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江讲述者

作者:黄佩华
来源:当代广西网
2021-06-17 09:33

黄佩华_副本.jpg

黄佩华

辛丑初夏,桂北大地绿水青山,生机盎然。全州的天空时而晴朗时而阴雨,乍热还凉。我有幸参加由当代广西杂志社主办的“辉煌百年路 湘江党旗红”主题采风活动,第一次走进全州,走近湘江。

5月15日下午,我们怀着敬仰的心情,来到位于全州县才湾镇的红军长征湘江战役纪念园。这座占地970亩的纪念园坐落在湘江战役三大阻击战之一——脚山铺阻击战旧址,主体建筑设计庄严大气,恢宏肃穆。

20天前,习近平总书记刚刚到访这个纪念园,向湘江战役红军烈士敬献花篮,参观红军长征湘江战役纪念馆。新时代党的领袖能够在百忙中莅临此地,让我们这些后来者仿佛还能看到他忙碌而伟岸的身影,聆听到浑厚的绕梁余音。

……硝烟弥散的战场上,身先士卒的将领,吹号的号兵,呼吼的英雄,拼杀的勇士……参观完刀光火影、栩栩如生的纪念馆,我们来到广场后面的山坡。

一草一木一忠魂,一山一石一丰碑。我们来到草木林立、山石耸峙的红军长征湘江战役红军烈士纪念林。这里安葬着烈士遗骸,许多在湘江战役中英勇牺牲的红军烈士长眠于此。潇潇斜雨中,来自区内外的几十名采风团成员个个神情肃穆,并排成列,向湘江战役红军烈士敬献花篮,向革命先烈默哀并行三鞠躬礼。

AQ2P7791_副本.jpg

周运良与采风团成员谈起习近平总书记来到红军长征湘江战役纪念园的事。石钖 摄

正当大家沉浸在缅怀红军烈士的悲情之中时,我忽然被司仪兼讲解员标准的普通话打动了。许多人可能不晓得,在桂北兴(安)全(州)灌(阳)文化圈的语境中,能讲一口标准普通话的人可谓是凤毛麟角。经打听,原来这个高挑俊朗的讲解员名叫周运良,是全州县红军长征湘江战役纪念馆副馆长。再一细问,眼前这位似曾相识的帅哥,竟然是毕业于广西民族大学2010届的毕业生。也就是说,这个小伙子和我居然曾经有过一段师生关系。2009年春天,我调任民大艺术学院书记,而周运良就读的播音主持专业即是学院的一个专业。

与周运良偶遇之后我才晓得,因为担任习总书记参观红军长征湘江战役纪念园的讲解员,他已然成了“网红”,成了众多媒体采访的对象。出于好奇,过后我又对他进行了线上采访。

2021年4月25日上午,习近平总书记来到位于桂林市全州县才湾镇的红军长征湘江战役纪念园,向湘江战役红军烈士敬献花篮并三鞠躬,瞻仰“红军魂”雕塑群,参观纪念馆。

“习近平总书记来到红军长征湘江战役纪念馆参观,由我全程讲解。”描述起总书记亲临参观的情景,周运良至今仍然激动而自豪。据他介绍,担任这次讲解任务的讲解员是从全区层层考核遴选的,不仅要具备较高的政治素质和专业素质,而且还要熟悉这段历史,熟悉纪念园的情况。由于他长期在全州工作生活,而且苦练了一口标准普通话,加之对当年红军长征过桂北和湘江战役历史的了解,所以他幸运地入选了。

第一次近距离见到习总书记,周运良说他心情很激动。跟总书记交谈之后,更感觉到总书记很亲切、很随和。总书记对湘江战役这段历史这么重视也让他非常感动。

总书记曾在多个场合提及湘江战役,明确要求做好烈士遗骸收殓保护工作,规划建设好纪念设施。周运良介绍说,红军长征湘江战役纪念园的建设就是习近平总书记亲自批示的。这次总书记亲临纪念馆,对每一个板块,每一件文物,都看得很仔细,听得非常认真。总书记对湘江战役这段历史很了解,时不时还和大家进行一些即兴交流与分享。

11417_60caab6b0a382.jpg

在广西桂林全州县红军长征湘江战役纪念馆,全州红军长征湘江战役文化保护传承中心副主任周运良在油画《陈树湘》前讲解(4月25日摄)。新华社记者 陆波岸 摄

在陈树湘“断肠明志”的惨烈画面跟前,总书记伫立凝视,沉思倾听。湘江之战,年仅29岁的陈树湘师长奉命率部担任全军总后卫,与十几倍的敌人殊死激战4天,在完成掩护红军主力和中央机关过江任务后,渡江道路已被全部切断。突围时,陈树湘腹部中弹,在昏迷中被俘。醒来后,陈树湘乘敌不备,用手从腹部伤口处掏出肠子,用力绞断,壮烈牺牲。

在中央红军抢渡湘江四大渡口示意图前,周运良介绍说,“据罗荣桓元帅回忆,他在渡江后回头一看,身后就只跟着一名十几岁扛着油印机的红军战士。江面上漂满了红军战士的遗体,鲜血染红了湘江水。至今在桂北仍然流传着一首民谣:英雄血染湘江渡,江底尽埋英烈骨;三年不饮湘江水,十年不食湘江鱼。”

“当时真是危险啊!”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州观察时说,“试想,如果没有这么一批勇往直前、舍生忘死的红军将士,红军怎么可能冲出敌人的封锁线,而且冲出去付出了那么大的牺牲,还没有溃散。靠的是什么?靠的正是理想信念的力量!”

周运良回忆道,参观结束后,总书记亲切接见了纪念馆的工作人员,并勉励大家说,你们做的这项工作非常有意义。临上车之前又说了一句:“你们做得很好。”周运良认为,这是总书记对他们工作的高度肯定,是鼓励和鞭策,全馆工作人员深受鼓舞。大家纷纷表示,下一步将提高工作和学习要求,不断充实自己,更好地向参观者讲好红军的故事、讲好湘江战役的故事。

周运良,好样的。我为你感到骄傲和自豪。

5月16日上午,我们来到凤凰嘴渡口。在滔滔湘水边,一块镌刻着“湘江战役渡口”和一枚红五星的巨石,屹立在渡口旁,仿佛在默默向我们诉说什么。

这时,人群中出现一位年近六旬的盲人,在其妻子的牵引下,缓缓来到渡口中间,站在大家跟前,随即手持话筒,用带着浓重方言的普通话,开始向我们介绍他所知晓的关于湘江战役的一切。

此人正是凤凰镇和平村委建安司村村民蒋仕发。

“湘江江底人垫底,血流十里溪。”虽然他没能目睹七十多年前那场战事,却因为时常义务为参访者介绍湘江战役,所以他也成了一名义务讲解员,一个“网红”。

“我从幼年起,就经常听爷爷蒋朝庭和父亲蒋庭忠讲红军过湘江的这段往事。红军大部队渡过湘江后,继续往西边走。但有十几个红八军团的战士因为受伤走不动,就藏匿在我们村里养伤。我的爷爷当就收留了两位战士,一个姓李,一个姓张……”蒋仕发说。

“我爷爷把红军战士藏在家中的窖眼里,并找来村里的医生为他们治疗。窖眼是我们当地囤积粮食的地窖,为了不让经常来搜查的保安团发现,我爷爷特意在这个两米多深的窖眼里用木板设置了一个夹层,铺上稻草,情况紧急时就把红军伤员藏在木板下,再用粮草堆盖在木板上,躲避搜查。20多天后,伤情好转的红军战士告别村里的老乡,一路沿江追赶部队去了……”

暴风截图2021617817694.jpg

凤凰镇和平村委建安司村村民蒋仕发将红色的故事一遍遍传唱。张友豪 摄

蒋仕发不仅是讲故事的高手,而且还会编唱红色民歌。讲完一节故事,只见他背对湘江,面向大家,开始引吭高歌——

“湘江边上唱英雄,古岭路上多豺狼,多豺狼。越赣跨湘闯三关,小米步枪苦鏖战,最为喋血在湘江,英雄壮士,血印裳,血印裳。五星啊红旗飘过江,革命的初心永不忘,古老的山河春常在,英雄的辉煌满湘江。”

“董家堰啊华村堰,红军过江,江心满,江心满。飞机轰炸无处藏,英雄尸骨堆如山,青山绿水埋忠骨,一尺一土结红霜。五星啊红旗飘过江,革命的初心永不忘,古老的山河春常在,英雄的辉煌满湘江。”

告别奇人蒋仕发,我们又出发往下一站。一路上我陷入了沉思,要是没有像蒋仕发和周运良这样的讲述者,湘江战役的历史迟早或是会被人们淡忘的。因为有了他们,红色的故事才得以继续世代传诵下去;人们对红军的思念,才能如滔滔湘江水永不枯竭。


(作者简介:黄佩华,壮族,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广西民族大学驻校作家,文学创作一级。出版长篇小说《生生长流》《公务员》《杀牛坪》《河之上》《五月病》,小说集《南方女族》《远风俗》《逃匿》《广西当代作家丛书·黄佩华卷》,散文集《生在平用》,长篇传记《瓦氏夫人》,民族文化丛书《壮族》《彝风异俗》。有作品被翻译成泰国、越南、俄罗斯和柬埔寨语。曾获第一届广西独秀文学奖,第二、第四、第五届壮族文学奖,第二、第三届广西少数民族文学花山奖,第四、第五届广西文艺创作铜鼓奖,第四、第七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

责任编辑:覃冰
相关文章

渡江者

那个满脸稚气的少年;那个操闽西客家口音的少年;随流水去了……

文化 2021-06-16 15:36

行走全州

江水昼夜流淌,枫杨顽强生长,都是那段峥嵘岁月的见证者。

文化 2021-06-15 1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