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域性特色写作的诗性表现——浅析庞白散文诗集《唯有山川可以告诉》

作者:丘文桥
来源:川观新闻网
2021-01-12 11:42

地域性特色写作的诗性表现

——浅析庞白散文诗集《唯有山川可以告诉》

3972_5ffd19ee2876a.jpg

《唯有山川可以告诉》 庞白 著。漓江出版社出版

广西诗人庞白的散文诗集《唯有山川可以告诉》自出版以来,得到文学界的重点关注和认可,先后获得第九届广西文艺创作铜鼓奖、首届“大湾”散文诗大赛散文诗集奖、第六届“中华宝石文学奖”诗歌类提名奖等诸多奖项,其艺术性和独具特色的写作特点优异于一般常见作品,作为地域性特色写作散文诗这一特点得到比较广泛的认可,庞白的散文诗创作造诣由此可见功力非同一般。

庞白的散文诗作品始终贯穿广西的山川、河流特有的自然景观的描写,正如诗人庞白在《后记》中所述“写一本行走广西的散文诗”,在他的诗作中,把生活在这片土地上子民的“委屈与耻辱、骄傲与欢乐,留存山川、河流和土地深处,看不见,也能感受到”的全部用艺术的方式表现出来,充分体现出对广西物产、历史、人文,以及江河湖海等等这些地方特色的痴迷,整本集子基本囊括了所有广西具有特色的风光物色,花山、大明山、西山、十万大山、大容山等信手入诗,水系除了庞白钟爱的广西沿海的大海外,还有左江、右江、西江……星岛湖、澄碧湖等,兼具蕴涵着执着的广西地域性写作的气息,同时还有对这片土地独有的风情文化誊写。

作家与地域有着神秘复杂的关联性。地域性特点的写作在《唯有山川可以告诉》中表现得淋漓尽致,诗人庞白出生在广西,除了他的海员生涯外长期与海边的这一片土地朝夕相处,于是作者就与这一地方上的产物产生特殊的情感,他笔下的意象必定与这块土地相联,否则无从下笔。从集子的散文诗短章中读庞白也是一样,他更热衷于通过这些山水景物来抒发自己的情感。

地域性特色写作,尤其是在以抒情为主的散文诗写作中的运用是一种非常复杂的综合能力的表现,在文字的驾驭上需要更深厚的语言功力。显然庞白做到了。说起庞白散文诗的地域特色,不得不说“文化根系”和“文化背景”。确实“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说起广西,很多人就会想起桂林,诗人娓娓道来“桂林的电线杆,一会儿出现,一会儿消失,像一些名字”(《车过桂林》),当然也有广西独有的少数民族美景风物,“我的世界,在这个夜晚,只是程阳寨里一扇合不拢的旧窗”(《程阳寨里有一扇起伏的旧窗》)、“再远,也有尽头,正如最近,也通向无限”(《药香中的金秀》),除了群山和少数民族特色大放异彩之外,诗人当然更多的笔触描摹“山的故乡”——大海,正如诗人庞白所言:“对于我来说,诗歌是另一种意义的大海。”的确如此,大海在庞白的散文诗里具有重要的象征意义,包括了总体性的想象,“他(庞白)的诗歌真正成了一种经验式写作,成为抒情的话语,存在的反思和内心的表意符号”(《庞白散文诗论》周根红),同时也有他作为海员经历的具象性抒情,集子中有不少这方面的《向南,触摸大海》、《水上人家》、《海上生明月》等。

无论哪种形式的写作和表现,诗人与地域的关系,作为散文诗的写作者庞白而言,地域性写作,只能看作是一种经验写作,无法用写作准则来对这册诗集里的诗歌做出价值评判。一个诗人的作品优劣与否,与地域性写作无关。正如诗人庞白在《后记》里所述,“要写什么,怎么写,有清晰的冲动,却一直只有模糊的计划”,因而,庞白选择了“乱写”,“放纵地写”,也正因此,庞白的写作动机更多是情之所致而为,而非技术性写作,因而也可以理解为诗人的经验性写作。在这册诗集中庞白对广西的描摹,更具备地域性特色就顺理成章、浑然天成了,诸如广西的山、水之南方特征,少数民族元素、甚至南方气候、氛围、气味的痕迹在作品中都不自觉流露。

因为文学风格本质上追求而忽略了诗歌语言和技巧,对一个散文诗作家而言是致命的,用评论家姚文放的话说:“主观和客观,内容和形式相互交融的有机融合体,他是作家在主观方面的个人独特性在创作过程及其物化的成果———作品中的体现,它不但在作品的形式上,而且在作品的内容上表现出来。”诗人庞白在《唯有山川可以告诉》里既展现了纯粹、本质的地域性写作的充分运用,又合理驾驭诗性语言来抒情,正是两者的结合,使这本诗集兼具现实性与艺术性。

在庞白的这本诗集里,甚至在一种文本内综合使用多种表达体式,有抒情、有哲理、有叙事,几方面的结合是诗人庞白更合理的选择,读者在阅读过程中也得到比较完全的体验。如《只剩下风的声音》,有哲理的思考,也有诗句前面的叙事铺垫,最后有对猫儿山的激越情感的抒情。类似这样的诗作例子很多,《与一匹马相依》、《云上的日子》以及诗人的海系列。

散文诗由于天然具备短小灵动的特点,诗人往往多从小感触入手,是作者内心对自我生命体验的有价值的触动和释放,这种触动是有电波效应的,是可以感染空间万物甚至宇宙的。庞白在《遥想句町国》中写道:“我没有想到,云彩燃烧的痛,不但把来时的路烧得模糊不清,而且已经完成夜色大范围的蔓延”。在《旧州,名字》里把“惦念你的名字”写得令人唏嘘不已“你的名字,像云在天上飘,隐藏太多的神往,又背负无数秘密。”不一而足,诗人在这些实景描绘中直抒胸臆。这些散文诗里的语言是诗化的,语句的表达要么是赋予哲理的,要么是充满情感的,可以引起读者思想波动和情感共鸣的,从而使读者完成阅读欣赏到再创作的艺术氛围和实践过程。事实也是如此,“每一片叶子,都是一只行走的灯笼,它们噙着浓浓的欢乐,也提着薄薄的忧伤”(《漫天的红色会说话》),“雨落在叶子上的声音,像羊在吃草。”(《雨落在所有的茶树上》)……本质上写的都是“小”落叶、茶树,但却在这些“小”的意象里,诗人表达的却不是可有可无的情绪排遣和无病呻吟。

在语言技巧的运用上,诗人庞白的散文诗写作在写意与白描的手法上运用得炉火纯青。在他写作的很多章节中,短短数行却犹如水墨画,写意与留白的技巧使诗意。这种游刃有余的语言驾驭能力,有历经风霜雨雪后的情感积淀,也有隐在文字背后的举重若轻。尤其是他独特的白描手法,让人惊叹他静水流深又浑然天成的深厚功底。

庞白的作品既有理性思考的严肃与冷峻,又有咏叹调式的浪漫与抒情,很多句子富含深意包含哲思。读到庞白这本《唯有山川可以告诉》,又一次被他诗中散发舒缓沉郁击中,这种感受不是谁都能写得出来的,要拿捏得恰到好处事实上,又再次例证散文诗是可以拥有大情怀的,具有强大的生命力的,甚至在形式和内容上大胆实践和突破,庞白在《唯有山川可以告诉》做到了。若此,哪怕是一滴水的小巧,一座景物的感怀,一座山的路过随想,也可以装下宇宙的表情和太阳的光辉,也是温暖的诗意的。

责任编辑:覃冰
相关文章

法国诗人皮埃尔·勒韦迪诗体小说《塔朗窃贼》上市

近日,广西人民出版社大雅品牌联手拜德雅图书品牌,推出二十世纪初期法国著名诗人皮埃尔·勒韦迪的代表性诗体小说——《塔朗窃贼》,为读者打开了一扇直通这位世界级诗歌大师心灵的窗户。

文化 2021-01-11 10:19

心中有个“红月亮”——读成伟光诗文集《红月亮》

成伟光所著的《红月亮》中的“红”,火热、绚丽、壮观,象征着红色基因、革命传统、中华文化、民族精神、爱国主义。《红月亮》中的“月亮”,柔美、温和、恬静,象征着人间大爱、社会和谐、时代精神、人文关怀。

文化 2021-01-11 09: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