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妈妈是一名税务干部

作者:贝昱琨 石钖
来源:当代广西网
2020-12-10 17:20

莫利华(左一)在辅导纳税人办税。莫利华供图_副本.jpg

莫利华(左一)在辅导纳税人办税。莫利华供图

人物小档案:莫利华,中共党员,贺州市税务局纳税服务科科长。荣获全区地税系统“十佳地税所(分局)长”、广西青年五四奖章、广西五一劳动奖章、广西“巾帼建功”标兵、全国“巾帼建功”标兵、全区创先争优优秀共产党员、全国三八红旗手、全国先进工作者等荣誉称号。

口述:贝昱琨 (莫利华女儿),江汉大学应届毕业生

记录整理:贝昱琨 石钖

我的外公是一名税务干部,我的妈妈也是一名税务干部。从我开始记事起,税务这个词就深深地刻在了我的脑海里,蓝色也成为了我最不喜欢的颜色。因为只要妈妈穿上蓝色的制服,我就知道,周末她又不能陪我了。

我的妈妈叫莫利华,是贺州市税务局纳税服务科科长。妈妈单位的叔叔阿姨总说,她是铿锵玫瑰,又是清新淡雅的茉莉花。工作31年来,妈妈在平凡岗位上书写了出彩人生,荣获多个全国、全区重要荣誉。

妈妈虽然只念到了初中,却是我眼中最了不起的人。

小时候,妈妈总是呆在书房里,她说,穿上了税服就要担起税务人的责任,自己的起点低,只有以勤补拙、加倍努力,才能融入这“税务蓝”。为了让她多陪我一会儿,我总缠着她。妈妈就在辅导完我学习后才开始做自己的事,经常学习到凌晨一两点。经过不懈努力,她获得了经济师职称、广西师范大学在职研究生学历。

弟弟三岁时,她调到了贺州市地方税务局直属税务分局工作,每个周末才能回家一趟。尽管工作非常忙碌,她依旧没有停下前进的步伐,而是开始了新一轮的“大挑战”——全国税务师职业资格考试。那些日子,她白天以干促学,晚上挑灯夜战,然而,成绩出来,显示未获通过。首战以失败告终,我问她:“付出了那么多努力,却没有结果,不觉得不值得吗?”妈妈沉思片刻,却反问我:“女儿,你还记得冰心的《成功的花》吗?成功的花,人们只惊羡她现时的明艳!然而当初她的芽儿,浸透了奋斗的泪泉,洒遍了牺牲的血雨。”于是,一考又是四年。四年里,她坚持每晚看书做习题至凌晨;四年里,屡战屡败,却愈挫愈勇;四年里,她兼顾事业与家庭,精进不休。2017年,妈妈终于通过所有考试科目取得税务师资格证,她笑得像个孩子一样,问我:“现在你还觉得不值得吗?”

但在我们眼中一直强大的妈妈,也有脆弱的时候。退休后,外公患上了脑血栓,生活不能自理,需要依靠助推器才能艰难行动。看着外公的样子,妈妈背过身悄悄擦去眼泪,继而用轻松地语气说道:“爸,现在终于轮到我来照顾您了。”外公却不耐烦地冲她摆摆手:“我不需要你照顾,你去做好你的本职工作。”我非常不理解,比起亲人的陪伴,这时候还有什么更能安抚外公的心呢?要知道,外公原来可是一个顶天立地的人啊!生病带来的巨大落差,他怎样才能够坦然接受?我们的坚持并没有改变外公的想法,妈妈回到了忙碌的工作中,我因为放暑假所以可以常常陪在外公身边。

一天晚上,《新闻联播》播放着税收征管体制改革平稳顺利完成的消息,外公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他说:“这里面也有你妈妈的汗水哟。”那个瞬间,我理解了母亲的兢兢业业,也明白了外公的良苦用心。外公是老税干,他深知这次改革意义重大,每一个税务人员都承担着光荣而责任重大的使命。对于外公而言,虽然自己已经从战场上退下来,但女儿依旧继承着他的意志和勇气,在新的时代里挥洒汗水。对于妈妈而言,外公是她的榜样,她对于工作的热爱有一半源自于父亲潜移默化的影响,她比任何人都明白此时在外公心中,没有比参与税收征管体制改革更重要的事情,她站好岗、做好本职工作才是对于外公这份“挂念”最好的交代。

“税中自有辛劳汗,收取得当与民息”,这是一位纳税人送给妈妈的锦旗。在办税大厅工作的时候,妈妈秉持原则,积极协调,排除困难,成功帮助贺州市冶炼总厂的36名下岗职工办理好房产涉税手续,为他们减免税款9.1万元。纳税人非常感激,便送来了锦旗以示感谢。尽管取得了那么多荣誉,妈妈最珍视的却还是这份礼物,因为这是纳税人对她工作的肯定,也是她继续奋斗拼搏的动力。妈妈常对我说,对于我和弟弟,她是有所亏欠的。但也因为我们成为了她强大的后盾,才能让她一路上披荆斩棘,所向披靡。

莫利华在工作中。莫利华供图_副本.jpg

莫利华在工作。莫利华供图

妈妈今年已经48岁了,还有7年就到退休年龄。但她丝毫没有松懈,依旧每天加班加点地学习新知识。当我们劝她不要过度操劳时,妈妈还打趣说:“我现在很老了吗?我怎么感觉自己还是十八岁呢。”她说年轻的时候,外公教育她——如果热爱一件事情,就要奉献全部力量做到最好。而她一直都在践行着这句话。她说:“尽管我初中毕业就出来工作,哪里都比不上别人,但我没有就此认输,而是勤勤恳恳,全力以赴。虽然现在谈不上功成名就,但我绝对是无愧于心的。”

妈妈的这份“无愧于心”,也深深地影响了我。今年,我也开启了自己人生的挑战——法律职业资格考试,也像妈妈一样每天学习到深夜。妈妈很是心疼,还对我说:“女孩子找个安稳的工作也是可以的,爸爸妈妈还能照顾你很久呢。”我说我不怕辛苦。但我没说出口的是,妈妈,我也想成为你的骄傲。

责任编辑:周剑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