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湘光:匠心坚守四十载,壮锦传承一世情

作者:李姣梦 刘峥
来源:当代广西网
2018-10-29 10:55

披肩、摇扇、杯垫、包包……走进谭湘光的工作室,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琳琅的工艺品,这些玲珑精致的物件,全都由壮锦制成。在短短两个小时的采访中,谭湘光接到了不下十个电话,各式订单纷至沓来。“有时候,一天就能接到几千条围巾的订单。”放下电话,谭湘光露出了欣慰的笑脸。然而早前,壮锦,这朵民间艺术之花却面临失传的危险。

谭湘光在使用竹笼机织锦。记者 刘峥 摄3.jpg

谭湘光在使用竹笼机织锦。记者 刘峥 摄


谭湘光设计创作的新产品。记者 刘峥 摄.jpg

谭湘光的工作室里,摆满了壮锦织成的各式工艺品。记者 刘峥 摄


 谭湘光,中国唯一的壮锦工艺美术大师,大国非遗工匠,从十七岁第一次坐在织机前起,她便一辈子都只和壮锦打交道。谭湘光说,任其他行业如何风生水起,她从未动心。

“做壮锦很累很寂寞。”传统的壮锦是在竹笼机上织成的,它以原色的棉线为经线,以彩色的丝绒为纬线交织制作。织锦前,织娘要先把棉线装到机子上,然后按照设计图把花纹挑出来,再把花纹编到竹笼机上方那个大花笼里。编花纹是最难的,即便是最简单的纹样,也要花上四五天,若有一根编错了,还得拆掉重来。织锦的时候,要一条一条地逐次转移花笼上的编花竹,再通过纵线牵引,如此往复,才能在锦面上形成花纹。壮锦的织法主要有两种:双色壮锦采用通经通纬的织法,比较简单;彩色壮锦则用通经断纬的织法,织娘要根据花纹的变化不断地剪掉纬线。

谭湘光在使用竹笼机织锦。记者 刘峥 摄.jpg

谭湘光在使用竹笼机织锦。记者 刘峥 摄


“双色的简单纹样,一位熟练的织娘三天就可以织出一米;若要织彩色的复杂纹样,那一天才能织出十公分。可谓‘寸锦寸金’。”谭湘光坐在竹笼机前,熟练地给我们演示素花壮锦的织法。在她的手中,四百六十根细长的棉线仿佛有了自己的生命,在经纬交织中渐渐呈现出它们深藏不露的美丽。

壮锦是广西民族文化的“活化石”,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历史上和蜀锦、云锦、宋锦并称为“中国四大名锦”。它图案绚丽、成品厚重,充满了热烈、开朗的民族格调。在明清时期曾被列为朝廷贡品,达官显贵“莫不争购之”。

随着时代的进步,壮锦技艺也在不断更新:设计图由手工作画发展为电脑制图;制作原料由蚕丝和棉纱发展为丝光线和晴纶线;生产方式由竹笼机手工编织发展为织锦机批量生产;布幅宽度由三十厘米扩展到三米宽;图案由传统的福田纹、回纹、云纹等扩充为蟒龙纹、万寿纹以及双鱼纹,等等。机器的出现虽然解决了壮锦的宽幅问题,但是由于其独特的编织工艺,机器还是无法完全替代人工,要想变幻出各种图案,还得靠织娘手工提花。

谭湘光(右)在指导学生范丽华设计壮锦产品。记者 刘峥 摄.jpg

谭湘光(右)在指导范丽华设计壮锦产品。记者 刘峥 摄


谭湘光在使用竹笼机织锦。记者 刘峥 摄2.jpg

谭湘光在使用竹笼机织锦。记者 刘峥 摄


尽管如此,由于受到商品经济的冲击,壮锦技艺的传承还是遭遇濒临断层的困境。“想要培育出一名合格的壮锦匠人至少需要十年,而壮锦技艺复杂难学、产品利润微薄,没有年轻人愿意去继承。”这么多年来,谭湘光收了不少的徒弟,但是真正能坚持下来并出师独立的,不过四五人。

近年来,政府越来越重视非遗文化的保护,也对处于困境中的壮锦业给予了积极的扶持。“文化传承需要经济的支撑。”谭湘光说,“有了资金,那些老匠人就可以多招收学徒,年轻人学完之后感兴趣了,就会继续做下去。”

谭湘光(右)在引导学生范丽华将围巾上的壮锦纹样融入服装设计中。记者 刘峥 摄.jpg

谭湘光(右)在引导范丽华将围巾上的壮锦纹样融入服装设计中。记者 刘峥 摄


但是,光靠政府扶持,壮锦的传承之路很难走远。“壁挂、背带心这些老一代的壮锦产品用途不广,已经无法适应市场的需求;而由传统壮锦织造的床单、被褥等产品价格不菲且式样老旧,根本卖不动。”谭湘光认为,是时候该对壮锦技艺进行创新了:“只有让壮锦融入日常生活,紧跟社会潮流,才能赢得市场的认可,才能给壮锦匠人带来良好的经济效益,这样自然就有更多的人愿意去传承这门手艺了。”

传承除了要有理想和热情,更需要理性的头脑。谭湘光开始做一些尝试,开发出许多民族元素和时尚设计相结合的产品——别致可爱的壮锦杯垫,优雅大方的壮锦围巾和披肩,用壮锦做封套、饱含壮族风情的笔记本,别致的壮锦摇扇……当传统精湛的技艺与现代美学的艺术设计相互碰撞,便迸发出了无限的能量,这些新产品一面市,马上好评如潮。

带有壮锦元素的时尚包包。记者 刘峥 摄.jpg

带有壮锦元素的时尚包包。记者 刘峥 摄


谭湘光设计创作的新产品——壮族娃娃。记者 刘峥 摄.jpg

谭湘光设计创作的新产品——壮族娃娃。记者 刘峥 摄


除此之外,谭湘光还将壮锦文化融入服装,“把原本置于墙上的安静的文化,转变成行走的艺术”。有了服装这个定位以后,谭湘光又紧锣密鼓地开发出耳坠、头饰、鞋子、帽子等配饰。

“我一定要既做文化,又做市场,有了收入才能养活文化。”获奖无数的谭湘光退休之后,拿出自己多年积蓄,在宾阳开起了湘光织锦坊,免费给当地的农村妇女传授织锦技艺,并为受训合格的织工无偿提供一台价值两万元的织机。“她们可以在家织锦,我给她们计件付工资。这样她们既能兼顾家庭,又能依靠一门手艺来补贴家用。”谭湘光还在南宁市青秀区成立了工作室,专门研发设计壮锦的潮流产品,并拿出一部分养老金来补贴她的徒弟。

谭湘光对壮锦事业的执着也影响了家人。“以前,我总是拿着样板和厚厚的相册出去推销。”在互联网时代,女儿帮她改变了这种模式。2002年,大女儿帮她开了一家网店,并帮她在网上对壮锦文化进行宣传。2016年,小女儿远嫁美国,向母亲要来了一台竹笼机当作结婚礼物,带去了异国他乡,摆在了家里的客厅。“她想把我做了半辈子的壮锦文化带到美国去做宣传。”

谭湘光在查看自己网店的壮锦产品销售情况。记者 刘峥 摄.jpg

谭湘光在查看自己网店的壮锦产品销售情况。记者 刘峥 摄


随着年纪越来越大,视力和动手能力也越来越差,但谭湘光并没有停下传承的脚步,而是加快了步伐。

2015年,谭湘光走进高校,开始为学生传授壮锦编织技艺。她计划,以后工作的重点放在学校,因为“年轻人都在那里”。“90后”女孩范丽华就是在南宁职业技术学院读书期间,通过“校企合作课堂”结识谭湘光的,毕业以后,她一直跟随谭湘光学习。设计科班出身的范丽华在谭湘光的指导下,开发了许多紧跟时尚潮流的服装和工艺品。2016年,师徒二人共同创作的“秀锦年华”壮锦服装斩获2016年广西工艺美术作品“八桂天工奖”金奖。随后,师徒二人又凭借“锦衣华服”壮锦嫁衣拿下了2017年广西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创作工程精品奖。

谭湘光(左)在工作室指导学生范丽华使用传统织锦机。记者 刘峥 摄.jpg

谭湘光(左)在工作室指导范丽华使用传统织锦机。记者 刘峥 摄


让谭湘光感到自豪的是,2018年10月,她在宾阳创办的织锦坊入选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非遗传承基地”,她于是又有了新的想法:“基地挂牌之后,我打算在织锦坊里开两期培训班,第一期专门将传统的壮锦技艺传授给当地的农村妇女,让非遗文化得以开枝散叶;第二期会把中职和高职的学生带过去,引导他们利用非遗文化做成时尚的产品,让传统更流行,让传承更久远。”

“无论何时,只要有人愿意学,我都会毫无保留地教。”谭湘光说,46年前,她从师父梁树英大师那里学到了“择一事,终一生”的人生信念。今天,她用自己的坚守,演绎了最完美的“身教”。范丽华拿起老师递给她的梭,从容地坐到了竹笼机前,她眨着明亮的眼睛坚定地说:“我当初学织锦,只是源于个人的热爱。在谭老师的影响下,我现在把它当成了一种使命,我会一直传承下去,让它迸发出新的活力。”(记者 李姣梦)

责任编辑:杜宁
相关文章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白耀华的“角雕人生”

合浦角雕可追溯到秦汉时期,现已成为中华优秀传统工艺的一块珍宝。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白耀华热衷于用角雕作品来刻画时代,目前在创作庆祝广西壮族自治区成立60周年角雕作品《花好月圆》。他认为,作品的实物呈现是最直观的传承。

关注 2018-08-01 10:35

【图片故事】返乡能人崖壁开出致富路

45岁的返乡能人韦锦军自学蜜蜂养殖技术,回乡成立了养殖专业合作社,以免费发放蜂箱、免费提供技术和包销产品的模式,组织村民养殖崖壁蜜蜂,带领村里多名贫困户走上了“甜蜜”致富路。

关注 2018-08-09 15: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