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治国理政的辩证法——解读与阐释

作者:刘小兵
来源:当代广西网
2015-11-13 11:01

马克思主义的辩证思维是中国政治思维的核心竞争力,是中国的政治优势所在,也是中国能够后来居上的制胜法宝。

在习近平治国理政的理论与实践中,洋溢着一种国家自信、道路自信、制度自信、民族自信、政治自信、文化自信,而这种自信本质上是一种马克思主义辩证法的理论自信。

习近平的治国理政辩证法是全面系统的辩证法,是一种实践辩证法。读懂了它,就为理解中国未来发展的整体思路与框架提供了一把重要的钥匙。

一、国家复兴与从严治党的辩证统一

要带领中国人民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就必须从严治党,打铁先要自身硬。从严治党不是要否定共产党的领导,而是要通过英雄断腕、刮骨疗毒的自我革命,打造一支忠诚干净有担当、励精图治、雷厉风行、踏石留印、抓铁有痕、确实能够担负起民族复兴伟大使命的中国执政者队伍。但从严治党也需要一个转变过程,治大国若烹小鲜。既要奋发有为又要稳健务实,紧迫感与节奏感辩证统一。用治标为治本赢得时间,创造稳定的、理性的氛围,避免重蹈戈尔巴乔夫的错误。

二、政治自信与不断改革与时俱进的辩证统一

当代中国共产党人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不是空虚来风,而是来自于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中国取得的令世人瞩目的巨大社会进步和跨越式发展。马克思主义者的高明之处在于道路自信却从不固步自封,制度自信也不会划地为牢,始终注重与时俱进,有选择有批判地吸收人类文明的一切有益成果,完善自己,充实自己,武装自己,壮大自己。中国的改革开放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中国共产党始终保持着一个学习型组织的精神状态,不断反思完善自己,调整自我,与时俱进。辩证法的本质要求就是要根据时代的变化,不断地进行新的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自我调整,自我更新,自我提升。中国在改革开放中坚持正确宗旨原则,保持政治定力,保持优良的传统,保持自己的特色优势,坚持应该坚持的,改变应该改变的。不抛弃、不放弃、不盲目、不浮躁,在自信与谦逊、继承与创新、坚持与变革中保持合理的张力。

三、社会自由与法治约束的辩证统一

世上没有绝对的自由,任何一个国家的自由都是有边界的。一个没有法治和纪律的国家是没有凝聚力、执行力和竞争力的。每个人都可以有广阔的自由飞翔的空间,但不能超越国家法规的限制。所以法治社会往往不是仅仅把权力关进笼子里,而是把权力与权利都放进法治的笼子里。权力需要负面清单,权利也同样需要负面清单。要营造一种既有纪律又有自由、生动活泼的政治局面,就要两手都要硬:一是强力反腐绝不姑息。腐败是政治危机的真正源头,腐败者严重违背了政治宗旨,抹黑了执政党的政治形象;二是要严密管控政治思想风险。意识形态的管控关乎国家安全。警惕颠覆势力利用个体的腐败行为制造消极恶劣的政治影响,以此全面否定我党的领导地位,煽动不满情绪,挑动社会矛盾,推动中国的颜色革命。对错误思潮不能姑息,必须对有违国家宪法的言论加以限制。不打棍子,不扣帽子,不抓辫子,但必须尊重法律,依法治理。

四、和平崛起与韬光养晦、准备战争的辩证统一

中国梦的实现需要和平的国际环境,没有和平的国际环境,在战争状态下,所有的梦都是噩梦。但是,“修昔底德陷阱”的客观存在,使中国的和平努力面临一定的外界压力,往往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尽管中国摒弃冷战思维,奉行和平崛起、永不称霸的价值原则,但不称霸不等于放弃维护国家的正当权益和基本利益。我们必须用“打仗的决心”来争取和平。军事的最高境界是“不战而屈人之兵”。其中的“不战”,是我方充分做好战争准备的敢战、善战、能战下的“不战”。历史证明,最可靠的永远都是自己的实力。当然,中国还要学会积极参与国际事务和国际规则的制订,不再见子打子,而要谋划世界全局。

五、解放思想与统一共识的辩证统一

任何一个国家稳定发展既需要思想的解放与活力,也需要思想的统一和协同。解放思想的目的是通过思想竞争创造出正确优质的思想,而正确的思想一旦形成主流共识,就可以起到统领社会思想的作用。统一意志,凝聚社会,保持社会的稳定和发展。因此,解放思想的目的恰恰是为了统一于正确的思想上。可以讨论,可以争论,但不能总是争论。如果一个国家把时间都浪费在无效率的争论中将大大延误发展效率。所以一个国家的思想杂音过多过滥时,就需要合理的控制,否则就会严重削弱一个国家的执行力、凝聚力和竞争力。互联网作为20世纪最伟大的发明之一,也成为一个巨大的无可比拟的广场政治博弈平台,但是,互联网不应是“法外之地”,它同样需要法治,它同样不能危害国家的主权、安全、发展利益。这就是为什么习近平总书记特别强调要以法治网,让网络空间清朗起来,运用网络弘扬主旋律,激发正能量的原因所在。

六、讲好中国故事与实现民族复兴的辩证统一

中国的发展不仅需要硬实力,也需要软实力。务实与务虚,相辅相成,不能偏废。空谈误国,而实干兴邦才能实现中国梦。但是也不能忽略理论言说的力量。意识形态非常重要,搞不好就可能亡党亡国。所以,中国必须要做好理论创新,提升中国的话语权。我们不仅要理论自信,也要“理论他信”。一个崛起的大国不能搞历史虚无主义,欲亡其国必先去其史。一个失去历史根基的国家就失去了崛起的动力。有信仰的民族才会一代又一代的努力奋斗,以实现共同的愿景。中国梦就是中华民族复兴的愿景。我们要在这一理想愿景导向下,解决实践中的问题,解决现实的问题。

七、普遍规律与本土优势、中国特色的辩证统一

中国的发展离不开人类文明的大道。但需要指出的是,西方文明并不完全代表人类文明。虽然西方有一些可供中国学习的先进事物,但西方的文明也都不可避免地带有本土性、特殊性。人类的文明大道蕴含于各个不同国家的优秀文明之中。每个国家的发展道路都包含着每个国家独特的历史文化元素和遗传基因——独特的进化优势。所以,一定不要把某种独特性当做普遍性去误读而照搬照套,邯郸学步。中国在文化上的开放性是双向的,既有对外优秀成果的开放,也有对内传统优秀文化的发掘和继承。古为今用,洋为中用,兼收并蓄,优化整合,形成文化上中西合璧的杂交优势。所以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一要吸收人类各种优秀文明成果,二要发掘中华文化中积极的处世之道和治理理念同当今时代的共鸣点,两者都不能偏废。随着中国更积极参与国际事物,“和而不同”等中国文化将更具影响力。

八、经济发展与生态保护的辩证统一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中国的经济发展必须绿色发展。只有绿色发展才是可持续的发展。既要金山银山又要绿水青山,生态财富是最宝贵的财富。经济发展不能危害国家的生态安全底线。发展经济不要虚荣,要耐得住寂寞。不哗众取宠,不杀鸡取卵,竭泽而渔。中国经济要健康发展就必须保持经济发展与生态保护的平衡,坚持生态保护优先的原则。经济发展的升级转型,就是减少经济发展对生态的破坏。经济增长必须依靠科技创新获得内涵式的增长,不能只要发展速度而忽视了发展质量,不要没有质量的速度。生态红线就是发展的限度边界。经济发展也不能犯根本性、颠覆性的错误。中国只有不仅是一个经济大国,同时也是一个生态大国的时候,才有可能成为一个长盛不衰的经济强国。

(本文摘录自刘小兵于2015年10月31日在南宁举行的“马克思主义方法论与‘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理论研讨会”上的讲话,有删节)


责任编辑:刘伟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