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实践性与“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思考

作者:李东升
来源:当代广西网
2015-11-13 11:44

很荣幸能参加这次理论研讨会,并有这样一次宝贵的发言机会。接下来,我想从实践性的角度谈一些思考。主要讲三层意思,一是马克思主义实践性的再检视;二是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的实践导向;三是“四个全面”战略的实践贯彻。

关于第一个问题,即马克思主义实践性的再检视。历史上的哲学流派可以说成百上千,但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只有那些深植实践、指向实践的哲学思想才能流传开来,才能枯木逢春、再出新芽。所以,实践性之于哲学的发展非常重要且非常珍贵,马克思主义哲学之所以至今在世界范围内还广泛盛行,研究者之多、传播之广、影响之深远,在其创立以来哲学领域确实少有与之相比的。实践性、科学性、革命性是其最显著的三个特点,而实践性是第一位的、基础性的。马克思主义之所以从众多哲学流派中脱颖而出而成为我们党的指导思想,与它的实践性是分不开的。三十多年前的“真理标准大讨论”余音还在,在某种程度这次大讨论上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逻辑起点。“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句话告诫人们尤其是哲学工作者,需要以事实、以实践为基础开展研究、搞好传播,过度迷恋纯粹的理论建构或观点推演,只能是沙石上的建筑,看似很美,实则无用。

关于第二个问题,即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的实践导向。实践证明,理论只有本土化、地方化才能获得更大发展,才能开辟出新的路径而获新生。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过程中形成了一系列中国化了的马克思主义,它们一脉相承,有继承、有创新、有发展。马克思主义实践性在中国化的过程中本土化为“实事求是”,其根本要求就是要从实际出发,坚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是僵化固执地套用原理而回到本本主义、教条主义。经过几代共产党人的接力探索,不断延伸拓展、充实完善,已经形成“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求真务实”的党的思想路线,成为社会各界共同推进事业发展、社会进步的思想灵魂。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本土化)是伴随着问题指向下的实践探索总结而完成的。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的共同特点是紧跟时代发展要求、解决制约发展的重大理论和现实问题,先后围绕“什么是马克思主义、怎样对待马克思主义”“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建设什么样的党、怎样建设党”“实现什么样的发展、怎样发展”等现实问题,提出了切合实际和符合国情的新思想新观念,形成毛泽东思想,构建起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行动指南。目前,这一体系还在不断地完善和发展当中,新一届党中央继续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提出“什么是中国梦,怎样实现中国梦(实现什么样的目标、怎样实现目标)”的问题,提出“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其目标与举措相辅相成、有机统一。可见,实践观点贯穿中国革命、建设、改革开放全过程,尤其在改革开放以后更是党的理论创新中“第一位的”和基本的观点,实践性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最鲜明特征。

关于第三个问题,即“四个全面”战略的实践贯彻。对于马克思主义的研究者和传播者而言,在进行基础理论研究的同时,需要探索理论通俗化的必要路径。在实践贯彻“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中需要在四个方面分别施力,将不同的实践特征挖掘出来,做到学习务实、研究踏实、宣传朴实、引导真实。对于理论学习而言,要联系实际的工作、联系要解决的问题、联系要澄清的疑惑,把学习“四个全面”战略与地方发展、部门工作和学科建设联系起来,提出新思想、启发新思维、力争新举措;对于理论研究而言,要系统性研究“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既要关注理论实践化,也要加强研究方法的实践化,多用具体事实、统计数据、典型案例,使理论研究见血见肉,研究结论具有鲜明的实践指向,能够解决具体问题;对于理论宣传而言,要选择有实践经验的人、利用基层一线的宣传平台、选用群众关注的话题、采用百姓能够接受的形式,增加宣传广度深度强度,提高理论成果转化率、普及面和接受度,打通理论上下连通的渠道,确保党的主张不失真、政策不变性、措施不走样。尤其是互联网技术普及的当下,理论传播需要转变观念、创新形式,吸引住那些伴随网络应用成长起来的年青一代;对于理论引导而言,要主动将“四个全面”战略与群众的生产生活实际联系起来,通过各个理论引导阵地包括网络阵地发出正面声音,引导社会公众正确看待问题,挤压负面的、不利于形成支持“四个全面”战略实施的话语空间,形成正面激励的能量场,营造积极的舆论环境。

(文章摘录自李东升于2015年10月31日在南宁举行的“马克思主义方法论与‘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理论研讨会”上的讲话,有删节)

责任编辑:刘伟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