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江者

作者:石才夫
来源:当代广西网
2021-06-16 15:36

 石才夫_副本_副本.jpg

石才夫


是远方来客,口音陌生

他们行色匆匆,神色凝重

但并不慌张

摊开地图,看一条河的流向

寻找渡口的位置

辨认几个村子的名字

蜿蜒的公路像一条绳索

秋天已经过去

海洋山高大的银杏树

残存的叶子在风中苦苦撑着

像在等待什么

 

这样的山,家乡也有

黑夜里传来的鸟鸣

也并没有什么不同

有的也叫岭

生长松树,酸枣和槐

可以拴牛马,也可以铺陈蕨类

连日的枪炮声停歇下来之后

岭上开满了红花

一朵,两朵,十朵百朵

如今万山红遍

 

夜晚祠堂的灯火

照亮一张脸

浓眉紧锁

进进出出的人

像春天的燕子

飞出去,飞回来

这屋檐下

原来的寻常烟火

掺进了硝烟

远远近近

一阵紧似一阵的枪声

像鞭炮

 

江水向北,像是在赶路

一群人要抢渡

也在赶路

大坪、凤凰嘴、界首

现在作为地名

被标记在1934年初冬的一场

战役形势图上

像几颗图钉

摁住了翻腾的江水

那个满脸稚气的少年

那个操闽西客家口音的少年

随流水去了

 

有一个人

和这条江同名

有人说他其实是一棵树

江边的大树

遮风挡雨是他

霜打雷击的也是他

小河淌水是他

大河奔流也是他

远方来客是他

邻家大哥是他

凝视地图的是他

灯火映照的也是他

他叫陈树湘

对,参天大树的树

血染湘江的湘

 

江水不回头

渡江人也不回头

 

新圩、脚山铺、光华铺

不是圩,就是铺

这些地方

想来应是商埠

湘桂古道的千年石板路

被一双双穿着草鞋的铁脚

踏过

1934年冬日的五岭

有了新的传说

那些舍命的人

临死还唱着歌

那支唱着歌的队伍

从此再没来过

 

不,后来他们还是回来了

从老山界翻越而来

从赣南、闽西、粤北

汇集而来

从担架上下来

从十四岁归来

从失散回来,从布谷声声

从杜鹃啼血

从丰收的田野

从幸福的炊烟里

一 一醒来

 

他们是渡江者

他们渡江

也渡人

渡一切苦难

他们最后自渡——

是三年湘江水

是十年湘江鱼

 

他们血沃红土

他们屹立成塔

他们永生


(作者简介:石才夫,笔名拓夫,中国作协会员,现任广西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出版有《坐看云起》《天下来宾》《以水流的姿势》《八桂颂》《流水笺》等诗歌散文集)

责任编辑:覃冰
相关文章

行走全州

江水昼夜流淌,枫杨顽强生长,都是那段峥嵘岁月的见证者。

文化 2021-06-15 15:42

结庐香草畔

归与不归;我都站在离骚的最后一行;等待相逢,等待一幅清瘦的忧伤;零落为歌。

文化 2021-06-11 1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