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色龙州,烽火边关诞生红色劲旅

作者:熊春艳 覃雪花 卢松见 凌燕云
来源:《当代广西》2021年第4-5期(合刊)
2021-03-15 10:12

1930年2月1日,震惊中外的龙州起义胜利举行,宣告中国工农红军第八军和左江革命军事委员会成立。龙州起义创建了包括龙州、凭祥等拥有50多万人口的左江革命根据地,它与百色起义创建的右江革命根据地联结形成左右江革命根据地,是当时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重要的革命根据地之一。

1_副本.png

参观者在龙州起义纪念馆瞻仰馆内浮雕。记者  卢松见  摄

初春时节,地处广西西南边陲的龙州县,万木葱茏,生机盎然。

追寻革命先辈的足迹,记者一行来到原名中国红军第八军革命纪念馆的龙州起义纪念馆。

走进展厅,一幅巨大的红色浮雕映入眼帘,邓小平等5位龙州起义领导人的雕像和战士们英勇奋战的形象栩栩如生。浮雕左上角是邓小平的题词:“革命胜利的果实,是烈士们的鲜血凝成的。红八军和人民革命先烈们的丰功伟绩,永远活在我们的记忆里。”

整个展览以《赤色龙州》为主题,分为“边关风云”“赤色龙州”“解放左江”“丰碑永存”4个部分。

一件件实物展示,一幅幅历史画面,一幕幕悲壮的历史重现于眼前,令人仿佛走进了那段烽火连天的峥嵘岁月。

1929年,主政广西的俞作柏、李明瑞为巩固自己在广西的地位,有意与共产党合作。中共中央抓住这个有利时机,派出邓小平、陈豪人、张云逸等一批干部到广西开展统战工作,发展工农运动,并在龙州等工农运动基础比较好的地区组建工农赤卫队,为武装起义做准备。

10月,俞作柏、李明瑞不听我党劝告,仓促出兵反蒋失败。邓小平抓住这一时机,果断决定将我党在南宁控制的武装力量——广西警备第四、第五大队开赴左右江地区,准备进行武装起义。这样,由俞作豫带领广西警备第五大队便进驻龙州,开展起义前的各项准备工作。

12月初,邓小平在右江地区布置好百色起义的准备工作后,立即率领严敏等一批共产党员从百色到达地处左江地区的龙州,传达中共中央关于举行龙州起义并建立红八军的指示。

起义前,邓小平在龙州多次和李明瑞恳谈。在邓小平的启发下,李明瑞决心投身革命,参加龙州起义。

此时,已率领广西警备第五大队到龙州的俞作豫,一方面发展农民武装,另一方面以广西省主席俞作柏的名义就任广西全边对汛督办署督办,收编了督办公署直辖的13个武装巡逻队和原留守在龙州的新桂系吕焕炎师部教导队400人,并任命了左江地区的龙茗(今属天等县)、万承(今属大新县)、宁明、明江(今属宁明县)、养利(今属大新县)等县的县长,为稳定和发展左江地区的革命形势打下了基础。而李明瑞则以广西绥靖司令的名义,收编和控制左江地区的桂系旧部和地方山头武装,为龙州起义、创建红八军和左江革命根据地做好了各项准备。

1930年2月1日,震惊中外的龙州起义胜利举行。左江地区工农群众和革命武装汇集龙州,宣告中国工农红军第八军和左江革命军事委员会成立。中共中央任命邓小平为红八军政委、俞作豫为军长。龙州起义后,创建的左江革命根据地与百色起义创建的右江革命根据地联结形成左右江革命根据地,是当时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重要的革命根据地之一。

红八军和左江革命委员会成立后,颁布了《中国红军第八军实施政纲》,明确提出:对外扩大反帝运动,取消帝国主义在华的特权;军事方面联合工农,汇合“朱、毛”红军,夺取两广政权,以战争方式消灭国民党军阀;政治方面推翻军阀国民党政府,建立工农兵代表会议政府。

龙州起义的革命风暴震惊了法帝国主义,他们害怕龙州的工农革命损害他们在华的利益,于是在中越边境调兵遣将,以武力威胁,派飞机入侵龙州上空。帝国主义的侵略行径激起了左江人民的义愤。2月19日,红八军召开军民反帝斗争大会,宣布收回法国驻龙州领事馆、海关及教堂,将法帝国主义的领事和传教士驱逐出境。其间,红八军击落入侵法军飞机一架,还用中英法文通电全世界。一时间,左江地区成为当时全国瞩目的革命根据地,中共中央机关刊物《红旗》发表题为《赤色的龙州》的社论,称赞龙州军民的反帝斗争。

3月20日,国民党趁红八军分赴各县剿匪反霸、主力部队不在龙州之机,带领4000多人分两路偷袭龙州。当时,龙州城内的红军只有2000多人。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红八军英勇顽强地与敌人展开激烈的战斗,多次打退敌人的进攻,但最终寡不敌众,被敌人形成包围态势。在铁桥,经过极其激烈的阻击战,直至深夜红八军才撤出战斗,退向凭祥。据守城内黄家祠的红八军由于通道被堵,无法撤退,据险抗敌一天一夜,在弹尽粮绝后,全连官兵与敌人肉搏,最后全部壮烈牺牲。

龙州失陷后,红八军一纵队根据邓小平的指示,向右江地区靠拢。红八军冲破敌人的重重围追堵截,历经7个月,转战3500公里,在凌云县与红七军胜利会师。1930年10月,红八军一纵队编入红七军序列。

龙州起义在左江地区播下了革命火种。红八军主力转移后,留在左江地区的农民赤卫队坚持游击斗争,革命红旗一直飘扬在左江的红土地上。

“革命的道路非常曲折,但是将士们的意志却非常坚强。”龙州县委党史研究室主任禤培炼说道。龙州起义前,蒙志仁部反叛,龙州城被蒙志仁叛军占据,原定与百色同日举行的起义被迫推迟。俞作豫等共产党人没有被叛乱击退信心,而是立即召开军事会议,连夜分兵平叛,夺回龙州城。出身龙州贫苦家庭的共产党员何建南,一生为革命事业奉献力量,坚持与国民党反动当局作斗争,被捕后面对着敌人的严刑拷打,始终坚贞不屈。在临刑时,他痛斥国民党反动军官黄飞虎的恶行,高呼“共产党万岁”后英勇就义,年仅29岁。 

2(XC75{YL@VG5BOA~}IGTRR_副本.png

龙州起义纪念馆的镇馆之宝——红八军帽徽。记者  卢松见  摄

在展厅,记者看到一枚特殊的帽徽,椭圆形的铜牌上,凸现着斧头、镰刀和五角星图案。龙州起义纪念馆讲解员郑婧说:“这就是红八军的帽徽,现已被列为国家一级文物,是龙州起义纪念馆的镇馆之宝。”郑婧介绍,红八军帽徽是为了龙州起义特别设计的,邓小平也参与了设计,是1929年中国红军创建以来,唯一使用这样的形状、质地和图案的红军佩戴物。

在龙州,红八军军部旧址、铁桥阻击战遗址等一批遗迹保留了下来,默默诉说着当年抗战的艰苦卓绝。

红八军军部旧址位于龙州县新街19号。青砖黑瓦的大门上挂着一块木制牌匾,上面写着“中国红军第八军军部”。这里原来叫瑞丰祥钱庄,1929年年末和1930年年初,邓小平先后两次来到龙州就住在这里。红八军成立后,在瑞丰祥钱庄设立红八军军部,以指挥广西左江地区的革命斗争和军事行动。

Y97Z0%X)($~TS2Q_Z~4DW]X_副本.png

红八军军部旧址。旧址前两棵松柏为邓小平当年种植。 记者  卢松见   摄

走进院落,迎面矗立着一座庄严肃穆的法式小楼,泛黄的墙壁刻满岁月的印迹。楼前两棵柏树葱郁遒劲,生机勃勃,这是当年邓小平亲自种下的。上世纪七十年代,他还曾问起这两棵柏树的生长情况。

沿着高高的楼梯登上二楼,记者来到“红八军军部会议室”,看到里面陈列着两张方桌,重现邓小平等领导人正在开会商议起义事项的场景。龙州起义前后,邓小平就是在这里运筹帷幄,领导革命向前进。

从龙州起义纪念馆来到红八军军部旧址,记者心中有个疑问:是什么支撑邓小平等革命先烈在重重危机之下,寻找新的道路,将革命进行到底?循着纪念馆和军部旧址的展陈回望,记者心中有了答案:对中国革命必胜的信心,激发出共产党人战胜艰难的勇气与力量。

斗转星移,革命先烈用生命和鲜血孕育的龙州精神,在这片英雄的土地上浩气长存。每年都有全国各地的参观者来这里缅怀英烈,接受思想洗礼。“我们现在的幸福是革命先烈用鲜血换来的。”“革命先辈英勇奋斗的精神让我感到由衷的敬佩。”“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我将继承先烈遗志,守初心、担使命。”……参观者真挚的话语,无不表达着在新时代新征程上奋勇前进的决心。(记者/熊春艳 覃雪花 卢松见 通讯员/凌燕云)

责任编辑:覃冰
相关文章

兵变1929,拉开百色起义和龙州起义序幕

1929年南宁兵变是在全国范围内最有组织最有意识的一次兵变,为创建红七军、红八军和左右江革命根据地积蓄了武装力量,拉开了百色起义和龙州起义的序幕。

党建 2021-03-15 10:12

百色起义:右江河畔,一声惊雷响彻南疆

90多年前,中国共产党开启独立领导武装斗争和创建革命军队的征程,邓小平等无产阶级革命家先后在广西领导了百色起义和龙州起义。这是党在少数民族地区实行工农武装割据的成功实践,在中国革命史上书写了光辉一页。

党建 2021-03-12 1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