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生态,让河湖长治碧水长流

作者:陈斯雅 韦夏妮
来源:《当代广西》2021年第4—5期
2021-03-05 11:12

2020年,广西52个国家地表水考核断面水质优良比例达100%,排名全国第一;9个设区市入围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国家地表水考核断面水环境质量排名前30名榜单(其中柳州、桂林分别包揽冠军和亚军),入围城市数量保持全国第一。

柳州市地表水考核断面水环境质量排名全国第一。 自治区生态环境厅供图_副本.jpg

在2020年全国333个地级市城市地表水水环境质量榜单中,柳州排名全国第一。自治区生态环境厅


初春时节,南国八桂草长莺飞,鸟语花香,一条条“水清岸绿,鱼翔浅底”的河流,一幅幅绿水青山间人与自然和谐相亲的图景,勾勒出群众对生态优环境美的获得感和幸福感。

“十三五”以来,广西牢记习近平总书记“广西生态优势金不换”的殷切嘱托,坚定不移打好碧水保卫战,深入落细落实河长制湖长制,推进重点流域综合治理、城市黑臭水体整治、工业集聚区污水处理设施建设等工作,全区水生态环境得到显著改善。

直击痛点  科学推进治水措施

春日的柳州,青山的辉映下一江碧水穿城而过,在主城区形成一个“U”形,宛若一幅美丽的山水画卷。而今,初次到柳州的人难以想象这里曾是“酸雨之都”。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柳州工业在全国崛起,由于没能将工业发展与环境保护同步推进,柳州生态环境恶化,酸雨率峰值一度高达98.5%,成为我国四大酸雨区之一。

“那时的柳州,数十个排污口将污水直排柳江,污染严重。因为酸雨,柳州市郊根本种不了叶菜类蔬菜,一下雨叶子就烂,甚至自行车淋雨后也会锈蚀。”说起以前的生态恶化,很多柳州人仍难以释怀。

痛定思痛,查找问题戳“痛点”。在“九五”时期,柳州开始走上酸雨治理、生态重建的漫长之路,白沙污水处理厂、竹鹅溪治理等工程相继动工建设,柳化、柳电、柳钢等重污染企业也投入重金治理环境,减少污染排放。

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柳州深入贯彻绿色发展理念,一手抓产业转型升级,一手抓生态文明建设,以壮士断腕的决心整治环境污染,通过“关、停、并、转”整治一批重污染企业,工业企业能源消费结构逐渐向清洁能源转变。

如今在柳钢,工业“三废”(废水、废气、废渣)都是宝贵资源。如回收余热余能可以用来发电,回用废水可以减少新水消耗,矿渣可以用来生产水泥替代品超细粉,烧结烟气脱硫可以回收生产副产品。

“我们投资约8亿元,建成90多套大型水处理设施,主要工序均配套水循环处理系统,形成了封闭式的‘水→废水→处理→回用水’循环利用模式,整个生产流程不外排废水。”柳钢技术中心技术专家张艾红说。

除此之外,2019年以来,柳州市不断加大对河湖违法项目的查处力度,强力推进河湖违法陈年积案查处和河湖“四乱”整改工作。自生态环境部启动地表水考核断面水环境质量状况排名以来,柳州市地表水质量一直排在前列。

与柳州一样,首府南宁也持续打响治理黑臭水体的战役。

“水不像水,又腥又臭,垃圾遍布,蚊子乱飞”,这是几年前沿河居民对南宁沙江河的形容。如今,沙江河湿地公园建起来了,河畅水清、岸绿景美,沙江河边还能时常看到白鹭野鸭“闲庭信步”,各种亲水栈道和健身游乐设施配套完善,成为市民和游客休闲娱乐的好去处。

“黑臭在水里、问题在岸上、关键在排口、根源在管网”,南宁市深刻反思黑臭水体污染反弹的原因,将原先分段治理、按行政区划治理的思路调整为全流域、全要素系统治理,打好“黑臭水体+”系列治水“组合拳”,组织实施黑臭水体治理“五大攻坚战”,进行系统治水。到2020年年底,原普查发现的38段黑臭水体已消除或基本消除黑臭。

在自治区层面,近年来,我区持续加强全区工业企业和自治区级以上工业集聚区污水处理设施监管。截至2020年年底,自治区级及以上工业集聚区污水集中处理设施建成率100%,实现废水达标排放。通过科学治理,广西重点流域水环境改善明显。

建管结合 水岸同管同治

每到星期五下午,柳州市城中区城中街道七星社区附近的河堤边总是热闹非凡。社区党委书记、主任黄俐格外忙碌,周五既是她每周的“巡河日”,也是社区青少年课堂的活动日。

“我们把巡河工作和开展青少年爱江、护江的宣传教育结合起来,让孩子们从小就有保护柳江的意识。” 黄俐说,作为村级河长,她的职责是巡查河道,并引导群众自觉保护“母亲河”。

“河长制不单单只是管水的文章,还涉及水上和岸上的方方面面。只有做到水岸同管,才能标本兼治。” 柳州市水利局党组书记、局长左崖的话道出了河道治理的复杂性。

柳州市城中区城中街道地处市中心,餐饮店和老旧小区聚集,餐饮污水、生活用水排放压力较大。但沿着柳江一路走过,水面澄碧、店铺林立、笑语盈岸。

污水和垃圾都去哪儿了?黄俐指了指脚下:答案在这里。原来在河岸边埋设了不少地下管道,污水的去处从“看得见”的河沟变成了“看不见”的地下管道,最后集中到生活污水站,经处理达标后才能排放。也就是说,管控好污水和垃圾,相当于斩断了各类污染源头。

近年来,柳州市坚持统筹城乡水污染防治工作,一方面强化城镇污水处理设施建设,另一方面推进建制镇生活污水处理厂建设,共计投资1.68亿元,建设181套污水处理设施,已建成的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运行率达90%以上。

漓江,是桂林山水之魂,一直以来,漓江流域生态环境保护工作备受中央和自治区领导的重视和关怀。桂林市高度重视漓江流域生态环境保护,坚持“治、管”结合、“水岸同治”,把水污染问题解决在污染前,除了关停拆除鱼餐馆、改造漓江上洲岛、整治“四乱一脏”,还在漓江沿岸实施了景区化改造、护岸建设,内外兼修,从根本上解决影响水环境安全的突出问题。

经过不断努力,多年来漓江水质达标率为 100%,在城市环境综合整治定量考核中连续 5 年荣获全国第一,连续 18 年位居广西第一。

美在河上,治在岸上。2016年以来,为贯彻落实河湖长制工作,广西扎实开展系列专项行动,各级27287名河湖长,累计巡河巡湖370万余人次,巡河护河意识和治水管水水平得到增强和提高。与此同时,推动全区136个工业集聚区中的116个实现污水集中处理,400个市级和722个县级水源地环境问题得到全面清理整治。

强化长效 让河湖长治久清

“叮……”每天早上9点半左右,自治区生态环境厅水生态环境处工作人员刘文杰都会收到南流江、九洲江流域污染防治三维地理信息系统发来的污染预警情况通知。

“通过信息系统,工作人员可以掌握实时、历史水质情况,分析水质变化趋势,识别流域主要污染源,及时掌握流域水环境质量评价结果和各类污染源排放情况。”自治区生态环境厅水生态环境处处长、二级巡视员赖春苗告诉我们,一旦发现监测数据异常,系统会立即发出预警,工作人员可以第一时间锁定范围,再由市、县两级实地排查污染源,指导乡(镇)实施精准治理。

在广西23.67万平方公里的国土,分布有18936条大大小小河流、1595公里长的海岸线。广西水资源的利用和保护,不仅事关广西人民的饮水安全和经济发展,还关系到下游的广东及香港、澳门的用水数量和质量,水生态环境保护任务艰巨。

近年来,我区创新思路方法,突出科学治理,充分利用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空间信息等新一代信息技术,提升流域生态环境治理水平,提高治污实效。

2019年,我区将漓江、南流江、九洲江、钦江(简称“四江”)等重点流域生态保护和环境治理列为13项重大事项和重点工作之一,成立“四江”指挥部,并创新治污模式,开出重点流域“一江一策”治理良方,初步探索形成具有广西特色的流域治理模式。

针对畜禽养殖污染,特别是散养污染源头症结,我区在南流江、九洲江流域首创“截污建池、收运还田”治理模式,引导养殖户建池堆肥,实施粪污资源化,利用市场机制,组建第三方专业公司或农民合作社对粪肥进行“收运还田”,实现粪污“变废为宝”。

 “‘十三五’期间,国家考核水流断面是59个,‘十四五’时期增加到115个,几乎增加了一倍,这也给我们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赖春苗说,我区将持续打好碧水保卫战,以改善水环境质量为核心,突出精准治污、科学治污、依法治污,全面推进工业、生活、农业污染的系统治理,不断提升水环境质量,守护好 “广西生态环境金不换”招牌。

责任编辑:邓千稀
相关文章

新春走基层丨水质冠绝三百城,柳州凭啥这么牛?

在生态环境部通报的2020年全国333个地级市城市地表水水环境质量榜单中,柳州排名全国第一。作为西南工业重镇的柳州,如何实现工业发展和生态保护“两手抓”?

地方 2021-02-09 17:47

“风光”产业让源江风光独好

近年来,通过整合资源,源江村打造“风电产业+蔬果产业+农旅结合”的绿色发展模式,实现了产业发展、集体增收、群众脱贫的目标。往日无人问津的穷壤山沟,变成了群众安居乐业的“世外桃源”。

地方 2021-02-09 0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