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中第一支部,红色火种撒播桂中大地

作者:钟春云 张友豪
来源:《当代广西》2021年第4-5期
2021-02-09 10:12

1.gif

1926年12月,中共梧州地委派林培斌到武宣建党,在东乡区吸收农协骨干翁尧年等10多人入党,并在东乡刘家祠堂举行宣誓,建立了中共武宣县支部。这是武宣县成立的第一个中共支部,也是原柳州地区最早成立的一个党支部。从此,在中共武宣县支部的直接领导下,武宣农民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反帝反封建斗争。

5026_6021ec8bb19c0.jpg

来宾市武宣县东乡镇红色文化广场。记者 张友豪 摄

“我宣誓,在此以至诚加入中国共产党……”1926年12月,来宾市武宣县东乡区农协筹备处——刘氏宗祠,翁尧年、潘业俊、朱文拔等10多名农协骨干宣誓入党。同时成立了中共武宣县支部,翁尧年为支部负责人。

这是武宣县最早的亦是原柳州地区、来宾市最早的中共地方组织,被誉为“桂中第一支部”。从此,桂中大地上飘起第一面中国共产党党旗,武宣农民革命运动在中共武宣县支部的直接领导下蓬勃发展起来,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反帝反封建斗争,红色革命火种在这里被点燃。

“桂中农村革命圣火从这里燎原”,走进东乡镇红色文化广场,这行红色大字格外醒目耀眼。桂中第一个党支部为何会在这里成立?

“桂中第一支部在东乡成立,有多方面原因。”红色教育基地志愿讲解员李媛介绍,从历史层面上看,东乡人民一直不畏强权,具有较强的革命意识;从实时形势看,中国共产党在梧州成立党组织后,第一时间把党的力量从梧州发展到桂东南及桂中地区,包括贵县、平南、容县、桂平、武宣等连片地区,而东乡与桂平相邻,受影响最早、最深;从物资条件看,东乡是富庶之地,素有“东乡三里吃白米”的说法,当地人民有更多机会开阔眼界,更容易接受新思想;从地势条件看,东乡的版图如同一个口袋,只有一条大路通往外面,易守难攻。

2.gif

5027_6021eca15165a.jpg

桂中第一支部旧址。记者 张友豪 摄


5028_6021eca15c6df.jpg

桂中第一支部旧址。记者 张友豪 摄


5031_6021ecfebf602.jpg

桂中第一支部旧址展示的旧时农具。记者 张友豪 摄

3.gif

在中共梧州地委的领导下,武宣支部和省农运特派员陈炳璋密切配合,深入农村宣传革命思想,组织开展农民运动。1926年底至1927年,通挽、桐岭、东乡先后成立区农协会,这意味着广大农民群众终于有了靠山。党支部成员都在各自的乡农协会中,领导农协会从维护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出发,全面完善农协会组织,建立农民武装、打击土豪劣绅,推行“二五”减租,清算地主盘剥,实行一切权力归农协会,行使地方的行政大权。

各乡农协会都组织开办农民夜校,教农民文化知识,对农民进行反帝反封建宣传教育,夜校普遍教唱两首革命歌曲:“农民协会是我大本营,解除压迫与痛苦,望我农友们,愿我农友们,大家奋斗,众志成城。”“打倒列强!打倒列强!除军阀,除军阀!国民革命成功,国民革命成功!齐欢唱,齐欢唱。” 

各乡普遍实行了“二五”减租,到1927年夏收时,通挽、东乡两区农协会,根据广西省颁发的“二五”减租细则,发动农协会员要求地主遵照章程减租。通挽区农协会成立后,为改善雇农待遇,规定雇农日工资由银毫1角改为1角5分。

1927年6月,东乡农军在界顶和三江坝两处守卡,没收地主奸商投机外运的粮食3万多斤,归区农协会用于解决农民粮荒。7月中旬,国民党武宣县县长唐熙年奉命“清党”。陈炳璋和翁尧年先后在通挽和东乡被捕,其中陈炳璋被押解到桂平后惨遭杀害,翁尧年被关在东乡团局。在地下党组织的领导下,农军队长刘铁民紧急召集农军武装1000多人,围困唐熙年于东乡团局,逼得唐熙年当场释放了翁尧年,并向农协会赔礼道歉。7月28日,浔州清党办事处下命解散农民协会。唐熙年当即宣布停止武宣各区、乡农民协会的一切职权。

1928年1月5日,广西特委书记邓拔奇到东乡石崖村召开党员会议,决定举行东乡暴动,夺取长塘乡军阀地主陈顺卿家的50多支步枪,以便武装广西特委领导的农民赤卫队。东乡农军已集中待命,后因担任侦察和内应的长塘乡农军队长陈廷赞临阵退缩,致使暴动计划中止。此事警醒了邓拔奇要加强武宣党组织建设,加强党对农军的领导。1月8日,邓拔奇在石崖村再次召开党员会议,改组选举成立了中共武宣县委,潘业俊任县委书记,这是当时广西最早成立的五个县委之一(其余四个分别是桂平、平南、贵县、容县)。同时,成立东乡区委,属县委直属支部。

当时,武宣的地主土豪为了剥削劳动人民,市场上的苛捐杂税繁多。东乡区团防局和地主土豪在墟场设立“众秤”,农民在市场上买卖实物经过“众秤”时,任意征收农民的实物或现金,对农民进行勒索。广大农民极为不满,强烈要求农协会主持公道。武宣县委在东乡组织农军和团局作斗争,把“众秤”夺过来交给了区农民协会掌管,减半收费。

1928年2月23日,武宣县委在东乡组织农军和团局作斗争,潘业俊主持召开了全区农民代表会议,决定把区团局把持的东乡圩公秤权夺过来交给区农民协会掌管。

“农民弟兄们,从今天起,‘众秤’归农协会管理,团局原来每次收费24个铜板,我们每次只收4个铜板作为农民协会经费,请大家照办!”随着“众秤”被夺回,在场的群众纷纷拍手称快,这也是中共武宣县委领导农民革命运动取得的首次重大胜利。

在中共武宣县委领导下,全县4个区、39个乡农民协会共2500多名会员,向贪官污吏、土豪劣绅开展轰轰烈烈的反帝反封建斗争,有效维护了群众利益。

4.gif

5032_6021ed29c59e1.jpg

众人学唱“农民协会之歌”。记者 张友豪 摄

中共武宣县委的一系列革命行动,触动了反动统治阶级的利益,后来,在反动当局的残酷镇压下,中共武宣县委、东乡区委和东乡区农协会遭到严重摧残乃至解体,但革命的精神代代流传下来。在1962年出版的《中国共产党历史讲话》一书附录中,列名全国各地工农武装起义地点的共有230个县市,广西有11个县,武宣县是其一。

“中共武宣县支部虽然只存在短短两年半,但已播下了革命火种,也为后来武宣党组织的恢复和武装斗争的开展,打下了思想基础和群众基础。同时锻炼和造就了一批优秀的共产党员和革命骨干,为后来的革命武装斗争积累了许多宝贵经验。”来宾市委党史研究室宣教科科长黄海春说。

光阴荏苒,岁月如梭。作为桂中第一支部旧址,刘家祠堂历经130多年的历史沉淀,已成为来宾市党员干部了解党史、加强党性教育的重要场所,也是广大群众学习革命传统、培养爱国情感的重要课堂。

近两年来,东乡镇利用重大节日和纪念日,在桂中第一支部旧址开展爱国主义教育活动,探索以主题教学+现场教学+访谈教学+互动教学+影音教学的“1+4”模式,创新党性教育形式,同时开展重温一次入党誓词、走一段红军路、唱一首红军歌、讲一个红军故事、读一本红军书籍“五个一”革命教育活动,组织开展主题教育专题党课1100余次,举办各类培训1340余期,开设精品宣讲课程1200余次,培训8.5万人次。

5.gif

5035_6021ed6194985.jpg

桂中第一支部旧址广场旁的“桂中农村革命圣火从这里燎原”几个大字非常醒目。记者 张友豪 摄


5034_6021ed4a23a89.jpg

桂中第一支部旧址已成为来宾市党员干部了解党史、加强党性教育的重要场所,也是广大群众学习革命传统、培养爱国情感的重要课堂。记者 张友豪 摄

同时,当地还大力推进“领头雁”工程,注重将农村致富能手、乡土专家、退役军人和大学生吸收入党,培养成村级后备干部,让他们成为引领农村高质量发展的“一盏盏明灯”。2020年,全镇55名党员致富带头人共带动328户贫困户增收致富。

在革命先烈百折不挠、敢于斗争精神的激励下,人民群众在脱贫奔小康征途中不惧困难、积极作为,用心发展产业,合力改善环境,使桂中大地旧貌换新颜。如今,东乡镇在党旗引领下,积极打造红色党建品牌,传承红色基因,筑强基层战斗堡垒,激发群众改革发展动能,促进群众致富增收。同时,深度梳理和挖掘桂中第一支部、武宣县委旧址等红色文化资源,想方设法发挥“红色资源”经济价值,着力做好红色旅游大文章,积极探索适合当地发展的新路。(记者 钟春云 张友豪)

责任编辑:周剑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