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州市黄姚古镇有种静谧之美。记者 覃冰 摄

山静,日子也静

叶落地上

鸟宿池边

月上梢头

脚印贴着青石板

静里乾坤大啊

你用雨点轻轻呼唤

我心里就被砸了一万个窟窿

 

夜色中的黄姚古镇。记者 覃冰 摄

 

夜色如幕

月便是心灯

我们从远处来

从前世来

在这里悟盈亏圆满

悟光阴

悟相见和分别

把一块青石板磨平

需要多重的时光


 DSC05386_副本.jpg

黄姚古镇的龙爪榕。记者 覃冰 摄

空巷无人

一棵古榕,中间是空的

一个小镇空的时候

一座城也空了

兵马辙了

繁华散了

我来了

你走了

 DSC08654_副本.jpg

黄姚古镇的带龙桥。记者 覃冰 摄

桥架起来

路便远了

水流无声

秋天便远了

门吱呀打开

燕子飞远了

我把身子尽量贴近你

因为

离别

不远了


(作者简介:石才夫,笔名拓夫,中国作协会员。现任广西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

DSC06119_副本.jpg

广西富川瑶族自治县福溪村一位老人站在窗前。记者 覃冰 摄

看秀水


深秋走到柿子的金黄

流连在秀水清浅中

甘蔗还集合在田里

看鸭子悠闲的游戏

 

清朝的状元们

早已走进祠堂端坐

看来来往往的祈求

在作业本上表达

 

一位农妇,在阳光的稻田里

用镰刀收割稻穗

留下一茬茬的禾秆

与斑驳的老墙相望

 

没有人注意到

村庄的炊烟很单薄

周围的田地也寂寞

只有鸟儿的飞唱

灵动了沉默的山

 

到福溪

 

到福溪,阳光一路相随

几个小学生正在玩游戏

他们是课间操时间

我突然有了回到童真的亲切

 

到福溪,时不时有状元探出头来

在古老的门楣上张望

或者,有马蹄声敲响千年古道

叫醒麻木的青石板

 

到福溪,遇见古树

在村头昂首挺胸傲然而立

粗壮的躯干和高高的树梢

藏掖着过往的风云与时光

 

到福溪,我放下一身风尘

享受一溪鲜活的滋润

也倒出杂乱的心绪

交给一溪清澈梳洗

 

过岔山

 

600多年的岔山村

容颜已老。沧桑

从城墙的裂隙中走出

四处分散,或到古民居、古戏台

或到古祠堂、旧酒旗、石板路

或在风雨桥、红砖黛瓦上

歇息,停留,居住

 

陈年的玉米棒挂在红砖墙上

金黄映亮九曲通幽的巷道

古民居改成的小酒馆

堆积一坛坛时光的醇酿

高挂满屋的腊肉

隐约飘出秦汉时期的风味

新居里小夫妻油炸的排面,浓香

牵住游人的脚步

 

在岔山村,我和一群诗人

饮米酒,喝油茶,谈笑风生

品味时代生活丰富的内涵

看当年的繁华,走过

凹凸不平的潇贺古道


(作者简介:黄鹏,壮族,广西宁明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壮族作家创作促进会会长,广西散文学会常务副会长,广西作协散文创作委员会副主任,广西作协理事。著有诗集四部、散文集三部)


悬挂在广西贺州市富川瑶族自治县岔山村一户人家房梁上的腊肉。记者 覃冰 摄




走一回狭窄蜿蜒的潇贺古道

闻一闻两千多年前

汗渍是否已经把青石板腌熏

如瑶人灶台上方的腊肉方阵

又咸又香,经年不腐

让瑶人的后人不管走出山外多远

也不忘故乡这段瘦长的童年

 

 

当年绵长蜿蜒的古道

如今已被新垦的田地或新建的村落分隔成

一段段零零落落的陈年往事

这么一条一米见宽,近二百千米长的古道

征役了四十万劳工,而其中的一半

先后把身骨尘化于古道两侧的山坳沟壑里

是否有人知道他们的名字

是否有人在逢年过节给他们上一柱香火

我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如今古道边上生活的人

都是些什么人,古道上每天行走的人

都有些什么人 ,我只知道

繁华可以回顾,历史无法复制

我还知道,没有谁能用泪水来洗刷

痛楚、苦难和屈辱

DSC05894.JPG

富川岔山村一角。记者 覃冰 摄

 

 

我是以这样迷茫复杂的心态

第一次走在这一段段零落的

分崩离析的古道上

品尝着甜的或咸的梭子粑粑

同坐在门槛上看人来人往的

百岁老人拍照合影

告诉她明年秋天我再来

老人用桂林话问,明年是哪个

 

 

从古道出来,从古村离开

我跟百年重阳木告别

跟千年香樟树拥抱

坚韧的香樟让风雨掏空了心窝

给历史腾出一个容身之所

也给我留一个

下一回再来的理由

古道萧瑟地问,下一回到底几千年

 

(作者简介:石朝雄,广西民族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编审,壮族作家创作促进会副会长)

微信图片_20201104171606.jpg

黄姚夜色。记者 覃冰 摄

我没有吵醒夜色黄姚

 

白天趟过一路的石板

在夜里,我用酒质疑河边诵诗的人

我甚至用落到河水里的一片叶子质疑榕树

那榕树垂下的树根像爪子嵌入地下

也融进了九月初四的夜里

 

试图用喧嚣划开黄姚夜的静

一轮又一轮地举起酒杯

只是惊扰了树底下牵手恋爱的人

 

我质疑寻根黄姚的可能性

我还质疑日落月升透过树杈那些发光的水面

所有被遗忘了的人影

穿行而过,如白天踩过的石板路

诗人丘文桥没有吵醒夜色黄姚


 

油茶

 

茶我是常喝的

油茶也应该可以

很多年以来,我一直没有去尝试

 

那不停地打油茶的女子

很认真的和油茶的前生交换意见

 

后来,她们说,这是少数民族的独特象征

在三江,在恭城

在贺州,在钟山

在南宁的壮族、瑶族……的特色餐厅里也有

沉迷其中,她们说茶里有传奇,有情歌

 

坐在城市的红木包围的茶室里

我也端起了一碗

 

阳光和今天的一样

那么炽烈

茶却是香的

嘴唇呷过

饮下的是

心神安宁的全部百转柔情


 

聚于斯 


穿过脚下石板的水

绕开石桥、古树、路过的人

汇合,聚于斯


和旧时光作揖

独影的水草就着不经意的笑声

白云浮现,没有停顿

风吹过

只留下门楼

 

我是随着那些来过的人

也接着纷纷散开

 

一匹马和我同时抵达岔山古道


我出现在水边的时候

我不知道这一匹马是不是和我同时抵达

很多人围过来的时候

拍照,对着的却是这匹马旁边的水车

她和我一样


落寞的眼神,只是环顾一下

仍然埋下头

仿佛他们的笑声和我们没有关系

她应该就是和我一样

也应该来一会就走吧


其实我这样想的时候,

我已经离开了

 

(作者丘文桥,广西陆川人,出版专著多部,作品多次入选全国年度选本和中学语文教辅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