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塘儿女多壮志,一门忠烈七英魂

作者:李姣梦 杜宁 王海波
来源:《当代广西》2021年第4-5期
2021-03-17 16:12

萍塘村是钦州市灵山县著名的革命村庄之一。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只有100多户人家的萍塘村,投身革命的就有几十人。邓氏一门尤其忠烈。邓家是灵山地主富裕阶层,田产丰厚,衣食无忧,但家庭成员受共产主义思想影响,都有着保家卫国、救亡图存的家国情怀和坚持真理、追求革命的斗争精神。为了崇高的共产主义理想和人民的解放事业,邓业懋、邓业兢、邓传孔、邓业棻、邓传椿、邓传智、邓业玺等七位年轻人,在武装斗争中先后牺牲,豪气干云。

萍塘村邓氏老宅外景 灵山县委宣传部供图_副本.jpg

萍塘村邓氏老宅外景。灵山县委宣传部供图

初春午后,阳光正好。灵山县萍塘村的老人三五结伴,倚靠在老宅围墙边聊天。微风从古旧的庭院中穿堂而过,墙头纤草微微抖动,墙角人影斑驳,远远看去,像褪色的古画。老宅由五座格局相同的四进式庭院横向并列组成,青砖墙上古旧的壁画依稀可见,房梁上斑斓的木雕有些缺了角,却难掩老宅当年的繁华。

老宅庭院里住着几户人家,上前问询老宅旧主的故事,没想到得到的回应却是,“不知道”。说不定,围墙边的老人会知道。再问之后却发现,那些与老宅共生的记忆,那些旧主留下的痕迹,已湮没在岁月深处。

“这里是我们邓氏家族的老宅。邓氏后人现在分散在广州、湖北等外乡,都不在这里住了。”同行的邓氏后人邓向平先生,带记者一行走进第一座庭院,他小心翼翼地推开一扇红漆剥落的木门,轻声道:“我小时候曾住过这个房间,这座庭院就是我三公邓业懋的家。”

11_44903_副本.jpg

革命先烈邓业懋。灵山县委宣传部供图

在邓向平的讲述中,重重叠叠的历史迷雾逐渐消散, 87年前的那个秋天如在眼前。彼时,广东省立廉州中学迎来了两位新同学。来自萍塘村的邓业懋与弟弟邓业兢,双双考入了这所“钦廉四属的最高学府”。兄弟俩从小生活富足,家中田产丰厚,沿着祖辈的路走下去,将是一片坦途。然而,在时代洪流之下,他们却选择了一条荆棘丛生之路。

在廉州中学,兄弟俩得到进步教师的教育引导,阅读了许多革命书刊,接受革命思想启迪,逐步认识到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的革命道理。于是,他们决心寻找共产党。邓业懋不止一次对弟弟说:“如果我找到中国共产党,我一定要参加。”

七七事变发生后,全国抗日救亡运动风起云涌。廉中的党组织利用寒假组织师生开展抗日救亡宣传活动,邓业懋马上报名参加。他回到灵山后,很快就与邓业兢、邓传孔、梁中光等一批进步青年组成抗日宣传队,到灵城、新圩、佛子一带进行抗日救亡宣传,灵山迅速掀起了抗日救亡运动的高潮。开学后,已返校的邓业懋又写信给同学莫平凡和黄文法介绍赤坎、遂溪等地的做法,提议组织“灵山青年抗敌同志会”,吸收有志青年学习马列主义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从此,抗日宣传范围扩大到平南、檀圩、武利等地。

1939年11月,日军占领南宁,进逼陆屋、太平,日寇飞机不断轰炸灵山。主张抗日的灵山乡绅邓典初等人在新圩、檀圩筹粮筹枪组织抗日队伍。邓业兢到新圩协助他们工作,参加了“灵山青年抗日游击队”,并任一个队的分队长。邓业兢和莫平凡按党组织的指示,一起到灵南官屯村动员梁振威组织力量抗日。听到他们的来意后,梁振威很受触动,随即挺身而出,组织了100多名灵山民众成立抗日游击队,开赴邕钦前线攻打日寇。

11_44902_副本.jpg

革命先烈邓业兢。灵山县委宣传部供图

次月,抗日名将蔡廷锴的二十六集团军总司令部进驻灵山,成立广东南路抗日游击队第三支队,简称“南三”游击队。邓业兢带领几个队员深入农村做抗日救亡宣传工作,号召群众组织和武装起来,保家卫国。半个月时间,便把群众发动起来,组成了一个抗日大队,作为“南三”的后备队。

1940年4月,二十六集团军总司令部政治特派员室组织政治工作队,邓业懋、邓业兢、邓传孔都成了队伍的成员,并到新圩、檀圩、武利等地开展抗日救亡宣传工作。8月,国民党当局免去了蔡廷锴的职务,政工队被迫解散。后来邓业懋、邓业兢先后到谭礼、司练和檀圩、新圩等地教书,邓传孔则进入灵山简师读书。他们以教师和学生的身份为掩护,分别在学校和农村组织青年学生和农民群众开展革命活动。

在详尽的讲述中,尘封的往事越来越清晰。“在抗日救亡活动中,邓家上下都是革命队伍的成员。”邓向平说,邓业懋的父亲邓济宜是开明地主,他全力支持孩子们的革命理想和活动, “不断向游击队提供资金、粮食、弹药,他们的母亲也把自己的金银首饰全都拿出来支援革命”。

不知不觉中,我们走到了古宅尽头,拐一个弯,另一座别致的院落映入眼帘——青砖绿瓦,雕梁画栋,门匾上写着“邓冠山祠”。邓向平向里指了指说:“这就是当年仙山乡中心小学和仙山乡政府办公区的旧址,抗战时期曾被当作秘密根据点。”

1941年秋,经当地乡绅们的推荐,邓业兢担任仙山乡中心小学校长,接着又兼任仙山乡乡长。他利用这两重身份作掩护,聘任了一些中共党员和进步教师到小学任教,并在校内开设成年夜校和妇女识字班,唤醒和激励广大群众起来抗击日寇,在渌水、官屯、塘败一带播下革命火种。另外,还组建了自卫队,积极筹措武器,为灵山抗日武装起义作思想上和组织上的准备。

1944年11月,日军打通湘桂线后,直入钦县,合浦、灵山以至南路地区沦为敌后。在此危急形势下,中共广东南路特委决定在1945年春节前发动抗日武装起义。

起义前夕,邓业兢被指定为武装起义南路攻城队伍的指挥。他立即在萍塘召开新圩地区的党员骨干会议作动员,发动了胞妹邓业棻、堂妹邓业玺、堂侄女邓传孔、堂侄邓传椿和邓传智等数十名萍塘群众参加灵山起义。起义失利后,部队转战于钟灵、白石水、灵南一带。当时敌人集中重兵“扫荡”这一地带,邓业兢按第三支队长兼政委张世聪的指示,率部分队伍转战回灵山,统一组成灵山游击大队,并担任副大队长,其后随队在灵山附近活动。

与此同时,根据地方形势和民心所向,促使共同抗日,中共广东南路特委发出了一道火急密令——于1945年2月17日在小董举行抗日武装起义。为做好起义的准备工作,邓业懋深入六虾村、石龙村等地,动员有枪的民众献枪献弹,号召热血青年参加起义队伍,保卫家乡。钦县党组织动员了110多人组成起义队伍,进行集中整编,成立“钦县人民抗日解放军”,邓业懋被任命为该队伍的参谋长。

小董起义的枪声使国民党反动派惊惶失措。三天后,反动派纠集了500多人的兵力袭击起义队伍。在敌我接近时,邓业懋以为对方是我方撤回的部队,前往接头,不幸被敌逮捕。国民党反动政府组织了特别法庭,对小董起义被捕的同志进行“审讯”。他们虽然经受了酷刑折磨,但始终坚贞不屈。3月10日晚,邓业懋等9名革命同志在钦州牛圩坡惨遭秘密杀害。

1945年8月15日,日本政府宣布无条件投降,中国人民经过14年抗战,终于取得胜利。然而,国民党反动派却公然破坏国共“双十协定”,在全国各地调重兵进攻广大解放区和游击根据地,于是斗争便转变成推翻美帝国主义支持下的国民党反动派统治的战斗。萍塘儿女们随着革命斗争形势需要,在当地党组织领导下,继续进行战斗。

1946年5月8日,邓业兢带领13位同志在白木村培训武工队员,遭国民党保一团包围,因寡不敌众,弹尽被捕。在狱中,邓业兢、邓传孔、许家骅、闭家润、姚创业、邓传智、梁君量、邓业棻、黄从善、黄从鸾等11位同志受尽酷刑,始终坚贞不屈。同月31日,这11位同志被国民党灵山县当局杀害于县城东郊云头岭,制造了灵山县革命斗争历史上牺牲骨干最多、损失最大、震撼钦廉四属的“白木事件”。

邓业懋、邓业兢、邓业棻三兄妹相继牺牲后,胞妹邓业丽化悲痛为力量,继续为地下党游击队送信,想方设法把家里的衣物、谷米送往三合水、大水垌、六峰、官屯、渌水等地交给革命同志。胞弟邓业凯、胞妹邓业馨也纷纷离家积极投身到革命队伍里。邓传椿、邓业玺则分别在1946年的绿芦山战斗和1947年的三合圩战斗中壮烈牺牲。

至此,邓家老宅渐渐失了生气。天井旁,廊房里,院落中,禾坪边,再也没有少年的身影。那些热血与激情交织的故事,慢慢在颓暮的老宅里尘封。

但愿后人永远记得,在那些风雨如晦的岁月里,是那群意气风发的年轻人,用鲜血铺就了我们今天的幸福路。(记者 李姣梦 杜宁 王海波)

责任编辑:周剑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