没升起过五星红旗,但看到我的学员走上领奖台,是我人生最快乐的事,最大的心愿是让山里的孩子们走向世界,走上世界冠军领奖台!”就不忍再责怪他。

半路出家苦练功只为装满“一桶水”

海东常说:“要给学生一杯水,老师要有一桶水。”

1998年12月,在我们学校做了6年小学老师的刘海东受命担任举重教练,组建防城港市青少年举重队。刚开始,训练基地就设在我们学校,队员基本上是从他的学生中选出,训练器材和场地从学校的简陋设备中挪出,对有关举重的技术和资料他四处求助,每天反复认真看,细心琢磨。他留心每周的电视节目,凡是有举重赛事的,他都认真观看,仔细琢磨,取长补短。甚至他多次独自乘班车到自治区体校,找到举重馆,站在场外,甘作旁听生。1999年7月,世界举重冠军、区体校举重队女队教练张祥森来到上思蹲点,海东通过拜师求教,学到很多。2014年,自治区在上思成立广西竞技体育后备人才训练基地、广西体育局优秀运动队训练基地、广西举重训练基地,在上思举办了不少全国性、全区性的比赛,大量高级训练人才与技术等方面的资源涌入上思,让海东跟外面教练交流的过程中收获满满。

凭着这股毅力和拼劲,刘海东快速掌握了举重的基本理论和技能,为当好教练打下了基础。1999年他带的首批学生就出现了全区冠军黄纯、全国冠军吴春兰、亚洲杯举重锦标赛冠军李燕艳等,五星红旗第一次为他的学生在国外赛场升起。

刘海东指导举重队训练。刘海东供图_副本.jpg

刘海东(右一)指导举重队训练。刘海东供图

磨嘴皮,磨脚板,只为发掘体育好“苗子”

在海东的手机里,存有一百多个“线人”的号码,他们都是全县各乡镇各村学校的校长和体育老师,一旦发现适合训练田径和举重的“苗子”,就打电话给他,他就会去看。为了选材,全县的中心小学他每年都会走一遍;特别是秋季各个学校的运动会,他都骑摩托车深入壮村瑶寨。

发现苗子后,还要有足够的耐心和诚心,因为有的家长对儿女学举重还不理解。特别是当时比较偏远的南屏瑶族乡村民,2007年去南屏挑选举重队员的海东挨家挨户磨了几天嘴皮子,可听到的都是一个声音:到城里练举重?家里哪有这个闲钱。

海东不甘心,第二年,他又骑着摩托车去到江坡村。这一次他并不急着撒网,而是先寻找突破点,引起带动效应。那几天,海东通过暗中观察,层层筛选,最终把目光放在了邓汉岑和邓汉鹏姐弟俩身上。

但初次登门拜访,刘海东的想法就遭到了邓父的拒绝。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

“让孩子先到县里集训、上学,有困难我帮忙解决。”刘海东说。

于是,邓汉岑和邓汉鹏成了海东第一次从南屏发掘出来的举重队员,并借助县政府对举重运动员给予的“随招随进”扶持政策,姐弟俩被安排就近入学。为了减轻他们家里负担,刘海东经常自掏腰包悄悄帮他们交伙食费,还向邓母谎称不用交钱。

其间,刘海东又把邓汉鹏的两个弟弟妹妹招到了举重队,之后,邓汉鹏和妹妹邓汉锦已多次获得全国青少年举重比赛不同级别的冠军。如今,这仨兄妹已被顺利推送到广西体育运动学校举重队进行更加专业的训练。

“走下去,带上来,出得去”,这是海东一以贯之的选才理念,也是海东对邓家的承诺,如今,刘海东与邓家之间的故事被南屏村民传为佳话。

用爱筑梦,教练保姆一肩挑

训练场地由原先的几间破烂瓦房换到了体育场,训练的条件有限,但训练的内容和标准,却不能有丝毫折扣。平时,海东把训练队员比喻成“雕塑师雕塑一件作品”。从举的姿势、挺的角度、发力的技巧、短跑摆臂、摆腿,海东一遍遍地“抠动作”,对技术上出现的问题‘零容忍’,要求非常严格,想的就是孩子们现在技术的缺点越小,将来他们提升的空间就越大,出现伤病的风险才越低。海东常说,“虽然我们是业余体校,但是动作要求必须专业,我们希望从这个学校出去的每一个学生能够更好地去指导他们去为下一阶段的训练奠定良好的基础。”

海东对学生严格要求,对自己也近乎苛刻。每年只有春节前后才给自己放4天假,其余时间都在训练场上和学生度过。

在训练场上,他是严师;训练场下,他是慈父;举重队和田径队的队员们平均年龄只有十几岁,从小就离开父母参加训练,一年中回家的机会不多,孩子们生活上事无巨细都要操心,既当教练又当“保姆”,我经常笑话他是“儿童团长”。

海东的手上有一本厚厚的笔记,详细地记录着每个学生的家庭情况、饮食习惯、身体状况等信息。

2016年7月,年仅11岁的邓汉涛训练受伤,送医院动手术需要家长签字,但家长在外打工联系不上,他二话不说先垫上费用,代替家长签字。医生提醒,签下字就要承担风险责任。刘海东回答:我早就把这些学员当成自己孩子看待。就这样,邓汉涛顺利做完手术。

像这样帮学员渡过难关的事成了刘海东的日常。他把所有业余时间和节假日都用在训练和照顾学员上,还常常拿出工资补贴学员们的伙食;对于训练受伤的学生,他亲自敷药,多方收集特效的跌打药酒制作方法,不知不觉中自己也成了治疗跌打损伤的“专家”。

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这是不少人对运动员的评价。但是在海东这里,他要求队员,不仅要提高运动成绩,更要提高文化素质,还有教养,要做一个优秀的人。

海东说:“这些年我看得多,有的运动员有了成绩,走上社会却不受欢迎,因为文化根基差,人有点飘了。我希望我的队员不仅运动成绩好,文化底蕴也要好,做人、做事各方面也都要朝优秀的目标发展。”

刘海东指导田径队训练。刘海东供图_副本.jpg

刘海东(右一)指导田径队训练。刘海东供图

在海东心中,做教练最幸福的事情,就是培养出优秀的学生。他除了带队出去比赛、参加培训,几乎每天都在训练场度过,从未改变自己的初心。前些年,我们的一儿一女也加入到海东的田径队,受海东的影响,儿女们学习成绩很好,体育成绩也是相当不错,弟弟刘雯琪2019年参加广西第十四届中小学生运动会4×400米比赛获得第五名,姐姐刘诗琪2020年在防城港市中小学生田径运动会小学女子组200米冠军,100米亚军。

执教20余年,海东当过2008年北京第29届奥运会火炬手,获得市级、自治区级以及国家级荣誉不胜枚举,十万大山遍布他的足迹,数百百枚金牌背后有他的烙印。

这么多年来,从海东身边走出去的瑶族、壮族举重队员究竟有多少,很难数得清。他经常念叨:“一辈子只干一件事,就要想办法把它干好。不仅要朝着世界冠军前进,更要让大山里的孩子‘双肩挑’,在冠军光环消失后还能继续向前奔跑、逐梦。”

责任编辑:周剑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