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鹭栖息于贤宾湖

作者:陈洪健
来源:当代广西网
2021-02-19 10:04

19683626822312574_副本.jpg

南宁贤宾湖一角。陈洪健 摄

他们说要搬走了!

我的心情好不失落,仿佛矗立在贤宾湖旁边广场的数栋大楼也跟着我的心在颤抖。这座大城市,满天的绿化树,支撑了绿城的整个天空。我们像是候鸟,在同一片蓝天、同一个人间不断孵化的巨型鸟巢里,不断迁徙搬家,且习以为常。

五年前,我们不是从另一处老城区搬来刚刚入驻的商业广场吗?在老城区,我喜欢了老街的美食,那里聚集了老南宁最原汁原味的人间烟火。开始,我对他们决定搬离老城亦心存不安过,糊里糊涂跟着搬到了这商业气息无比浓厚的广场。

习惯了老城区的气息,又一头扑向陌生的商圈。五年弹指一瞬间,我习惯了广场里拥挤的电梯,楼下楼内的喧嚣声,老城区的味道记忆渐渐淡出我的视野,因为有一条金色的美食街,从广场一侧通向贤宾湖。我们担心初来乍到的广场,冷落了我们的舌尖,那里最初仅有几家饮食店,价格贵且不合我们的口味。吃了一两年,不想广场慢慢繁荣了,美食店几乎占满了金街的所有店铺,中华东西南北的美食小吃,你唱罢我登场,在此上班的年轻白领可算有口福矣。

起先,我并不知道金街西边外的下面有一个湖名叫贤宾湖。那天中午,由于前一晚喝了酒,上午整个人儿无精打采的,中午下班后,不经意间钻进一家粉店点了一碗柳州螺蛳粉,吃得我直冒汗,体内的酒气,被又辣又烫的螺蛳粉汤爽透全身,顿时人像是从沉睡中苏醒过来。

“嗦”了螺蛳粉,我精神为之大振,朝着金街西头走去。哇!一条宁静的湖,湛蓝的湖面与天空交辉呼应,自北向南缓缓流淌,呈现在眼前。两岸高楼耸立,往南望去,桥上的车水马龙与人间繁华和桥下的贤宾湖流水声、多彩景观形成的柔和媲美。湖面芳草鲜美,植被丰茂,百花竞妍,垂柳依依,鸟儿在幽静的树林里唧唧啁啁欢叫。

我身后的美食店传来店主的叫卖声,他们的声音热切里带有些迫不及待,而鸟的叫声却是从容,自由享受着这块都市的绿色“人间乐土”。贤宾湖犹若飘逸的绿带,灵动地滋养着青秀区两岸的居民,它是邕城水系的“绿肺”之一。

贤宾湖的上游在哪里?它流向何方?带着问题,我转身穿过金街,走进拥挤的电梯。脑海里,还回响着刚才鸟儿的幽幽鸣叫声。

自此,我和贤宾湖结下了不解之缘。当我在办公室搅得头晕脑胀,无所适从,如果时间允许,我会坐着电梯下楼,直奔贤宾湖,一个人走到湖边,享受片刻的寂静。我尽情地呼吸湖中散发出来的清凉水气,以及草木鲜花的芳香,眯着眼睛让湖面泛起的微风轻轻地拂在脸庞上。我沉醉于这片滨水之地,将身心交付给了它,岸边的喧嚣声,若强若弱,湖中灵光一现的鱼从水中跳跃的瞬间,让我想起少年时在故乡无忧无虑的快乐时光,像是久别重逢的一次自然召唤。

那几年,我不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若是一周没有走近贤宾湖,心里便不免得缺少了什么。广场是个商业综合体,里边应有尽有,我除了招待客户、朋友吃饭,很少走到里边去。我不喜欢商场喧嚣的人潮涌动,中央空调强大功率发出的冷气或暖气,虽凉暖相宜,但没有自然的气息。下雨天,我不得不从金街的店铺走入广场的一楼,然后快步离开商场,走到写字楼的入口,长时间呆在商场里,我有一种压抑感。

偌大的广场由数栋摩天大楼组成,它造就了东葛路一片的繁荣景象。广场与贤宾湖的关系相得益彰。我身在贤宾湖,抬着头仰望几栋大楼倒影在水中,立体感的楼面在湖面的涟漪里,诗意荡漾。夜晚,我路过滨湖桥,夜色的广场、两岸的居民小区,万家灯火,五彩缤纷,有苏轼“浓妆淡抹总相宜”之感,美轮美奂。我明白了,白天与晚上的贤宾湖,它的美各有不同的风韵。

桥上人来人往,匆匆来,匆匆去,多数的人没有时间没有心思,驻足欣赏贤宾湖,他们与贤宾湖的缘份并没有到,或是失之交臂。

我相信附近的居民会喜欢贤宾湖,就在家门口有一座生态优美的滨水公园,居民们在梦里呓话说,太美了,太幸福了。早晚,有爱好锻炼者,在贤宾湖的岸上步道跑步、骑车,体育器械上做健身运动。第一次看到有人在湖边钓鱼,我感到十分惊讶,心里想,这湖里的鱼能吃吗,都市繁华地段也能钓鱼?我走近钓鱼的人,他们多是中老年人,有的退休了,在家闲着没事做,且家住附近,来到贤宾湖,将钓鱼竿往湖里一放,不用多久就有鱼上钩。秋天的一天,我下到湖边,恰好看到一个戴眼镜的老者,他隐在草丛中,一动不动,我没有马上打扰他,在旁边静静地看,待到他钓上一条鲤鱼,不亦乐乎地舞动着双脚,样子很可爱。

老人看见我,表情平静如秋水。在与我短暂的交谈中,他说退休了,是要享受这样的有趣味的生活,幸而家门口有贤宾湖,它让他的晚年有了寄托。

909676605928133219.jpg

贤宾湖公园里扣着爱情锁的栅栏。陈洪健 摄

何岂钓鱼人,在贤宾湖里还经常出现有摄影爱好者、恋人的身影。他们在湖边一呆往往是半天,恋人们依偎在一起说着甜言蜜语的话,婆娑的柳树见证了他们的爱情誓言。湖里的公园,设有爱情锁的露天台,上百把锁头挂在铁丝的栅栏上,有的锁头已锈迹斑斑,上面刻有恋人的名字、表白的短句。

许多年后,不知他们是否记得在贤宾湖的爱情表白?答案唯有他们问自己了。

白鹭是一种吉祥的候鸟,有它们栖息的地方,表明那里的生态环境好,是一个地方人居之福。在一个夏天的中午,我吃了饭,又一次走到湖边的丛林,突然天空中响起“扑楞楞”的声响,三五只白鹭降低了飞翔的高度,飞掠过水面,溅起水花,倏地飞向树林里。我惊讶之余,还没有来得及掏出手机拍照,它们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我们的第一次邂逅,它们一点也不给面子。

过去的几年,我曾有多次看到一群白鹭,数量不多,最多时有十来只,优雅地在贤宾湖嬉戏。它们的栖息、繁衍,给贤宾湖增添了祥和的光彩。这群白鹭是人工放养,还是它们从别处迁徙贤宾湖?从哪里来,固然重要,但更为重要的是,它们从最初聚集于贤宾湖,至今,它们仍然栖息于斯,长于斯,甚至终老于斯。为此,有摄影师专门来贤宾湖寻找白鹭的踪影。

我做过贤宾湖发源的调查,耗时半天,现在看来,还不够深入。我问一位钓鱼人,贤宾湖发源何处,流向何方?他答曰:贤宾湖上游源于长岗路,下游流向竹排江。作为老南宁,他凭着经验说出了大概,而我为了省事,不能穷尽其全貌,我和他都以偏概全,不足以凭证。

据《水城南宁》一书,贤宾湖隶属南湖—竹排江水系,为人工湖,是中国(南宁)水城“八十湖”景观之一,“起于滨湖桥西面原南宁市玻璃厂厂址,西临琅东污水厂二期,北面湖岸边侧至东葛路延长线路”。贤宾湖总面积2.96万平方米,水域面积1.2万平方米,位于南湖—竹排江水系上游。《水城南宁》对贤宾湖公园的介绍文字寥寥无几,可能是贤宾湖的环境治理建设在成书后吧。一个老阿姨在湖边散步说,以前这湖是臭水沟,闻着恶心,哪有心思亲近它呢!

去年隆冬,我们终于搬离了五年办公的广场,有一些同事离开了,另寻他处。我有些忧伤,有些不舍,那群白鹭在贤宾湖找到了温暖的栖息家园,我们却还像候鸟在这城市里飞来飞去。

在离开的前一天,天空飘着寒雨,我早早来到广场的金街,吃了一碗螺蛳粉。街上行人稀少,吃罢螺蛳粉,我的身心暖乎乎,撑着雨伞走向贤宾湖。此时,雨水打在雨伞上,淅淅沥沥,哗哗啦啦,浇在我的心田里。我站在金街的护栏边,凝视贤宾湖,雨水像柳树的叶子,细细的、白花花的,轻盈地落在湖面。我在寻找白鹭的踪影,一时见不到它们的芳踪,不知它们的窝会被冷雨淋湿吗?它们会各自避雨还是会依偎取暖呢?

眼前的贤宾湖,我能感受到它冬日早上的细微呼吸,一切是那么的安详,物体回归到最朴实的状态,它们在聆听冬天带来的宁静。那一刻,我的眼里流下了热泪,眼镜的视线变得模糊了,脑海恍惚里飞着一群白鹭。

别了贤宾湖!有一天,我会回来品尝湖里的鱼,钓鱼的老人对我说,贤宾湖的鱼很鲜很甜!

(作者简介:陈洪健,广西作协会员、广西桂学研究会会员、广西散文学会副会长,作品散见《广西文学》《四川文学》《红豆》《南方文学》等,著有长篇散文《容器光影》《帝国之渠》《甘棠盐埠》及长篇报告文学《从老矿井走来——合山百年煤都发展纪实》)

责任编辑:覃冰
相关文章

我的正月初一

明年我要准备多几个品种的汤圆回家,初一那天,我要虔诚地供奉给祖宗、老鼠、龙王和果树。当然,我还会带上几本书,在初一那天吃汤圆之前,我得认认真真地读一读,读给我的晚辈听。

文化 2021-02-18 10:16

牵母亲的手

今年去看望母亲,就特意看了一下她的手。苍老枯皱,难看得让我心头惊痛无比。

文化 2021-02-18 09: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