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旗帜,我的妈妈

作者:张丹译
来源:当代广西网
2021-01-28 10:37

图为洪绍彩悉心诊断住院病人康复情况。_副本.jpg

洪绍彩(左一)悉心诊断住院病人康复情况。作者供图

人物小档案:洪绍彩,毕业于中南大学湘雅二院,现任武警广西总队医院内一科主任,主任医师,医学博士,硕士生导师。从事临床工作20多年,擅长高血压病、冠心病等疾病的诊治,积累了丰富经验。发表专业学术论文40多篇,其中5篇在国外发表并被SC收录,参编专著6部,获军队科技进步二等奖1项,教育部自然科学二等奖1项,武警部队医疗成果三等奖2项,享受武警部队优秀人才二类岗位津贴,承担广西重大科技支撑项目1项。被评为武警部队技术专家人才,全国三八红旗手,2008北京奥运火炬手,2006年,2007年分别荣立三等功各1次。

我的妈妈洪绍彩今年49岁,她是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的一名干部,也是一名有着20多年党龄的共产党员。

3年前,当得知妈妈被评为自治区级优秀共产党员的时候,我有些意外。在我眼里,她只是千千万万中国军人中普通的一个,没做过惊天动地的大事,只是坚守岗位,尽职尽责做好本职工作。从女儿的角度来看,她也许并不是一位合格的母亲,但我尊重她,敬佩她,时常以她的高标准要求自己。

在我3岁多时,妈妈到长沙攻读博士学位。有关那个阶段的记忆,都是在火车站,我或是拉着妈妈的裤腿,或是伏在妈妈的肩头泪眼婆娑,不愿放手的场景。那一趟趟将妈妈带向远方的绿皮火车,是我眼中最恐怖的怪物。现在想来,妈妈挺狠心的,我当时还这么小啊!她却每次都哄着我,趁我不注意,然后头也不回的上车走了。

我6岁时,她终于以优秀博士生的身份顺利毕业,回家了!我高兴了好一阵,可没想到回到医院工作的她,越来越忙了。家里的办公桌上堆满病例,妈妈深夜里挑灯夜读的身影,是我对那时候的妈妈全部的记忆。

图为洪绍彩认真诊疗病人开处药方。_副本.jpg

洪绍彩在开处药方。作者供图

总记得那时候的早晨,当看到空空如也的餐桌时,我就知道妈妈半夜又跑回医院了。而我总是每天一放学,就冲下楼去和大院里的小伙伴一起抓鸡逗鸟,爬树摸鱼,玩得不亦乐乎。

然而快乐总是短暂的,时间来到了小学四年级。有一次当我屁颠屁颠地拎着我的溜冰鞋准备出门时,妈妈拦下了我,第一次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丹丹,马上五年级了,要把重心放到学习上了!” 

说来也奇怪,从那一天起,我开始认真学习。无聊时,我偶尔会翻阅妈妈的书籍,那一行行密密麻麻的笔记,成了我努力前行的不懈动力。

六年级时,因为经常听到妈妈在电话里给她的病人解释病情及用药,我能熟练地背出一连串治疗高血压的常用药物。就是妈妈对于工作的一丝不苟,对于医学的满腔热情,对病人的关心爱护,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

初中时,有一次和妈妈去西大菜市场买菜,原本只想买两样菜就走,爸爸在车上等我们。可妈妈一到菜场,就被好几个老奶奶老爷爷团团围住,他们都亲切地拉着妈妈的手说:“洪博士,吃了你开的药,现在好多了!”妈妈不停地和他们解释各种注意事项,前后花去了一个多小时。由于妈妈在西大爷爷奶奶的圈子里太受欢迎,我们家买菜的活就顺理成章地交给我和爸爸,因为妈妈去太费时间!

我读高中后,妈妈的工作比之前少了一些,可能是因为我的学习任务重了,她觉得该多陪陪我了。于是,我刷数理化卷子,她刷党史知识题库;我背英文单词,她学习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母女俩共同进步。最终,我以优异成绩考上了妈妈曾经就读的大学,选择了本博连读的临床医学八年制专业,决心为医学事业奋斗终身。

进入大学后,我一直以高标准要求自己,成绩始终保持在年级前列。寒暑假回家,每天晚上我都跟妈妈一起散步谈心,她总会教导我,年轻人要能吃苦,敢为人先,要练就钢铁一般的身体,要有坚韧不拔的精神。每天晚上散完步,妈妈还加练仰卧起坐和俯卧撑。

去年国庆假期回家,知道妈妈拿到了全总队体能考核的第一名,深深刺激到了我,作为女儿,压力真的很大!回校后,不知不觉我也开始加大运动量,在不久前结束的体能测试中,我也拿到了全年级第一名的好成绩。

图为洪绍彩依托病案对科室年轻医护人员进行带教。_副本.jpg

洪绍彩(右一)依托病案对科室年轻医护人员进行带教。作者供图

2020年疫情期间,妈妈始终坚守在自己平凡的岗位上,默默奉献着,将近3个月都没有回过一趟家。疫情严重时期,得知湖北需要支援的妈妈,坚定地表示想要前往湖北抗疫,并第一时间带领全科医护人员写了赴武汉抗疫的请战书。妈妈作出决定时,并未询问过我和爸爸的意见,得知这一消息时,电话另一头的我和爸爸面面相觑,既震惊也担忧。但我们还是尊重她的决定,支持她的工作。然而就在第二天,妈妈因为在门诊接触了新冠肺炎疑似病例被隔离了。我和爸爸心急如焚,迅速为她准备好了生活日用品送过去。当晚再与妈妈通话时,我和爸爸很担心妈妈,嘱咐她注意休息,但妈妈却表示她一直都注意防护,感染的可能性不大,让我们放心,比较遗憾不能马上带队去武汉抗击疫情了。但是她还一直向医院领导提要求,希望隔离期满后能带队奔赴武汉抗疫。

成长过程中,妈妈从不允许我懦弱,无论碰到什么事情,都要我坚强面对。记得每一次我见到虫子时大声尖叫,她“嫌弃”的表情;记得我因为考试没考好大哭,她悉心地鼓励教导;记得我生病不舒服时,她也总是要说忍住,要用坚强的意志对抗病痛。正是因为妈妈的高要求,我渐渐练就了一颗“大心脏”。

这就是我家的共产党员,总是以最高的标准要求自己,在她平凡的岗位上不忘初心,默默地奉献。虽然有时为了工作,不能照顾好家人,但从她的身上我看到了一个普通的共产党员、一个普通军人的闪光之处。

感谢党和国家给了我妈妈这份荣誉,这是对她党员工作的最大认可!化用一句流行语作为我的结尾:“党员妈妈勇敢飞,我和爸爸永相随!”

(作者系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临床医学八年制18级学生)

责任编辑:周剑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