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全州

作者:鲍尔吉·原野
来源:当代广西网
2021-06-18 10:43

鲍尔吉·原野_副本.jpg

鲍尔吉·原野

假如做一个接龙游戏,一个人在台上说“桂林……”,那么台下99%的人会接“山水甲天下”,剩下那1%的人接“米粉”。

“桂林山水甲天下”这句话不仅传遍了中国,也传遍了世界。这不仅是山水的魅力,也是诗的魅力。南宋年间,一位广西的地方官王正功宴请桂林学子,即席赋诗一首。这首诗很长也很啰嗦,但其中的一句话亮了——“桂林山水甲天下”,下一句“玉碧罗青意可餐”则无人知晓。

王正功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的名字虽然在中国诗歌史上毫无踪影,但他的这句诗在21世纪的中国无人不晓,被引用率超过最有名的唐诗“床前明月光”。

网上如今在争论桂林山水甲天下指的是哪些地方?如果这个问题请王正功回答,他也不会对你一 一指出来。诗是诗,不是说明书。它是一片念想,或者说一个朦胧的意象,不能详细到具体景点。

王正功也真是敢说。天下多大,古人称之为五湖四海,你都去过么?没去怎么能评出甲乙丙丁呢?古代的交通不发达,贵为皇帝,也到达不了他所统治的天下的所有地方。但诗有别样心肠,它可以不讲道理。它是寄寓,是独语。所以王正功仅凭着自己的印象就说出“桂林山水甲天下”这句大诗。现代人去了桂林,也觉得这句话说的对。漓江风光,象鼻山,阳朔山水都是天下甲等好景。奔着这句诗去桂林的人等于践行了王正功说的话。访客们结束游历,回到家乡,向别人介绍桂林也会引用这句话——“桂林山水甲天下”,钱没白花。

然而,桂林那么大,面积27,000多平方公里。它的美景不止于漓江与阳朔,还有更幽深的美景等人去寻访。

微信图片_20210618194123_副本.jpg

桂林市全州县安和镇龙井村的水碧绿澄澈。黄浩云 摄

桂林市下面的全州县安和镇龙井村就是一个好地方。

来到这里,我问当地人——龙井村的村名和西湖边上的龙井有重复,这里有什么典故吗?

村民说,叫龙井村一来因为这里姓龙的人居多。有龙头村和龙尾村,也有龙潭村和龙井村。二来它与山水形势有关。这座山摇头摆尾,逶迤而下,正如一条卧龙。这不算奇,奇的是山中密林明里暗里流下的溪水汇成瀑布围绕着山脊左盘右绕,在龙的脊梁边上聚集一处又一处的潭水。其中就有龙首俯下饮水的水潭,故名龙井。

村民说的对,我在山的高处看到的山景和他说的差不多。更高的地方没法攀登了,如果有无人机把这座山里的龙脊和边上大大小小的潭水拍下来,一定更好看。还要说龙姓居民真会选择家园,这座山比其他地方更适合龙姓人士居住。当然其他姓氏的村民住这里也合适,青山绿水,人人适宜。

说好在山半腰的龙井村吃一餐农家饭,到达饭堂要曲曲弯弯走一段路。这一段山路不白走,途经好多水潭。有的潭水深绿,波澜不兴。好像是碧玉的溜冰场,等着人们穿上旱冰鞋去滑行。有的潭水呈现天蓝色,这是由各种矿物岩石形成的奇特景观。天蓝色的潭水上方的石壁上探出红花和黄花,也许是中药材。这些花束从悬崖伸长脖子,像要寻找自己在潭水里的倒影。一个连一个的水潭都不算大,水面如晒谷坪大小。潭水静静歇息之后,又从狭窄的石缝急急忙忙流出去,到下面形成新的水潭,但颜色会改变。

我问村民,这些水潭有没有名字?村民说没有,哪有时间给它们起名字。

我觉得精力充沛的人可以来这里给水潭起上名字。如墨玉潭、天青潭、百鸟潭等。也可以标上桂林山水甲天下3号,桂林山水甲天下4号、5号等等。1号和2号留给漓江。

为了吃山上这顿饭,我们走了好多路,有石板路和木栈道。路边树枝和野花横逸,跟你抢路。幽深的林中传来无尽的鸟鸣,我常常从鸟鸣的声音猜测它羽毛的色彩。悠然清亮的啼鸣者,我认为它有长长的尾羽,肚子是白色或绿色的,头顶红羽或蓝羽。细碎不可辨听的鸟鸣代表这些鸟体型较小,脑袋像拨浪鼓一样左啄右叨。那种移动的鸟鸣常常是大鸟发出的歌唱,翅膀是黑的。在所有的鸟鸣之上发出高音的鸟,一定站在树的最高处,绿翅膀,爪子黄色。当然这只是我的想象。

微信图片_20210618193536.jpg

飘渺的白雾如轻纱笼罩在水面之上。邓筠 摄

走着走着,身边的水塘和溪流上方涌来白雾,它们不紧不慢,缓缓占领了水面。这些雾算不上浓雾,像纱一样。透过雾可以看出深碧色潭水的底色。这些缓缓踱步的雾如同乐曲。我知道这么说词不达意,雾怎么能像音乐呢?我想说雾的速度如同音乐。音乐里有一个术语叫柔板(意大利语:Adagio),节拍每分钟56下,表达音乐家沉思的情绪。这些雾就是柔板,它们也许正在沉思。但是雾在这里有什么可沉思的呢?

如果俯下身子看潭水,雾会从清澈的潭水下面看到长满青苔的石头缝隙摇曳着水草。如果盯着石头看,会有小鱼的身影一晃而过。白雾也可能计算潭水里有多少条鱼,这哪里算的清?更多的鱼都藏在石缝里。

白雾移动过来,并不笼罩山崖上的绿树和野花。它仅仅覆盖在水潭上,或者说它让水潭改变了颜色。变成了白潭。没多久,这些白雾消散了。谁也不知道它们去了哪里。它们把潭水遮盖那么一会儿,是为了什么呢?好像潭水会在它的遮盖中变一个戏法。

贴着碧绿的水面缓缓行进的白雾好像是童声合唱,歌唱大自然的神奇;又好像是单簧管的协奏曲。大家知道,单簧管是最适合描述自然风光的乐器,受到莫扎特青睐,当然也适合描述白雾。我又想,如果有一种机器把这些雾抽出来灌到塑料袋里,让游客带回家也蛮有意思。上面写上“桂林山水甲天下之全州县安和镇龙井村之雾”。不也很好吗?而且不贵。

顺着曲折的山路,看过野花和水潭,到达山腰的饭堂。这时我已经不想进屋吃饭了,所谓饭菜,到哪里都差不多少,无非是炒什么,炸什么,然后喝什么,大同小异。但这里的风景却不同,独一无二。

进饭堂吃了一些土菜,吃了些什么记不住。然后下山,沿原路又走了一遍。再次看到了潭水、溪流和郁郁葱葱的大山,却没有见到白雾。看来白雾巡行有时辰,游人看过一遍就可以了,不能免费看第二遍。

微信图片_20210618111248_副本.jpg

古色古香的全州绍水镇梅塘村。黄浩云 摄

我们去的另一个地方是全州的绍水镇梅塘村,这个村子和我在江南看到的村子没有什么区别。村子中央有一个圆型的水塘,屋舍依塘而建,形同八卦。村民多姓赵。

古代人口迁徙常常是家族整体搬迁,他们带着自己的文化习俗到千万里之外生根开花。在全州县听很多人讲话是湖南的永州方言,询问他们祖籍,答曰从湖南迁来。我在湖南一些地方跟人聊天,得知他们祖上是从江西迁过来。跟江西人聊天,得知一些人的祖上从东南沿海的古越国、古吴国迁徙而来,带着他们的宗祠文化与饮食习惯,这就叫体统。从祖上传承而来至今没放弃的文化符号是一个家族的体,它的凝聚力为统。

梅塘村赵氏村民的祖先迁到这里来,看到此地有一潭清水,遂定居于此。依水而居是人类生存的首要条件。此地又有一棵梅树,花朵灼灼,起名“梅塘村”。他们在这里生活已有几百年的光阴。这个村秩序井然,教化彰明。流水从每家每户的瓦屋边上汨汨流过,水质清澈,见不到一点污浊。村民相貌也是清朗淳朴。

这个村文艺发达,家家户户都喜欢彩调和黄梅戏。对外面来的游客来说,这又是一个谜团。黄梅戏诞生于湖北黄梅县,发达于安徽的安庆市,流传范围见于安徽、湖北、浙江和福建一带,怎么会在广西的一个小山村里见到黄梅戏呢?这就是文化的奥妙或者叫文化的密码。

最早的黄梅戏脱胎于采茶调,如果读过明清时期湖北黄梅县县志的话,就知道那里水灾频仍,十年九洪。一年的收成被洪水毁灭后,人们外出讨饭。讨饭的人边乞食,边唱民间小调。他们会什么唱什么,一路乞讨,足迹与小曲遍及四面八方,也吸纳了沿途的戏曲小调。人们把这些讨饭人唱的小调称之为黄梅调。黄梅调变成艺术,是《天仙配》第一任董永的扮演者王少舫大师的功劳。他把京剧与黄梅调相结合,形成黄梅戏。分出行当,形成剧目。这时候,它叫黄梅戏而不是黄梅调了。

那么黄梅戏是怎样到达广西的全州的梅塘村呢?戏曲与方言一样,是天空小鸟携带的种子,不拘什么地方都会落下来,生根开花。我在这里看到黄梅戏很高兴,我愿意看到艺术在民间的流动。越是流动,越是多元,越能焕发艺术的生机。梅潭村的男女老少唱黄梅戏唱的都很好,他们乐观大方,除了务农,他们也是天生为戏曲而生的人。

戏曲和民歌一样,包含着血缘的密码。我在内蒙古各地考察蒙古民歌,看到好多唱歌的牧民脸上带着幸福的表情。这个话应该这么说,一个牧民刚才还在烧火做饭,当他唱起民歌的一瞬间,脸上换上另外的表情,很幸福,仿佛远处——更准确的说是高处——有一个亲切的面孔在俯视他,他用歌声和这个面孔对话,这就是跟祖宗对话,他们把要说的话放进了歌里对祖先诉说。祖先当年说过的话语消失了,但歌声不会消失,可以穿越千山万水。因此,人们还可以想当然的猜测,梅塘村村民的祖先来到这个地方,依照他祖先所居住的村落修建了这个村子,依此怀念自己的祖先。同时他把这个村子又传给了自己的子孙。传下来的还有歌声与戏曲。戏曲与乡音像这个村子的瓦屋石街一样代代流传。村民的任务就是接连不断地唱这些戏曲。子曰,“祭如在祭,神如神在”说的也是这个道理,唱戏的时候,他们和自己的祖先在一起,也和自己遥远的故乡在一起,文化就这样传承下来。

我到广西之前和作家李约热做了一个约定,沿着湘江边上跑个10公里。李约热刚从驻村第一书记的岗位上撤回来,他圆满完成了工作任务,又积累了很多创作素材。今年他捧走了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那金光闪闪的大奖杯。我对这次约跑有点儿打怵,因为照顾老人,我好几个月没跑了。我怕我跑不下来10公里,不跑又怕李约热失望。所以我们如约来到了全州县城的湘江边上,开始10公里历程。

我对李约热说,不要快跑,慢慢跑下来就好。他说好的好的。

宽阔的湘江穿过全州慢悠悠地流淌。黄浩云 摄_副本.jpg

宽阔的湘江穿过全州慢悠悠地流淌。黄浩云 摄

跑步路线上,这一边马路是农贸市场,卖鱼的、卖青菜的人熙熙攘攘。那一边宽阔的湘江慢悠悠地流淌。全州很会搞规划,江两边的建筑都很漂亮,街道干净,人民安祥。

我有一个疑问,湘江应该是湖南境内的一条江,怎么会流到广西来呢?到这里才知道,湘江发源于广西兴安县的海洋山,它的上游叫海洋河。这个河的名字起的好,一条河用海洋来命名,先声夺人。湘江经全州流进了湖南,流到了人们看到的“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的长沙市。我觉得在广西境内沿着湘江跑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跑着,我觉得李约热可能太过谦逊,退在我身后,跑得不快。我觉得他是在谦让,于是放慢脚步。但他跑得更慢,更有甚者我听到他的呼吸急促。我们跑得并不快呀,他怎么能呼吸急促呢?为了照顾我慢跑,他把呼吸都调急促了吗?我知道他经常到外地去参加马拉松比赛,有全马,半马,实力很强,他怎么能这样呢?

说起来我这次跑步也是勉力而为,头两天骑自行车摔了一跤,把左腿膝盖磕出鸡蛋大一个伤口,当然是皮外伤。但跑起来,膝盖打弯伤口疼,还渗血。但跑步事大,其他都顾不得了。我跟李约热跑到5公里之处回转,到达10公里终于停下来。我看李约热的神色有点过力,我问你怎么会这样呢?他说他一个月前上山把脚踝骨弄伤了,一直没有恢复跑步。这时,他发现了我膝盖的伤口,他说你这样怎么能跑步呢?我说咱俩心态是一样的。我怕辜负你的邀约,带着伤跑。你怕辜负我的邀约也带着伤跑步。咱俩都是要面子的人啊。

湘江在全州城里这一段开阔平静,两岸绿树如茵,江岸晨练的人络绎不绝。我觉得这个城市的人口平均年龄比较年轻,这是对比沈阳得出的结论。还有,这里的人有灵气,平和淡定,又有韧力。老天赋予他们如此美好的青山绿水,他们在自己的家乡耕耘劳作,追赶着幸福生活。


(作者简介:鲍尔吉·原野,蒙古族,作家,出版长篇小说、散文集、短篇小说集90多部。作品获鲁迅文学奖、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人民文学奖、百花文学奖、蒲松龄短篇小说奖、内蒙古文艺特殊贡献奖并金质奖章、赤峰市百柳文学特别奖并一匹蒙古马,电影《烈火英雄》原著作者。作品收入大、中、小学语文课文。散文集《流水似的走马》出版西班牙文、俄文译本。长篇小说《花火绣》出版波斯文译本。全国无偿献血获奖人,沈阳市马拉松协会名誉会长,辽宁省作家协会副主席)

责任编辑:覃冰
相关文章

湘江杂感

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离生死肉搏的战场最近的一次。也是第一次,我领悟到战场跟许多许多人的命运有如此紧密的联系。

文化 2021-06-18 10:15

湘江讲述者

要是没有像蒋仕发和周运良这样的讲述者,湘江战役的历史迟早或是会被人们淡忘的。因为有了他们,红色的故事才得以继续世代传诵下去;人们对红军的思念,才能如滔滔湘江水永不枯竭。

文化 2021-06-17 09: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