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遗”银匠马贵兵:锤打月亮锻匠心

作者:覃冰 刘峥
来源:当代广西网
2018-12-17 10:59

G3762136.jpg

马贵兵在打造制作银饰的模具。记者 刘峥 摄

银饰是苗家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特别是有女孩的苗家,长辈们往往在孩子出生时起,就为她悉心备下一套又一套精美的银制饰品,譬如银插花、银牛角、银项圈、银手镯等。每逢苗乡年节或婚嫁迎娶,苗家姑娘将亮晃晃的银饰从头到脚戴满,在欢快的芦笙曲中跳起踩堂舞,苗族山乡便成了银光闪闪的欢乐世界。

我们就是在这样一个环佩叮当响满山的苗节,迎着清晨的薄雾敲开了马贵兵苗族银饰工艺坊的大门。

 DSC01355.jpg

马贵兵在创作设计苗银饰品。记者 刘峥 摄

内敛且寡言。马贵兵自身的气质似乎与他所从事的手工艺行业格外相符,讲究的就是这样一种能在浮华都市中沉静得下来的秉性。这样的性子或许也是他最终能够成为广西工艺美术大师、自治区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苗族银饰锻造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的原因之一。

这间位于融水苗族自治县苗族风情商业街的工坊,是马贵兵经营的三间工坊之一。店铺里的货架上、墙壁上、柜子里放着各式各类的银制品。有意寓吉祥的蝴蝶胸牌,花开富贵的银头饰,坠着银铃铛的镯子,与苗绣结合相嵌的银香囊、小摆件等。琳琅满目,无不精美。

QQ图片20181217110905.jpg

马贵兵制作的纯银发簪。记者 刘峥 摄

NeoImage_副本_副本.jpg

马贵兵制作的纯手工银饰。记者 刘峥 摄

马贵宾说,苗族人很重视对胸颈部位置的装饰,最为常见的便是银项圈和银胸牌。银项圈分为链型和圈型,有单条也有多条。每条工艺各异的项圈上往往又会根据设计的不同串入串珠、银铃、戒指等,工艺复杂、造型华丽。而银胸牌由长命锁演变而来,有单片和多片拼接的款式,中间以银链相连,再辅以花鸟虫鱼的小挂饰相配,极其繁复精美。“苗家有句俗语,锦鸡美在羽毛,苗女美在银饰。意思就是姑娘们身上的银饰戴得越多,就越漂亮。”

苗族的银饰工艺流程复杂,一件银饰往往需要经过熔银、锻打、拉丝、吹烧、打磨、抛光等数十道工序才能完成。哪怕是最简单的小鱼、叶子、花瓣等小装饰,也需要先将熔炼过的白银制成薄银片,再锻打錾刻成型,然后剪下来一点点地进行组装拼接。

 DSC00418.jpg

马贵兵在打造制作银饰的模具。记者 刘峥 摄

“像这样将银片盖在各种大小不同的錾子上,然后用小锤反复敲击,银片表面就会慢慢形成各种不同的纹理和多层次的立体效果。” 在叮叮当当的锤打声中,银饰制作的工艺技巧连同马贵兵的故事一起娓娓而来。

马贵兵从小就给父亲打下手,那火塘边的敲打声伴随着他的成长,17岁时他已经能够独立打制一套完整的银饰。虽然,成年后他也曾远赴广东打工,可最终敌不过思乡与银饰制作间的羁绊。

 经过锻打、錾刻成型的图案需要一个个剪下来进行拼接。记者 刘峥 摄_副本.jpg

经过锻打、錾刻成型的图案需要一个个剪下来进行拼接。记者 刘峥 摄

回到故乡之后,马贵兵发现,在那短暂远离的时间里,他曾无比熟悉的银饰行业已悄然发生了变化。由于一名盛装的苗家姑娘,全身银饰可达二三十斤,不便于行动,再加上纯手工制作难以实现批量生产,以锌白铜镀银作为材料,模具冲床机械化生产的方式逐渐进入市场。“现在有了机器,类似錾刻这样的效果可以一压成型,实现批量生产。只是,这种模式化的产物,也使得苗族银饰失去了手工艺术天然的质朴之美。”

在马贵兵的心中,银饰作品从来都不是冰冷的复刻,它每一个花纹都凝结了一个民族的文化底蕴,每一种款式都体现着一名工匠的思想,是注入了情感和灵魂的生命体。所以,他一直保持着对文化的敬畏,对传承的坚持,并将这一切融入了自己的作品中。

苗家人最钟爱的莫过于蝴蝶纹样,在传说中,蝴蝶妈妈是苗家人的母亲。所以,在服饰、首饰、生活用品等许多物品上都可以看到蝴蝶的纹样造型。经马贵兵手下诞生的蝴蝶,有腹眼、触须、翅膀花纹都如实刻画的具象样式,也有以翅膀为重点进行夸张变形的抽象纹样。造型美观、纹理清晰、做工精细,深受苗族同胞的喜爱。

DSC00631.jpg

马贵兵展示手机里保存的部分银饰作品照片。记者 刘峥 摄

“我准备给我的女儿打制一块胸牌,就是蝴蝶形的。”马贵兵说着,打开了手机向我们展示他专为女儿设计的胸牌图案照片。

一块胸牌,从设计到到最后完工,前后需要经历数十道工序、几万次锤打,花费一个多月的时间。那些关于爱和坚守的故事,就在这样的千锤百炼中,一点点凝聚成型。

马贵在煅烧银丝。记者 刘峥 摄_副本.jpg

马贵兵在煅烧银丝。记者 刘峥 摄

制作的技艺从来没有捷径可走,只有不断的锤炼。新时代的传统手工艺人,既要围炉守艺,更要发展创新。为了创新技艺,马贵兵只要一有空就认真琢磨研究他人的工艺手法、到外地学习取经,反复试验、摸索最终形成了自己的风格,成功开发了银丝拉丝工艺。

在马贵兵位于双龙沟景区的微工坊里,我们第一次了解到了拉丝这项工艺的辛苦之处。


马贵兵制作的银鱼装饰画大量运用了精妙的拉丝工艺。 记者 刘峥 摄_副本.jpg

马贵兵制作的银鱼装饰画大量运用了精妙的拉丝工艺。记者 刘峥 摄

首先需要将一块几斤重的银锭进行反复不断地锤打,聚成手指粗的银条,然后将银条穿入拉丝板的圆孔内,用铁钳紧紧夹住一头,使劲往上拉,银条便会随着拉扯逐渐变细变圆。然而,这仅仅是个开始。

拉丝需要分阶段进行,银条在大孔里拉完后还需要依次换入中孔、小孔,再换细孔……一步一步下来,经过几十个由大到小的孔洞反复抽拉,直至累得满头大汗、手脚酸软,才能将手指粗细的银条拉成直径毫厘的银丝。与此同时,原本黯淡无光的银线也变得雪白耀目。

马贵兵将这些细小的银丝,两根拧成一股,大量运用于各类银饰物品的制作上。银花丝绣球也因此应运而生。

DSC01093.jpg

马贵兵在制作银花丝绣球的绣片。记者 刘峥 摄

从广西特色的绣球造型中获得灵感,马贵兵以银丝代替绣线,利用掐、填、攒等技巧做成绣球的银绣片,再将其一片片地焊接相连,悉心调整每块银绣片的位置、曲度,最终形成浑圆立体的银丝花绣球。

“做银绣片的时候,需要先做个外框,然后才能将银丝一圈圈地按着设计的纹样扭曲回旋着填入框内。若是没有外框,焊接的时候银线便会散开,无法定型。” 马贵兵坐在桌前认真细致地制作着一个尚未完工的银绣片,即便偶尔与我们说话,眼睛也只盯着手中活计,这种心无旁骛的专注,或许便是匠人之心。

DSC01515.jpg

马贵兵制作的银花丝绣球的外观及其工艺都已申请专利。 记者 刘峥 摄

作品“苗族织锦”获第48届全国“金凤凰”创新产品设计大赛银奖,作品“苗族银头饰”获第48届全国 “金凤凰”创新产品设计大赛铜奖、第二届广西发明创造成果展传统手工业创新成果奖,作品“纯银手工编丝手镯”获 2013年广西艺术作品展优秀作品……越是被人熟知肯定,马贵兵就越发的想要将这门“老祖宗”传下来的手艺发扬光大。

除了首饰之外,而今马贵兵还尝试着将他制作的银制品的门类扩大到生活用具和家装饰品上。银碗、银茶壶、银梳、银挂画……每一种尝试都代表着他对这门传统手工艺的坚守。

DSC00776.jpg

马贵兵制作的银花丝绣球。记者 刘峥 摄

马贵兵说,他新设计了两款胸针,一款是一对苗族卡通人物,一款是两匹正在比赛的斗马,“我想要在作品中加入融水的元素,让更多的人可以通过我制作的银饰作品来了解融水,了解苗族。”

苗族人没有自己的文字,他们将民族的历史,民族的记忆倾泻进银白的饰物当中,而马贵兵这样的银匠们,便是那群记录历史的人。叮当、叮当……我们在铁锤敲击金属的清越声中,看到一颗工匠之心,如天上的银月般,现出皎皎的光华。(记者 覃冰 刘峥)

责任编辑:黄雅文
相关文章

谭湘光:匠心坚守四十载,壮锦传承一世情

谭湘光是中国唯一的壮锦工艺美术大师,大国非遗工匠,从十七岁第一次坐在织机前起,她便一辈子都只和壮锦打交道。她说,任其他行业如何风生水起,她从未动心。

关注 2018-10-29 10:55

蓝淋:布面逐金针 素指织壮绣

充耳不闻繁华的喧嚣,她抱守初心,以手中的针线作画,为新鲜的潮流嵌入一缕古风,让壮族文化跨越千年的刺绣技艺得以赓续。她就是壮族刺绣、服饰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广西工艺美术大师——蓝淋。

关注 2018-11-05 1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