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种,但不为参加收获

作者:高霞 石钖 邓千稀
来源:当代广西网
2021-02-23 11:23

全州纪念馆动图.gif

灌阳县湘江战役新圩阻击战酒海井红军纪念园。 记者石钖摄_副本.jpg

灌阳县湘江战役新圩阻击战酒海井红军纪念园。记者 石钖 摄

立春,湘江畔,汩汩流水诉说着一段往事。

87年前,一次震动世界的远征从中央苏区出发。在敌人布下的第四道封锁线之下,数以万计的英雄倒在了湘江之畔,他们有着一个共同的名字——红军。

“关系生死存亡的关键一仗”,这是湘江战役给史书留下的难忘一笔。彼时,红军已先后突破国民党军设置的三道封锁线,进抵湘南嘉禾、临武、蓝山一带。湖南军阀何键调集了中央军和湘、桂、粤军近26个师30万兵力,构筑第四道封锁线,企图把中央红军消灭在湘、漓两水以东。

面对“我们不为胜利者即为战败者,胜负关全局”的严峻形势,从1934年11月27日到12月1日,红军阻击部队在桂林灌阳县新圩、全州县脚山铺和兴安县光华铺三大要地顽强坚守,顶住了在兵力火力上均占优势的敌人的猛攻,保卫了中央领导机关和红军大部渡过湘江。

血战新圩雕像。 高霞摄_副本.jpg

血战新圩”雕像。记者 高霞 摄

兴安公路养护局党员职工到光华铺阻击战场祭奠红军烈士,并打扫陵园。高霞摄_副本.jpg

兴安公路养护局党员职工到光华铺阻击战旧址祭奠红军烈士,并打扫陵园。记者 高霞 摄

灌阳县新圩镇洪水箐村一座破旧的木屋,目睹过一次生死抉择。当时,担负中央红军后卫任务的红34师指战员与数十倍之敌鏖战四天五夜,拼死掩护红军主力渡过了湘江。这一仗,红34师付出了巨大牺牲。师长陈树湘率余部一路突围赶到湘江边时,各个渡口已被敌人封锁,无法过江追赶主力部队,仅剩的300多人还陷在敌人包围之中,被迫向道县方向突围。

突围途中,就在洪水箐,陈树湘在团以上干部及党员会议上简短动员后,作出两条决定:“第一,寻找敌兵薄弱的地方突围,到湘南开展游击;第二,万一突围不成,誓为苏维埃流尽最后一滴血。”

全州县红军长征湘江战役纪念馆内白展望创作的油画作品《陈树湘》。记者 石钖摄_副本.jpg

全州县红军长征湘江战役纪念馆内白展望创作的油画作品《陈树湘》。记者 石钖 摄

1934年12月1日,中央机关和中央红军主力全部渡过湘江,粉碎了国民党军妄图把红军消灭在湘江以东的企图。

87年过去了,炮火的轰鸣声早已湮没在历史之中,但湘江战役留下的“勇于胜利、勇于突破、勇于牺牲”的红军精神却代代相传。

“因为掩埋牺牲的红军,我的爷爷被桂军关进大牢,罚钱罚谷子。”在全州县才湾镇才湾村米花山红军烈士墓前,76岁的蒋石林回忆道。蒋石林的爷爷出狱后没多久就去世了,去世前,他特地交代,红军为人们做出这么大的牺牲,一定要世世代代保护好红军墓。

按照桂北的风俗,蒋石林的父亲每年清明和春节都会带着家人来扫墓。父亲去世后,蒋石林又把这个故事讲给子女、孙辈听,每年带着孩子们来扫墓,平时自己还经常过来除草和培土。这个传统,延续了祖孙五代。

蒋石林祖孙五代守护红军墓。 高霞摄_副本.jpg

蒋石林祖孙五代守护红军墓。记者 高霞 摄

界首渡江码头。  邓千稀摄_副本.jpg

湘江战役旧址——界首渡江码头。记者 邓千稀 摄

一路走,一路看,无论是悲壮的“烧天岭”、老百姓把门板拆下来给红军架浮桥的渡口,还是五代守护红军墓的蒋石林,每行走在一片新的土地,都让记者感到深深的震撼:英雄的历史永远不会真正地消亡,而是以另一种形式存在人们的心中。

播种,但不为参加收获。这,就是真正的民族脊梁!(记者 高霞 石钖 邓千稀)

专家介绍动图.gif

兴安县界首古街,96岁老人马有益讲述亲历的红军故事。高霞摄_副本.jpg

在兴安县界首古街,96岁老人马有益讲述亲历的红军故事。记者 高霞 摄

责任编辑:覃妮
相关文章

广西革命星火,从梧州燎原八桂

广西的革命星火,最早燎原于梧州。梧州在广西党史上拥有18个“第一”——第一个党支部、第一个地委、第一个工人支部、第一个农村支部、第一个妇女支部、第一个全省性的党组织……这18个“第一”,无不在诉说着这座江滨山城是当之无愧的广西红色革命摇篮。

党建 2021-02-11 09:17

烽火岁月,他们在这里写下革命理想

位于广西河池市金城江区河池镇河池街的红军标语楼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30年,中国工农红军第七军化整为零开展游击战争并向桂黔边界发展,三次驻扎河池,邓小平、张云逸、韦拔群等曾在此处下榻办公,红军战士在房内墙上书写和绘制了大量革命标语、漫画,留下珍贵的红色文化遗产。

党建 2021-02-09 19: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