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祥夫:声音里的金属

作者:王祥夫
来源:当代广西网
2017-11-30 11:00

这是什么 一踏上这片名叫东兰的土地

我的心 便被震颤 一种抚摸不着的旋律 

从太阳上倾泻而下 金子的

声音传向古远又被折回到我的耳里

我朝着这金属的声音走 是什么在指引我心

我宁肯它就是一朵兰 以它的香气盅惑我的每一根神经

东兰是兰花生长的地方吗 地域的主题

东兰 一朵硕大的兰花

这片土地 有过多少挥霍芬芳的年华 

成就了多少佛一般的东兰子弟

韦拔群青铜器一般的传说 其实他更像是成熟的玉米

金子般的颗粒 谁说那是墨西哥的牙齿 

东兰红色的泥土 这再坚固无比的牙床

拔哥 拔哥 拔哥

这多像我们在玉米林里呼唤身边的兄弟

雏菊一般的女孩 多么美的音韵

她说 拔哥就在这里 山洞里有他睡下的姿态

和他在这里召集农民兄弟的一万个理由

那油灯和竹板桌椅 让人们的心情渐次肥沃起来

那山洞 拔哥一次次一次次去过的地方 天庭

朝上 朝上 朝上

竹林和羞涩的花是多么曼妙 是你引导我步近这

厅堂般的山洞 满壁的波涛早已凝固了当年的风云

但它依然是柔软的 动荡的 呼吸着

王的姿态 青铜般的拔哥 我与你拥抱

山洞 让天光降慢了它光临的速度

灰色和黑色 洞的王台上 那一片青绿

蕨 摇动了我的想象 

此刻 我听到了那金属的声音

那筒状的铜鼓 盛满了岁月迢迢的故事和传说

据说 铜鼓是雷的口诀

里边盛满了 风云的措词 我相信当年它们在这里被轻轻敲响

我多么希望在这里看到月色和星光

月色和星光一起插上它们的羽翼

从洞口 呼吸而进呼吸而出一如金色的蜂群

一个声音在呢喃 拔哥拔哥

隔着金属的声音 太阳的气息

永不会失忆的往事

人们用一个世纪的时光爱着你

人们将以铜鼓的名义去爱你


东兰的夜晚 我听得到昆虫翅子抖动的声音

我在这里 窗外山上的藤萝 充满绿色汁液的音律

是谁在击打那金属的铜鼓 阵阵鼓声穿过了我们的面面相觑

一如大水穿过峥嵘的峡谷 或者是虚拟的战争 箭簇蝗飞

铜鼓的声音里包含了一切

包括稻花香里的蛙鸣

包括春雨里的牛耕

包括了那火塘边少女的起舞

包括了那从林间漫步到寨子里的小鹿 是谁让它受惊

倏尔而逝

包括了那在月光下滑行的翠绿小蛇

包括了那美丽的少女们的舞姿与翩翩的蝶影

谁知道东兰有多少面铜鼓 这音乐的东兰 这铜鼓的东兰

当鼓声被敲响 东兰一旦发声 世界便注定被涂满了金子的碎屑

在这深夜 佛陀莲花座般的铜鼓也没有沉寂

我试图触摸它的声音 用心 用谷穗 用酒和瓜果和鲜花

东兰是铜鼓的故乡 世界上 哪里的铜鼓还能比这里更琳琅

东兰 铜鼓的故乡 铜鼓的博物馆

我凝视东兰的铜鼓 觉得自己已经是泥土

只要铜鼓被轻轻敲响 闪电和河流便在我的身上婉转流淌

我轻轻抚摸铜鼓 它嗡然响起

我的周身便稻谷丰盈 掌上有在风里起舞的荷花

面对东兰的铜鼓 闭上眼睛 耳边便是

猎手们的奔驰 野猪的一阵阵哀鸣

我在东兰的铜鼓上看到了几乎是世上的一切

楼台 田原 风和雨 一切日月静好

安宁如梦 律动如歌 我的山水丛林

大地 在铜鼓上一望千里 上边是我们永恒的日月星辰

还有巨大的谷仓 生殖力比土地还要深厚的女人

看她们的腰肢 曼妙一如花朵开放

我知道当铜鼓被敲响的时候 宇宙便端然降临在各种咏叹之中

星星光环和太阳纹 天庭的目光 垂视着

蛙们的环形舞 生生不息的生命不分男女 再次在我们面前穿梭起舞

它们这无尽的翩跹 千年不绝的岁月

都被凝固在东兰的青铜灵魂之中


我走过很多地方 在那个叫做安塞的地方

年轻汉子踢起的万丈黄尘 遮蔽了天上的九个太阳

那鼓声 一次次祈雨降临 那鼓声 是为五谷的吟唱

黄土高原的寂静是被鼓声唤醒 五谷长起来吧 森林醒过来吧

还有六畜 在紫花的草地上撒欢 迭殖你们无尽的子孙

我走过很多的地方 西双版纳的象脚鼓

总让我想起亨利•卢梭笔下阔大的热带森林的叶片

生命比绿色还充盈 鼓声来自天庭或水底

而东兰的鼓声却来自祖先容颜般的青铜


东兰的铜鼓是泥土 是流水 是丛林 是雷电 是牛羊 

是鸭群 是水鸟 是云豹 是小小的螺蛳 是铜刀 

是铜锄 是铁犁 是丛鸟飞动时的音乐 是鱼群畅游时的咏叹

我从这面铜鼓走向另一面铜鼓

我从另一面铜鼓走向这一面铜鼓

我明白我走过了东兰的春天 走过了东兰的金秋 走过了东兰的四季

有篝火 在前方点燃了 是音乐拍着一万只手约我前往

那里有孔雀在起舞 白色的大象和着它的拍子站起来

桃花初绽 东兰的子民在与众神共舞

东兰是铜鼓的世界 如果同时把那一面面铜鼓敲响

金属的音律会纺织成一张比太阳光还大的网

这就是东兰的故事 东兰的太阳不是从东方升起

东兰的太阳在那一面面的铜鼓之上

不为取悦神灵 只为听一听东兰古老的咏叹

以现世的蓝天碧水为证 来吧 你和他 男人和女人

都来抚摸一下东兰铜鼓上的太阳纹

摸一摸那正要一跃而起的小青蛙

世界万物 一切生命都将在金属的闪光中醒来


这是什么 一踏上这片名叫东兰的土地

我的心 便被震颤 一种抚摸不着的旋律 

从太阳上倾泻而下 金子的

声音传向古远又被折回到我的耳里

不到东兰 你就不会知道什么是铜鼓

让我们朝着这金属的声音走来 是什么在指引我们的心

那天夜里 在东兰赐予我的梦里

我看见 拔哥在敲击铜鼓 浑身流淌着击破忧伤的汗水

我对他说 我要变做一只黑色的鸟

永远在你的铜鼓声中飞行


(作者简介:王祥夫,著名作家、画家,著有长篇小说、中短篇小说集、散文集三十余部。文学作品曾获“鲁迅文学奖”“林斤澜短篇小说奖”“杰出作家奖”“赵树理文学奖”“小说月报百花奖”等奖项,并屡登“中国小说排行榜”;美术作品曾获“第二届中国民族美术双年奖”“2015年亚洲美术双年奖”)

责任编辑:杜宁
相关文章

谭延桐:一部丰赡的生态学教科书

若是不在好好地研究东兰这部丰赡的生态学教科书的同时,也把“东兰风度”和“东兰精神”写进我的诗里,以及我的歌里,以及我的更多的文字里,我,还能怎么样?

文化 2017-11-21 10:54

李浩:东兰随记

东兰是安静的,甚至有些孤寂,甚至有些像沉入沙漠中的沙砾——它需要擦拭,才会显现出细细的、属于黄金的光芒。

文化 2017-11-29 1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