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犷浑厚 朴实无华
——陶义美的广西少数民族题材意笔线描人物画

作者:谢永飞
来源:当代广西网
2021-06-08 11:02

陶义美

陶义美,硕士研究生毕业于广西艺术学院,师从著名画家郑军里教授并留校任教,现为广西艺术学院中国画学院/漓江画派学院副院长、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广西美术家协会理事、广西壮族自治区中国画学会理事、漓江画派促进会常务理事、广西书法家协会会员、南宁市美术家协会理事。

作品多次入选及获全国性和省区美展奖项,出版著作及画册有《漓江画派中国人物画研究》《物随笔转、境由心造——桂西少数民族风情人物画研究》《以懿文德——桂西少数民族中国人物画创作研究》《当代少数民族题材人物画家评介》《画笔下的世界:中国画人物线描多视角研究》《画笔下的世界:现代山水画综述及变革与创新》《泼墨人生——郑军里大写意人物画研究》《中国当代精英画家系列——陶义美》《陶义美国画作品集》《笔墨与造型:中国画史与理论研究》《悠游翰墨间:广西艺术学院中国画学院/漓江画派学院教师作品集——陶义美》《广西艺术学院中国画学院/漓江画派学院书法系教师作品集——陶义美》《金石永年——历代石刻艺术拓片系列展图录》等。

(图一)陶义美    布诺汉子    90cmX96cm    2015年.jpg

布诺汉子  90cmX96cm  2015年

陶义美多以广西少数民族的风土民情为绘画表现题材,他的线描人物画表现形式有细笔和意笔两种形态。所谓的细笔即用工笔画匀整的线条来组织画面物象,意笔即写意的笔法,线条变化丰富,中锋侧峰、提按转折的用笔,粗狂豪放的线条塑造物象。他的细笔人物,严谨、细腻,意笔人物则粗犷、浑厚。但不论是他的细笔人物还是意笔人物,他的整个绘画内核都呈现出朴实无华的气息。在笔者看来,陶义美的意笔人物画能把劳动人民朴实的情感描绘得更为深刻。他以粗放厚重的笔墨风格来呈现广西少数民族群众劳动场景、生活状态与民族情感,显得更加有冲击力、感染力,同时在他的意笔线描人物画中,那种朴实真切的性格与情感在他的画面中更能得到彰显。

隆林苗族老阿婆  240cmX120cm  2009年


一、表现少数民族劳动人民的生活气息

陶义美是一个朴实、勤劳、真诚的画家。他的画面中,总是洋溢着广西少数民族群众深厚的生活情感与朴实无华的人间气息。陶义美本是工笔人物出身,具有严谨娴熟的造型能力。近年来,他转入小写意的领域,并有所成就。陶义美的画风转型,并不仅是出于他内心的一腔热情,更多的是出于他的学术考量。因为意笔厚重的笔墨形态更贴切于广西少数民族群众的生活气息与民族情感。同时也是因为他的本心与性格使然,从而形成这般粗犷朴拙的画风。他在意笔写意中探索少数民族的生活与心理状态,表现他对少数民族的生活与情感的理解,并传达他的情感世界。陶义美画风转型的成功,得益于他多年来坚持深入广西少数民族地区写生的经验和感悟。生活在群山之中的少数民族,有着他们独特的性格与情感特征——热情、淳朴、真诚,而他们这样性格与情感特征都在陶义美的画面中得到很好的体现。如陶义美《布诺汉子》,他根据人物的衣纹特点、人物的皮肤和结构,因而在用笔上,粗细显得丰富多变,线条干涩粗犷,以衬托出布诺汉子的沧桑感。陶义美把生长在田垄上的,经历了日晒风霜洗礼的乡民原始、粗犷、质朴的精神气质生发到画面中来,也正基于陶义美对这些少数民族乡民的深度理解,所以画面中才会具有浓厚的民族生活气息。《隆林苗族老阿婆》是一幅描绘隆林苗族老阿婆针织的场景。在画中,陶义美对人物面部细节的刻画进行简化处理,只对关键部位加以强调,如对人物的皱纹、衣纹服饰的刻画,他用干笔侧锋皴擦或淡墨中锋勾勒,突显出人物的神情状态,老阿婆脸上的皱纹是岁月留下的痕迹,那粗糙的皮肤是辛勤劳作的体现。老阿婆神情专注地针织衣物,充满着生活的味道。

(图三)陶义美  侗乡笙歌震三江  136cmX68cm  2017年.jpg

侗乡笙歌震三江  136cmX68cm  2017年

陶义美喜爱用干笔浓墨来描绘边疆地区的少数民族,如《侗乡笙歌震三江》画面绘一个中年的壮汉吹奏芦笙的情景。壮汉双手执芦笙,笙管竖置,双手捧持笙斗下部,拇指、食指、中指分别按左右两排笙管音孔,嘴含吹口。其粗壮的手指,不算灵动,甚至显的有点拙,但却有一股刚强有力的气息从指掌溢发出来;壮汉变换手指的状态,沉稳娴熟,整个人都沉醉于吹奏的状态之中,这虽然是一个演奏的瞬间,但是我们可以从这个瞬间中感受到少数民族劳动人民的那种朴实、充满激情的生活状态以及他们的浑厚热烈的民族情感。


二、朴拙浑厚的笔墨风格

由于广西少数民族具有独特的乡俗文化,并且他们长期生长在田垄或山间中,繁重的田间劳作使得他们在精神与面貌上,与生活在都市里的人们有着很大不同,所以在绘画表现上,如何彰显他们的精神面貌,是以这些少数民族为题材的画家们需要考虑的问题。陶义美则选择朴拙、浑厚、沉着的笔墨线条来表现乡民的憨厚、淳朴、热情、天真的精神面貌与情感世界,所以他的笔墨呈现出一种朴拙浑厚的风格。陶义美的笔墨蕴藏着一股单纯质朴的审美意味,饱含拙的味道,使画面富于美的意,同时兼具在土地里生长的农民的那种质朴、简单、坚毅与顽强的生命情态精神气息。如陶义美的《鼓震号嘹瑶山欢》,这是一幅描绘瑶族人民演奏时的场景。画中的牛角号、铜鼓沧古雄浑,瑶民神情专注。画面人物古朴憨厚、壮实,富有激情,他们各持乐器——牛角号或铜鼓,或吹号或敲打鼓,古朴雄浑、深沉而富于力量感的声音从画面发出,这是远古沧桑却又包含鲜活生命力的音律,令人痴迷。

从技法角度来看,画中人物结构以意笔渴墨勾出,中锋与侧锋交替,抑扬顿挫,行转变化。陶义美对牛角号阴阳关系的处理,他先是用淡墨造型,在阳面留白,在阴面以淡墨皴染兼用,再以层层浓墨干笔覆,最后以更重的墨突出牛角的沟痕,以强调牛角斑驳的质感。陶义美这般强调牛角乐器,不仅强调牛角乐器的沧老浑厚的气息,而且更传达瑶民吹奏这般沉浑的乐器的过程中所体现出瑶民的坚毅勇敢、简单淳朴、激情洋溢的情感特征。

陶义美  高山汉  96cmX90cm  2015年

有趣的是,陶义美在画汉族劳动人民时,也把少数民族的生活气息融入到画面中。例如作品《高山汉》,他在题跋中介绍道:“在桂西的崇山峻岭中,散居着一些汉族人,这些住在高山上的汉族人,被称为‘高山汉’”。其实这些长期生活在高山上的汉族人,在精神状态、生活状态与广西其他少数民族群众的精神状态、生活状态相类似。若陶义美不在题跋中介绍,我们是不知道这是一个汉族人。《高山汉》所描绘的是一个年老的汉族男性胸像。整幅画生发着粗犷、浑厚、朴素的气息,他在老人脸上皱纹的处理上,以粗犷、朴拙的线条来表现,恰如其分地传达出“高山汉”沧老的精神气质,这也体现了陶义美高明之处。老人那垂老的皮肤受岁月侵蚀而呈现出粗糙、暗沉、无光泽的质感,画中渗透着深厚的视觉冲击力与内在的精神张力。老人脸上如山体沟壑般的皱纹,是经受着风霜雨晒的磨砺后,在农人脸上留下的印记,再配以赭石用色,显得沉厚、朴素。这也许是生长高山之上,经由大地的滋养而生发出来的内在精神气质,这种精神气质被陶义美所捕捉后,再以他惯用的朴拙的笔墨线条来布诸于画面,可以说这是他对高山上的劳动人民或者说是对土地的儿女的一种素朴、虔诚地赞颂。在对老人身体结构、衣纹的处理方面,陶义美则用更为粗放的线条来表现,在结构转折处,线条更为粗密,这与衣扣处梳淡的线条形成对比,笔墨浓淡相间,富于节奏感,其线条行笔朴拙有力,蕴含强烈精神力量。

陶义美  惟仁者寿  90cmX96cm  2015年


三、真切朴实的情感抒发

绘画形式是画家内在精神的载体,其中蕴藏着画家对于客观物像的参透与理解,形式与内在精神相辅相成。万青力谈到:“中国绘画的特性及创造性恰恰体现在笔墨之中,笔墨并不仅仅是抽象的点、线、面,或者是隶属于物象的‘造型手段’。笔墨是画家心灵的迹化,性格的外现,气质的流露,审美的显示,学养的标记。笔墨本身具有内容的,这个内容就是画家这个人。”[i]其实也可以说,笔墨线条是画家精神情感的显现。明清以后,文人画家更加强调笔墨的内在精神性,使得笔墨线条承载着文人画家更为丰富的精神内涵,因而,笔墨线条也就成为画家精神传达的载体,同时也是画家情感抒发的渠道。而陶义美那厚重质朴的笔墨风格,亦是他情感与性格的流露与彰显。

(图八)陶义美    壮乡岁月    96cmX90cm    2015年.jpg

 壮乡岁月  96cmX90cm  2015年

婴行(丰子恺)论道:“表现手段之最简单最便利者,莫如线。把情感的鼓动托于一根线而表出,是最爽快、自由,又最直接地表现的境地。所以在单纯化的表现上,线很重要。线不是物象说明的手段,是画家的感情的象征,是画家的感情的波动的记录。”[ii]因此,可以说笔墨线条等形式是传达画家情感的载体媒介。而陶义美以粗放朴拙的线条抒发内心朴实的情感,亦是同样的道理。如陶义美的《黑衣壮老阿婆》《惟仁者寿》《壮乡岁月》《瑶乡老汉》等作品,则是很好的例证。其中《惟仁者寿》,在形式上,陶义美以简略的线点出人物的身体结构,而重点放在人物脸部特征的刻画上,以山水画的皴法来表现人物面部的特征。老人侧脸皱纹的表现,类似坚实的山体结构的质感,给人以结实厚重的视觉感受。其用线苍劲,行笔重而有力、果断直接。在衣纹处理上,用意笔重墨加以强调转折处,大胆舍弃过多的旁枝末节,只用几根断线加以浓缩,从而形成线条的疏密对比、聚散离合,富于节奏感。其实,不论是他对造型问题的处理,还是对笔墨的应用,都是他抒发内心情感的形式载体,这其中包括他对少数民族劳动人民真诚热切的情感与他对在艺术上挚诚的追求。从他浑厚粗犷、朴实无华的画风中就可以看出这一点。

(图四)陶义美  鼓震号嘹瑶山欢  180cm×190cm   2012年.jpg

陶义美  鼓震号嘹瑶山欢  180cm×190cm   2012年

从近些年来看,陶义美在进入转型阶段,由工笔转入意笔,进行了绘画语言的尝试与探索,但是他在意笔语言中,在人物造型上,虽有在追求纵放粗犷,但人物的造型还是严谨的。随着年龄的增长和所经历的生活,或许他的意笔人物线描会更加的肆放。但我觉得有一种由内而外的气质,他很难做出改变,那就是他的朴实性格。正因为他这份朴实,在绘画中才会呈现出来自少数民族劳动人民热情真诚的声音,以及他的稳重性格和朴实情感。

总之,在陶义美的意笔线描人物里,他以那种粗犷、厚重、朴实的笔墨形态把边疆少数民族劳动人民的朴实无华性格面貌表现得很真切,并且具有强烈的生活气息,致使他的画面能够生发出朴素的、虔诚的情感,着实令人感动。


(作者单位:广西艺术学院)


参考文献:

[i] 万青力.万青力文集[M].北京:人民美术出版社.2004.p37

[ii] 婴行.中国美术在现代艺术上的胜利[J].东方杂志.1930.第27卷第1期.p8

责任编辑:覃冰
相关文章
文化 2021-06-08 10:20

柳州市举办红色故事采风暨散文专题培训班

2021年柳州市红色故事采风及暨散文专题培训班在柳江区举办。

文化 2021-06-08 09: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