覃瑞强:到东兰

作者:覃瑞强
来源:当代广西网
2017-12-05 09:27

莽莽大山,峰峦叠嶂,蜿蜒车道,犹如大山的腰带,盘旋而上,带我们走进大山的腹地。此行,去的是河池东兰——一个山水小城。

东兰是广西西北部的一座小县城,距南宁二百多公里,自古有红土地美誉。可我觉得在这片红土地上,东兰有着另外一种独特的味道。驻足于这片红土地,那些苍鹰舞蹈的轨迹,那些久远的鼓声,都随着呼啸而来的红水河,凝固为万年如斯的启示,纵然地老天荒,也止不住它叱咤奔腾。

这是我第三次到东兰了,只是前面两次都是来去匆匆,没能细细打量这片神奇的土地。这一次,我要与她来一次亲密的接触!

东兰韦拔群纪念馆、“将军园”(韦禄东摄)_副本.jpg

韦拔群纪念馆广场一侧的将军园。东兰县委宣传部供图


既然是红色的土地,最先感受到的,自然是红色的氛围。

早晨,迎着薄薄的秋雾,拾级而上,来到县城旁边的一座山上,一个石塔高高地立在眼前。虽然它不能与天安门广场上的革命英雄纪念碑相提并论,但是在东兰这个山区县城里,还是显得非常的挺拔高大。据说它建于1956年,是为了纪念大革命时期以来英勇牺牲的东兰籍革命烈士和无名英烈。献上花篮,默哀,鞠躬,一个简短的悼念仪式把我们的思绪带回到了那个战火纷飞、硝烟弥漫的峥嵘岁月,神圣的崇敬感油然而生。

穿行在广场一侧的将军园,我努力地将脚步放得轻些,再轻些!生怕惊扰了这些为中国革命建立了丰功伟绩的将军们。来到覃国翰少将的铜像前,我情不自禁又深深鞠了三次躬。覃少将不仅是我本家,还是我的同乡,甚至还是同族远亲。很小的时候,就常听父亲说起他。他们曾经一起参加革命,一起打过仗,只是因为在一次战斗中与部队失散,父亲才没能像他一样坚守在部队直到革命胜利。我读小学时,有一年国翰少将回老家,学校专门邀请他给全校师生作报告。他传奇的革命经历深深地打动了每一个师生,他英勇无畏的精神至今还影响着家乡的一代代人。

[兴高彩烈]入选奖.覃日政_副本.jpg

东兰壮族群众进行铜鼓表演。东兰县委宣传部供图


接着,走进我视野的是东兰的铜鼓。

铜鼓是东兰民族文化中的奇珍异宝,民间收藏的传世铜鼓达613面。东兰铜鼓凝结了劳动人民的智慧和力量,东兰传世铜鼓展示的是年代的符号,一面铜鼓,可能是一场战争的记忆;一面铜鼓,也印刻着当地壮瑶民众的悲欢离合。据说,古时候,铜鼓的作用很多,有用于祭祖的,也有用于娱乐的,同时还用作战时的通讯工具,号召部族进行战斗和驱逐盗匪。如今,东兰铜鼓已成为当地的吉祥之物,成为东兰丰富多彩的民间文化的根基及精神家园。

铜鼓博物馆,是一座青瓦灰砖、花窗吊檐,颇具壮家风格的干栏式建筑。走进馆内,古朴典雅之风扑面而来。百余面形态各异的铜鼓,按历史、性质、用途的不同,被分门别类地放置在鼓王厅、鼓源厅、鼓庆厅、鼓威厅、鼓神厅等多个展厅内。铜鼓的外形有着极强的造型艺术,无底腹空,腰曲胸鼓,给人以稳重饱满之感。铜鼓的铸造技艺要求极高,它通体用铜合金铸成,厚薄均匀,鼓面、鼓身有丰富多姿的图案。

我看到雕刻了各种图案的铜鼓,用手轻拍,鼓声悠扬回荡,顿时感觉天地悠悠,时光悠悠。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风物都会在一分一秒之间灰飞烟灭。但这一面面铜鼓却在千万年的时光里美丽依旧。

这百余面铜鼓,或豪放大气,或古朴秀美,在灯光的照射下闪耀出迷人的金属光泽,仿佛一件件来自远古的艺术品,散发着一股摄人心魄的魅力。

充满艺术造型美感的铜鼓外形令人沉醉不已,而錾刻在鼓面上的各种花纹和图腾更是蕴含着浓厚的民俗文化魅力。这些千姿百态的图纹,从乳钉纹、人鱼纹、兽形纹、云雷纹,到狩猎、战事、钱宝、十二生肖像、双龙祈祷图,再到吉祥用语“永世家财,万代进宝”“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等,可谓无所不包,将壮乡的风土人情描绘得淋漓尽致,堪称篆刻在铜鼓上的壮族史书。

踩着这些远逝的鼓点,我仿佛看见远古的村庄和山川,人们在阳光下劳作,抑或歌唱,谷穗与劳作的人们一起,在风中舞蹈.....

列宁岩(韦禄东摄)_副本.jpg

列宁岩。东兰县委宣传部供图


穿过一片绿树翠竹,从山脚“之”字形的石阶拾级而上,约百余级,便到列宁岩洞口了。

这岩洞非常奇特,大自然的神工鬼斧,从一大块直竖的绝壁中间,挖出一块近乎正方形的大石头,留下了这么一个大洞。洞口宽六十多米,高四十多米,洞深一百三十多米。洞内宽敞明亮,地面平整,而洞顶板壁和两侧石壁,也平整如削,像是人工斧凿。经长年风化溶解,现在洞顶的“天花板”下,长出钟乳石,像彩灯高挂。 

这是自然力造出的大礼堂,这个岩洞从前叫做北帝岩,洞中曾建有一座北帝庙。在过去,居住在这里的壮、瑶、汉族同胞,为了免遭山主的剥削和自然灾害的侵袭,认为这洞中有神,建北帝庙供奉,祷告安福,但北帝庙建了又塌,塌了又建,始终未见“北帝显灵”。苦难的同胞,在水深火热中挣扎,谁来拯救这灾难深重的民族?“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壮族人民的优秀儿子韦拔群,领导当地人民揭竿起义了! 为了寻找革命真理,1924年韦拔群不远千里,到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1925年他带着革命火种,从广州回到东兰武篆。在他的家乡东里屯,宣传革命。他划着一张小竹排,进入东里小潭深处,在幽暗的桐油灯下,编写、油印革命传单,散发给右江与红河之间的千山万家。

这些革命文件,如号角,似火炬,唤醒了沉睡的壮乡大地,点燃了各族人民心中的烈火。不多久,从右江河畔到红河之滨,包括十五个县的二百多名革命青年云集在北帝岩前,广西农民运动讲习所就这样开学了。1930年,红七军军长张云逸提议,经东兰县工农民主政府通过,将此洞改名“列宁岩”。

与其说列宁岩是个岩洞,不如说是中国早期农民运动的摇篮。在这里接受革命思想的农民,将革命的火种播向了四面大方,为后来的百色起义奠定了胜利的基础。

风自远方吹来,岩石却沉默,而激昂的演说仍在历史的深处回荡……

图为位于东兰县武篆镇的“魁星楼”,是韦拔群与邓小平、张云逸曾在此办公(韦禄东 摄),_副本.jpg

魁星楼。东兰县委宣传部供图


魁星楼建于清光绪年间,是东兰县名胜古迹之一。在一片青山绿水间,它显得非常醒目。木石结构的塔身为六角形,高四丈余,分为四层。每层都开有圆形的窗口,魁星楼为木石结构攒尖式六角塔,底宽七米,高十七米,三层飞檐,内分四层;楼身外面刻画各种花鸟虫鱼,楼顶角脊雕置六条蛟龙,凌空张嘴;朱檐绿瓦,丹柱红墙……魁星楼是一座革命的红楼,富有特色。

据说是为了纪念一位“为民请命”的文官而建的。有一年,清朝皇帝向广西征收的赋税额和各省一样多。当时一位姓陈的文官上书皇帝说,广西山穷水恶,粮少民贫,终年吃芋头度日,要求减低赋税额。后来皇帝果然同意。东兰武篆人,为了纪念这位文官而建造此楼。魁山去星,传说是天上掌管文权的星宿,所以名为“魁星楼”。过去,壮族人民把魁星楼当成理想的象征,每天到楼下献花、烧香、点烛,顶礼膜拜,祈求魁星保佑。但是,幻想终归是幻想,当时魁星楼香火不断,但壮族人民的灾难不绝。魁星楼和壮族人民的命运连在一起,它与人民同叹息,同愤怒,共呼吸,这是从20世纪初开始的。

1922 年,韦拔群在武篆一带领导农民革命运动。与当地大恶霸杜瑶甫作斗争。魁星楼就是韦拔群宣传革命、组织群众的地方,成为“三打东兰”的指挥所。1926年,韦拔群在魁星楼成立东兰革命委员会,魁星楼成了东兰农民运动的中心。

1930 年春夏之交,红七军第三纵队来到武篆,红七军前敌委员会就设在魁星楼上。邓小平同志从百色来到东兰,住在魁星楼里和韦拔群同志研究、领导土地革命。在魁星楼里,召开了我党革命史上有名的“魁星楼会议”,发动群众成立苏区共耕社,在东兰搞土改试点。成立共耕社后,第一年就获得丰收,按人头,每人平均分给几百斤粮食。人们世世代代膜拜魁星,魁星默然不应,红七军来了,才是农民的救星,从此,魁星楼在人们的心目中,既是革命的象征,也是共产党的化身。魁星楼变得更加高大和神圣了。

一百年的峥嵘岁月过去了,魁星楼至今还在讲述着那段非凡的故事……

很多地方,到过以后就不想再去了,而有些地方,却是想一去再去。东兰,于我而言,无疑属于后者。因为,“风物还是东兰好”!

(作者简介:覃瑞强,《广西文学》主编,编审,长期从事文学编辑工作,曾获首届“广西出版业十佳中青年编辑”等奖项。大学期间开始文学创作并发表作品,有诗歌、散文、评论散见于各报刊。为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宣传部首批“文化名家”和“四个一批”人才)

责任编辑:杜宁
相关文章

王祥夫:声音里的金属

这是什么,一踏上这片名叫东兰的土地,我的心,便被震颤,一种抚摸不着的旋律。

文化 2017-11-30 11:00

田耳:地火余温

东兰一如别的许多景区,速来速去,只是旅途中的一站,但我对此记忆犹为深刻,因为身临此地,我浑身的血确乎热了起来。

文化 2017-12-01 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