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江杂感

作者:李约热
来源:当代广西网
2021-06-18 10:15

李约热_副本_副本.jpg

李约热

刚到全州,在下榻的酒店,我迫不及待地问酒店的服务员,这里离湘江远吗?

酒店的服务员回答:

不远,出酒店大门,往右走,遇十字路,再往右,一直往前走七八百米,就是湘江。这些天都在下雨,水没那么清哦。

她大概把我当成观光客,脸上的歉意是为我即将见到那一江浊水而生发。我想,也许在她看来,全州是个美丽的县城,一江浊水,会让全州的美大打折扣;一江浊水,会对不起远道而来的游客。是啊,清澈的江水,总是能勾住游客的魂魄,谁不喜欢清澈的江水呢?!

而我不是观光客。

如果没有那一场惊天地泣鬼神,史称湘江战役的大事件,初来乍到,我也会关心这里的美食、古物、风俗人情以及山水奇观。然而,湘江之所以吸引我前来,是因为它曾经的悲情和豪情——湘江曾经最刻骨铭心的颜色,是红,而不是清或浊。

1934年11月27日至12月1日,中央红军在湘江上游广西境内的全州、兴安、灌阳,面对30万敌军的围追堵截,苦战五昼夜,最终从全州、兴安之间强渡湘江,突破国民党的第四道封锁线,粉碎了蒋介石围歼中央红军于湘江以东的企图。红军也因此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渡过湘江后,中央红军由出发时的8.6万人锐减到3万人。

“勇军三万身焚碎,苦水一江血染红”,是湘江战役的真实写照。现在的全州,一年之中,湘江之水只有在雨季来临的时候浑浊,大部分时间清澈透明,跟桂林的漓江、我家乡河池的红水河,甚至全中国千万条江河没有什么不同,但是,因为1934年冬天的一江苦水血染红,使它成为全中国的江河中,最特殊、最让人感念的河流之一。

我没有按照服务员说的,出酒店往右,再往右,走七八百米去看湘江,因为,明天我们就要“上战场”,去米花山,去脚山铺,去大坪渡口,去凤凰嘴渡口,近距离地去感受,去凭吊,去致敬。

微信图片_20210618101814_副本.jpg

凤凰嘴渡口前,作者静坐凝思。黄佩华 摄

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离生死肉搏的战场最近的一次。也是第一次,我领悟到战场跟许多许多人的命运有如此紧密的联系。之前读书、写作,战场的概念只存在于资料里、书本中,并没有拿它跟自己做更多的关联,因此也并没有特别强烈的感受。或者说,因为没有身在其中,对“战场”的认知,既麻木,也无知。对我来说,以前的战场,只是“知识点”,答对了给十分。但是,在全州,在米花山战场遗址,在大坪渡口,在凤凰嘴渡口,在脚山铺阻击战战场,史书中描绘的情形跟眼前的风物重叠在一起,我的脚步慢慢沉重,我的呼吸渐渐急促,历史的血色在我眼前闪耀,使我感受到作为后来者,作为一个得益于时代,得益于人民伟大创造的写作者,生命中必须要承受的重量。这样的重量,是养分,也是筋骨,会使我终生受益——震撼之中,领悟到战场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牺牲者的身影漫山遍野,布满江面,我们每走一步,脚下就曾经躺着一位战士的血肉之躯。以前我们常说,踩着烈士的血迹前进,从嘴巴里喊出来,跟在实地丈量、凭吊,完全是不同的感受。几万红军战士在湘江边血战,几万个母亲,几万个父亲,还有他们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兄弟姐妹——红军将士所有的亲人,加起来同样是一支庞大的队伍,他们分散在中国的南方和北方——自从他们的亲人离家,他们揪着的心再也没有放下。一年又一年,所有的牵挂汇在一起,那是另一条湘江。1934年冬天,他们在思念的江水里苦熬,他们的亲人血战湘江,最终撕开一条血路。

微信图片_20210618123509.jpg

全州县绍水镇水头村红一方面军指挥部旧址。宾阳 摄

“勇军三万身焚碎,苦水一江血染红”,这是我在全州绍水镇水头村红一方面军指挥部旧址门上看到的一副对联。熟悉湘江战役的人都知道,全州县脚山铺阻击战是湘江战役最惨烈的阻击战,是这场战役中敌我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场战斗。这场战斗持续了三个昼夜,红一军团将湘军阻击在脚山铺以北,成功掩护红军中央纵队和军委纵队渡过湘江。这场惨烈的战斗,红军牺牲战士四千余人,政委聂荣臻负伤,红四团政委杨成武负重伤,红五团政委易荡平牺牲……站在绍水镇当年红一方面军指挥部旧址门口,这副对联映入眼帘,沉甸甸的十四个字,真是字字千钧啊。

1934年的冬天,惨烈、悲壮……带着我们一路寻访战场遗迹的党史专家一路走,一路跟我们讲述湘江战役的很多细节,残酷得我不忍重述。

踩着曾经流淌战士鲜血的土地,看湘江北去,这一趟全州之行,我深受感动。一路走一路想,我们小心翼翼。为什么这样?因为脚边有魂灵。

正是因为脚边的魂灵,才有人间的坦途。


(作者简介:李约热,《广西文学》副主编,广西作协副主席,出版长篇小说《我是恶人》《侬城逸事》,小说集《涂满油漆的村庄》《火里的影子》《人间消息》等。曾获《小说选刊》全国优秀小说奖;《民族文学》年度小说奖;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等)

责任编辑:覃冰
相关文章

湘江讲述者

要是没有像蒋仕发和周运良这样的讲述者,湘江战役的历史迟早或是会被人们淡忘的。因为有了他们,红色的故事才得以继续世代传诵下去;人们对红军的思念,才能如滔滔湘江水永不枯竭。

文化 2021-06-17 09:33

行走全州

江水昼夜流淌,枫杨顽强生长,都是那段峥嵘岁月的见证者。

文化 2021-06-15 1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