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他为人实在做事认真

作者:黄飞燕 陈黎明
来源:当代广西网
2020-12-24 10:52

陈国锋近照。被采访对象供图_副本.jpg

陈国锋近照。陈国锋供图

人物小档案:陈国锋,中共党员,防城港市中医医院党委委员、医院管理顾问、主任医师、“西部之光”访问学者,广西第六批赴湖北抗疫医疗队医疗组组长、防城港市第一批赴湖北抗疫医疗队队长兼临时党支部书记,先后获得“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先进个人”“2020年自治区激励干部担当作为一等奖”等荣誉。

口述:黄飞燕(陈国锋妻子),防城港市中医医院推拿科护士长

记录整理:陈黎明

国锋比我大6岁,我们在同一家医院上班,原来在同一科室,大家一起工作久了就产生了感情,后来成了一家人。对国锋,我不图什么,就看中他有上进心,爱学习爱钻研,为人善良朴实、干脆简单,喜欢帮助人,朋友有事情都愿意找他,而且他对家人好,对我的父母也一样。不过他性格太急太直,碰到看不惯的人和事就讲出来,容易得罪人。为此我没少说他,可是怎么劝他都不肯改。

偷偷报名武汉战“疫”

说实话,他这次报名参加抗疫医疗队去湖北,事先是对我保密的,可能是怕我不同意吧,于是来了个“先斩后奏”。我是从同事那里知道的,尽管他之前也漏了一点点口风,但我以为他是开玩笑,没当真。等到出发前他让我帮收拾行李,我才相信这一切,虽然很担心很不舍得——毕竟再过一段时间女儿就要高考了,需要我们都在身边陪着她,为她加油鼓劲。不过想了想我还是支持他,因为我了解他,凡是认定了的事情就会义无反顾,九头牛都拉不回来,更何况这次是救人。所以我一下也释然了,送他到机场时,看到很多夫妻、家人都是哭哭啼啼,好像是生离死别一样,唯有我们两个依然说说笑笑。我觉得他这次出门不过就是像平常一样去学习、进修而已,只要做好防护没有那么恐怖,没必要这么难过。

话虽这么讲,等他出去后,有同学打来电话,责怪我说:那么危险的地方,你怎么能让他去呢?当从电视上看到他们接管的武汉市中心医院,有多名医务人员不时被感染,我开始非常害怕,每天都打电话给他,反复叮嘱他要做好防护,并盼着他早日平安归来。

曾有人问他,为什么年纪这么大了还要去武汉?他说,医者仁心,年轻人都去了,我们干了一辈子的医生更应该去。于是他主动找到院领导提出,自己是一名党员,且曾参与过抗击非典疫情,有抗击重大疫情的丰富经历和多年急危重症临床工作经验,需要派人的话,他理应冲在最前面。没想到,市里很快就下发了组队武汉战“疫”的通知,院里经讨论研究同意了他的请求,并让他负责带队(全市共18个人,其中我们医院6人)。这个队大多是80后、90后的年轻人,只有他是60后。他认为医生的天职就是救死扶伤,即便是武汉,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正如他给即将走上考场的女儿的信中所说:“这个春天爸爸为什么逆行去武汉?因为治病救人是爸爸的天职。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国难当头,匹夫有责。你还有100多天就要高考,希望你好好学习,考上理想的大学,努力成为国家栋梁之才。”

陈国锋(中)等防城港市中医医院6名医护人员跟随广西第六批赴武汉抗疫医疗队出征。资料图片_副本.jpg

陈国锋(中)等防城港市中医医院6名医护人员跟随广西第六批赴武汉抗疫医疗队出征。陈国锋供图

在武汉期间,听说国锋既要管病房又要参加专家组会诊,每天忙碌10多个小时,大多时间在超负荷工作。有时10多个小时里不能吃喝,不能上厕所,身体疲惫到了极限,而且几乎时刻得穿戴四层以上的防护服、双层乳胶手套、双层鞋套,行走稍快就会胸闷气短,他身上被勒出了一道道痕迹,几处部位出现淤青,甚至还伴有红肿灼痛——多么令人心疼啊。作为重症救治专家、医疗组组长,国锋非常注重发挥中医药在新冠肺炎患者救治中的特效作用。他充分利用自己在中医方面的诊疗经验,通过辨证论治,开出符合新冠肺炎患者体质证型的中药处方,引起了国家救治专家组的注意并获邀参加国家救治组的病例讨论,为疫情防控做出了自己的一份贡献。

国锋和队员们冒着随时被感染的危险,克服了水土不服、天气寒冷、住所离病区远等不便,全身心地投入到救治工作中。作为大哥哥和领队,工作之余他还要关心队员们的日常生活,积极做好他们的思想工作和心理疏导,使大家成为一个团结、坚强、勇敢的大家庭。这些80后、90后队员在他的带领下,不怕苦不怕累不怕死,哪里有危险就往哪里冲,显示了大无畏的精神。他们整整坚守了35个日日夜夜,管理床位40张,累计参与诊疗患者34人。

善于钻研成果喜人

国锋是1990年从广西医学院毕业的,学的是临床医学,分到当时的钦州地区人民医院(现改为钦州市第一人民医院),1998年11月份调到防城港市中医医院。他一直以来工作努力,业务熟练,取得了不少的成绩,在一些人看来算是很成功了,只要继续沿着这条路子踏踏实实地走下去,“船到码头车到站”将是一个很好的结局。可他这个人从不安分守己,从不肯安于现状,觉得自己不能吃老本行,要不断有所探索、有所追求,否则会枉过了一生。

国锋原来是学西医的,并经过多年的临床实践已经算是学有所成了,尤其是外科和重症科,他样样都还算精通,称得上是行家里手了。他却不满足于此,尤其是到中医医院工作后,他还努力学起了中医,每天都背很多枯燥乏味的内容,一回家除了吃饭就是看书、做笔记,比当年考大学还要用功。苦心人天不负,他由此成为防城港市第一批名医工作室“陈国锋名医工作室”的领衔人、防城港市的第六批专家成员和防城港中医医院重症监护室首创人员之一,在拥有20多年的急危重症抢救经验的同时,还对《黄帝内经》《伤寒杂病论》等扶阳派中医名著有着深入的研究,堪称当地一名响当当的“中西医结合”专家型人才。

组织上对他相当器重,不断给他压担子,先后让他担任了科室主任、院长助理、副院长等职务。这在很多人看来是多么可遇不可求的,于他而言却仿佛不是很重要——相反,为了减少闲杂事务的干扰,有更多的精力投入到中医方面的研究当中去,也是想给年轻人的发展“让路”,2018年,在单位重新竞聘上岗时,符合条件的他表示不再参加,自愿放弃了再次担任副院长职位的机会。对此,作为妻子的我,除了理解和支持还能说些什么?

家庭和睦孩子争气

我们的家庭氛围很好,他当领导会多,我常常要加班,夫妻两个都忙,好多家务都是公婆帮做的,他们都没有埋怨。我们两个很少吵架。当然,两个人在一起生活,或多或少会产生一些矛盾,比如对孩子的教育,我比较喜欢训孩子,国锋不同意我的做法,他认为,对孩子应该少批评、多鼓励。

对两边的老人,他都一视同仁,有空经常去探望我的父母。女儿到南宁读初中、高中后,周末我们要么去南宁看她,要么就去看我父母,从没有因为他只爱自己父母、厚此薄彼引发我的不满。我的父母对这个女婿评价很好,都很认可他。

他向来重视孩子的培养,在功课上的指导、督促外,假期我们一家三口常常外出旅游,他说这样能让孩子开眼界、长见识。受他爱学习爱钻研的习惯影响,女儿也很争气,学习很自觉,学习成绩一直不错。今年高考尽管父亲不在身边,她照样超常发挥,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上海交通大学,圆了我们全家人的心愿。家里有这样的党员父亲,女儿永远以他为骄傲,我也是。

责任编辑:周剑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