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韩彰:乡情清如兰阳泉

作者:牙韩彰
来源:当代广西网
2017-11-08 09:58

汽车一停稳,我顾不上跟同车的苏老师他们打招呼,就直奔米粉店。

这家米粉店我刚才在老远的村头就看到了。还没进村时,正在想,肚子这么饿,到街上有家米粉店就好了。

果然,车子一进到街上,这家米粉店就赫然迎面出现。

阿妹,有米粉吗?有,领导想吃马上给您做。不是领导,是老乡,肚子饿了,赶紧煮一碗。好嘞!

听声音,看动作,还有那张简短干净的围裙围在小巧的腰身上,就知道这是一位麻利能干的老板娘。脸面细细的皱纹掩盖不住她的年轻、端庄、秀雅,清清爽爽,热情大方。

多少钱一碗?五元。我用手机微信付钱。我们这里还没兴这个的。我口袋没带零钱,那等下我的同事到了我借来给你。哎呀,那就不要钱啦,一碗米粉,值多少嘛!

我不好意思,情急之下来一句当地壮话“当里古勒办(这样怎么行)”。她略微惊讶,认真看了我一下,哦,原来你是我们这里的人,那更不要讲什么钱了,赶紧吃吧,看样子你们还有活动。

我们确有活动。这次“喜迎十九大•共筑中国梦”全国文化名家走进革命老区东兰采风活动,我们组这是第二站,地点是东兰县长江镇兰阳村。从县城到兰阳村,一路翻山过坳,汽车颠簸近三个小时,早把肚子里那点早餐消化干净。

走出这家米粉店,就看见,一个小操场边高耸一棵巨大的无花果树,树干枝丫结满了一串串饱满的果实。亭亭如盖的树下,当地特有的樁榔舞正在轰隆隆地展开。

镇长递给我一张粉红色的简介。东兰壮族樁榔舞,又名“木棒舞”,不知来源于何地何时,以及形成的具体年代,但是,在民间,却是一代接着一代传承下来。传说,开始是为了传递战争信息、召集众人起来抗敌而产生的,后来变成了百姓共庆丰收和欢度节日的歌舞。逢年过节,起新房、进新居,结婚、订亲等,当地百姓都跳起樁榔舞,同时伴有击打铜鼓、山歌对唱,形成歌舞热烈的场面。 

操场上,只见两组各8人,男女混搭,身穿壮族土布衣服,每人手持一根七八尺长的坚硬木棒,踏着操场边五面铜鼓强烈的鼓声,围着一块木板走动,先击板后击棒,发出强弱不同的声音。动作虽然简单,节奏却很强烈,几个程序走完,他们自己已经笑得前仰后合。

镇长跟我同姓,都是人人一听到介绍都要说“啊,有这姓?还是第一次听说”的这个“牙”姓。我一问,亏了,镇长虽比我年轻许多,却高我一辈。我的老祖宗其实是从东兰县长江镇迁到隔壁的凤山县砦牙乡的,跟镇长同宗共祖。我们家族不管到哪里辈分都不能乱,我只好叫一声“叔”,搞得他怪不好意思的。

这时,悠扬的当地壮族山歌从屋后传来:

改革开放几十春,

村村寨寨喜盈盈;

门前种下摇钱树,

屋后挖个聚宝盆。

座座高楼拔地起,

银行排队把款存;

小伙个个长得帅,

姑娘脸比桃花红。

我问谁在哪里唱歌?叔说,就在后面的兰阳泉边,村里歌手唱的。

大伙循着歌声,转过屋角,只见一棵巨大香樟树和一棵巨大榕树交缠一起,树冠覆盖之下,有两个四方水池,碧绿清澈,泉水不断从池底下汩汩冒出,一个个水泡迅速往上窜,几尾草鱼欢快地穿越嬉戏。叔说这是兰阳泉。又递来一份简介。

兰阳泉地处兰阳村中部,水深一米左右,素有东兰第一泉之称,早在明朝,东兰韦氏土司发现该泉,水清见底,四季不竭,周边村民旱涝不惧,于是将土司州府从坡豪迁到兰阳村来,兰阳村便成为东兰的府治所在地。

此刻,两对男女青年正在泉边对唱山歌。虽然明知是镇里安排的,但他们唱得很投入,就像平时傍晚在村边约会唱的一般,女的歪低着头,男的边唱边慢慢朝她们走近。

不知谁喊一声,来一首爱情的。

他们张口就来:

(女):

遇着哥,

好比金壶遇银杯;

今日特地来相会,

平生就等这一回。

(男):

喜见妹,

好比蜜蜂喜见花;

蜜蜂喜花飞去采,

哥今见妹不回家。   

(女):

想哥想得要发癫,

饭菜不吃丢一边;

三天不见哥的脸,

好比家中断油盐。

(男):

鸭嘴不比鸡嘴尖,

哥嘴不比妹嘴甜;

几时讨得甜嘴妹,

煮菜不用放油盐。

一个小时过后,我们离开兰阳村,乘车前往巴英村,那里正在上演更有传奇色彩的东兰“蚂拐舞”,但兰阳泉边那一句句煽情的歌声依然绵如素缕传进车窗里来。

临别,我没忘记那碗米粉钱,但叔说,你放心,她是我同学,又是亲戚,我刚才给了她坚持不要,她还说我们老家习惯,亲戚到家吃饭哪里要钱的。话虽如此,我后来还是通过微信把钱寄给叔,请叔转给她。

人们常说浓浓的乡情,而今天的我,所遇所见,觉得乡情就是亲情,就像这碧绿清纯的兰阳泉,无比的清澈见底,不染俗世一丝尘埃。

(作者简介:牙韩彰,男,壮族,广西凤山县人,当代广西杂志社社长、总编辑,编审,全国新闻出版行业领军人才,广西文化名家暨四个一批人才,广西作家协会会员,曾任新华社广西分社记者,有新闻作品结集出版,有散文、诗歌作品在《广西文学》、《广西日报》、《当代广西》、《南宁日报》、当代广西网等报、刊、网发表)

责任编辑:杜宁
相关文章

凡一平:关于韦拔群三件事情的随想

他像一座高山、一面旗帜、一座灯塔、一座庙,让我瞻仰和沉思。

文化 2017-10-23 13:39

牙韩彰:长河涛涛挽忠魂

这里的山我也沉醉,这里的水我也动情,这里的风物我也留恋,这里的亲人我也爱戴。但是,我最后写了这里的英雄们,是因为我来到了这里,像所有曾到过这里的人一样,这样的选择发乎于情,便情不自禁。

文化 2017-11-06 1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