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边陲小码头, 今天亿吨大港口

作者:王海波 杜宁 李姣梦 廖翠荣
来源:《当代广西》2021年第4-5期
2021-03-17 16:38

“海上胡志明小道”作为越南抗美时期中越海上的秘密通道,为越南人民的抗美救国斗争作出了巨大贡献。1968年3月,我国决定在靠近越南的防城港建设战备港口,作为开辟援越抗美海上隐蔽运输航线的主要起运港,向越南转运援越物资,代号“广西3·22工程”,这条航线被人们称为“海上胡志明小道”。随着时代发展,“海上胡志明小道”所在的防城港已经成为西部第一个亿吨大港,与世界190多个国家和地区、250多个港口通商通航。

2020年6月,防城港货物吞吐量突破1000万吨,刷新了建港52年来单月吞吐量和广西有纪录以来单个港口单月吞吐量两项纪录。图为防城港码头。卢雨萱摄_副本.jpg

2020年6月,防城港货物吞吐量突破1000万吨,刷新了建港52年来单月吞吐量和广西有记录以来单个港口单月吞吐量两项纪录。图为防城港码头。卢雨萱 摄

2月4日,晨光破晓,北部湾畔的防城港港口码头已经繁忙起来:塔吊装货卸货,运输车往返其间,不远处的海面上货轮来往穿梭。

“呜——”一声声清脆的鸣笛声,划破长空,传向远方,让一切都清晰起来。站在0号码头的“海上胡志明小道起点”纪念碑旁,时光仿佛倒流至50多年前那个特殊的年月。

在援越抗美时期,为了支援越南人民的抗美救国斗争,1968年3月,经毛泽东和周恩来等中央领导决策,决定在我国靠近越南的防城港建设战备港口,作为开辟援越抗美海上隐蔽运输航线的主要起运港,向越南转运援越物资。

“海上胡志明小道起点”纪念碑,位于防城港港口0号码头。   廖永东摄_副本.jpg

“海上胡志明小道起点”纪念碑,位于防城港渔氵万港区0号码头。廖永东 摄

当年3月22日,中越两国政府在北京签订了《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给予越南民主共和国经济技术援助的协定》,简称“中越3·22协定”,其中第二条、第三条就是建港的有关问题。

同年4月,广州军区海运战备领导小组决定成立中国援越海运战备工程指挥部,代号“广西3·22工程”,从此掀开了防城港建设篇章。

经勘查论证,指挥部认为防城港(当时的东兴各族自治县防城公社)渔氵万岛南部仙人桥附近海域自然环境优越,具有天然避风、水深、不淤积、开挖量不大,以及靠山、隐蔽等特点,是建设战备港口的理想之地。

肩挑手扛建港口。北部湾防城港码头有限公司供图_副本.jpg

肩挑手扛建港口。北部湾港防城港码头有限公司供图

当年6月,“广西3·22工程”正式动工。那时的渔氵万岛地处荒凉,人烟稀少,远离城镇,没有桥、没有路、没有住房、没有电、淡水资源稀缺,在这种情况下,从全国各地抽调的建港人员发扬不怕苦、不怕累的奋斗精神,迎难而上。他们住工棚、睡地铺,头顶蓝天、脚踏荒岛、艰苦奋战,终于在1970年初竣工建成2000吨级浮码头一座(长83米)、500吨级浮码头两座及相关配套设施。其中包括码头、牛头油库、企沙卫东船厂、防城至港口公路22公里、防城至企沙公路32公里、江山至牛头油库公路7公里。

这条通道自防城港渔氵万岛起至越南北部的一个岛屿,长约35海里。这条海上隐秘航线的建成,对越南人民抗美救国起到了重要作用。在上世纪70年代初的一段时间里,通过这条隐蔽运输航线,防城港进出港货船、油船、木帆船等超过1000艘次,运输援越物资16.18万吨。

1973年3月,美国在越南的战争停止,越北恢复通航,中越海上隐蔽运输航线完成了使命。这是一条在特定历史时期立了战功的海上运输线,后来,人们相对于越南陆上的“胡志明小道”而称之为“海上胡志明小道”。

“海上胡志明小道”在完成了光荣任务后,迎来了新的历史使命。周恩来总理从大外交的角度上高瞻远瞩,于1972年11月11日批示:不论越南停战与否,防城港应即隐蔽扩建,限期完成。1973年10月,广西防城港建港指挥部(防城港务局)动工兴建防城港一期扩建工程——万吨级深水泊位。两年后,广西第一个万吨级泊位——防城港1号泊位建成。1974年8月28日,国务院批准将防城港逐步扩建为对外开放贸易港口。

1973年前的防城港。北部湾防城港码头有限公司供图_副本.jpg

1973年前的防城港。北部湾港防城港码头有限公司供图

为了实施对外开放、对内搞活的政策,1983年7月13日,国务院批准防城港为外国籍船舶开放港口。当年10月1日,防城港在1、2号泊位处举行了开港典礼。次年4月,防城港第一次成功引进并接卸了广州远洋公司的万吨级货轮“贵阳号”,开创了广西沿海港口接卸万吨级货轮的历史新篇章。这一年,完成港口货物吞吐量14万多吨。

光阴荏苒,经过50多年的奋斗历程,当年简易的“海上胡志明小道”起点,如今已是门机塔吊林立,化工储存罐高耸入云。

北部湾港防城港码头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陈天岸介绍,“海上胡志明小道”起点也就是现在的0号码头,已经华丽转身为万吨级的化工品码头和游船码头。

去年年初,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全球经济放缓脚步,而防城港却强势逆袭:2020年1—4月,港口货物吞吐量和集装箱吞吐量实现逆势上扬,分别同比增长18.7%、43.2%,两项增速均居同期全国沿海主要港口首位;6月,货物吞吐量突破1000万吨,刷新了建港52年来单月吞吐量和广西有记录以来单个港口单月吞吐量两项纪录。

陈天岸感慨,危和机总是同生并存的,克服了危即是机,秉承“广西3·22工程”精神,我们在逆境中找到了新方向。

面对重重困难,防城港码头公司调整经营思路,大力推进“散改集”和铁海携手、北煤南运、南煤西进,先后启动东湾铁路线、推动防城港—自贡集装箱班列投运,为广西和周边省市经济发展注入了新动能。

1995年8月,0号泊位开工建设万吨级泊位。北部湾防城港码头有限公司供图_副本.jpg

1995年8月,0号码头开工建设万吨级泊位。北部湾港防城港码头有限公司供图

据统计,2020年,防城港(包括渔氵万港区、企沙港区等)完成货物吞吐量1.2亿吨,同比增长20.1%,其中集装箱完成60.1万标箱,同比增长42.8%,是国内唯一实现港口货物和集装箱吞吐量两位数增长的沿海港口。

防城港市委书记李延强直言,“广西3·22工程”所承载的爱国奉献、团结奋斗、一往无前的精神已成为防城港市广大人民群众的思想根髓和迈向新时代新征程的力量源泉。

如今,这座记载了中越人民友谊的港口已位列西部第一个亿吨大港,是全国25个沿海主要港口之一,也是我国大西南连接东盟最便捷的出海口,已建成万吨级以上泊位53个,有20万吨级泊位4个,30万吨级码头及航道正在推进,与世界19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250多个港口通商通航,实现了从“边陲战备小码头”到“西南第一大港”质的飞跃。2019年国家《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明确,防城港重点发展大宗散货和冷链集装箱运输。

港口是防城港发展之基,也是对外开放的窗口。随着“一带一路”以及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的推进,依托全国边境旅游试验区、东兴国家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沿边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国际医学开放试验区等开放开发平台,防城港连接西南和东盟的区位优势更加凸显,政策叠加优势更加突出,引得大工业大项目纷至沓来。

防城港市港口区企沙镇是广西重点规划建设的大型临海工业区,是钢铁、金川镍铜、防城港火力发电厂等重大项目落户地。当前,按照“大项目—产业链—集群化”的方向全力推进结构性改革,防城港已经形成了以盛隆冶金、金川铜镍、大海粮油、广西华昇、广西钢铁等龙头企业引领的钢铁、有色金属、化工、能源、粮油食品、装备制造等六大支柱产业,产业聚集效应凸显。

“十四五”时期,防城港这座依港而建、因港而兴的城市将以更加开放奋进的姿态,秉承“广西3·22工程”精神,抢抓历史机遇,充分发挥沿海沿边开放优势,顺势谋划构建海边山现代经济体系,扬起开放发展的风帆,再创新辉煌。(记者 王海波 杜宁 李姣梦 通讯员 廖翠荣)

责任编辑:周剑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