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沃湘江肥劲草

作者:​张柱林
来源:当代广西网
2021-06-23 11:11

张柱林_副本.png

张柱林

三十多年前坐火车,就知道了全州的名字,但那时常常是夜晚经过,几乎从来没见过她的真容,仅限于在列车车厢里的里程表上见到过这个站名,偶尔在睡梦中醒来,会听到广播里或列车乘务员的招呼呐喊,“全州到了”“全州到了,下车的旅客赶快收拾行李”之类,同时也就知道过了全州,就要进入湖南境了,或者,回到了广西。也是在八十年代中期,读到了军中作家乔良的《灵旗》,第一次知道了湘江战役的惨烈,也知道了该战役发生在广西境内,却没有把其和全州联系在一起。这几年,湘江战役受到空前的重视,全州更是其中的焦点,因为当时主要的战事大多发生在全州境内,包括现在已经划归兴安县管辖的界首,战役的另一方国民党的军史上就将我们所习称的“湘江战役”称为全州战斗或全州战役。这样,许多次在火车上或空中经过全州之后,我终于亲身踏上了这片曾经战火纷飞的土地。

虽然和我的桂西北家乡一样,全州也属于山区的范畴,但明显平缓很多,不时可见大片的平地,这在桂西北是不可能见到的。当时远道而来的红军选择从水面较为宽阔、水道较浅、水流比较和缓的全州境内的几个渡口过江,无疑是明智的。自古以来,较准确地说,至少自秦汉时期沟通南岭以来,这里就是各族人民进行经商、迁徙、行旅等活动的重要通道,甚至可以说是最重要的通道,当今学者常将其称作“南岭走廊”,现代修建的湘桂铁路,其运行路线就是沿着这条重要走廊规划设置的。当年红军在南岭/五岭间穿行的,也就是这条南岭走廊,只是一般人们主要是顺着湘江南北向行走,而红军是沿着闽赣粤、湘粤、粤湘桂边境西行,所以南北向的湘江成了行军路上的自然障碍。在当下,我们要过河,个别地方修了桥或架了浮桥,可以从桥上走,但多数还得从渡口乘渡船。但当时红军要渡江,既无桥可通行,可能仅有的几艘小船对几万大军而言也无济于事,所以只能临时架设简易浮桥,危急时则只能择水浅处涉渡。时值深秋初冬,桂北山区的夜晚和清晨寒气袭人,河水冰凉刺骨,那些装备简陋、衣食不周的红军战士,四面受敌,头上还有飞机轰炸和炮弹袭击,其面临的困难和痛苦可想而知。

微信图片_20210624151945_副本.jpg

全州县凤凰镇大坪渡口。黄浩云 摄

今天交通条件和居住环境的改善、生活水平的提高,又让人很难想象当年的困难给徒步数千里而来的红军所带来的各种考验。随着学习红军精神热潮的掀起,人们从各地坐飞机、坐火车、坐汽车来到全州,住在县城的大小宾馆里,到会场开会学习领会文件精神,到红军长征湘江战役纪念馆参观凭吊,或进行宣誓。街头随处可见旅游大巴,拉客的小三轮生意红火,全州有名的红油米粉店里人满为患,客人排着长队等着品尝传说中的美食。红军当年晚了一步,没能进入全州县城,所以不知道那些来自福建、江西等地的战士是否曾在其他村镇的米粉摊前流连过?

当然,我没有考证过,广西的米粉源于何时,但我想,应该早就有了。顺着城市中心的广场走,商铺鳞次栉比,有的店里或店外音乐声、吆喝声震耳欲聋。位于城边的江岸上,人们三五成群地散步,在炎热的夏季,也许这是城里比较凉快的地方了。江水不紧不慢地往北流去,然后转了个弯,流出了我们的视野。夜晚时分,湘山脚下的“湘山酒厂”四个大字放出耀眼的光芒,厂区倒是隐没在黑暗中了。年轻时候曾经很喜欢喝“湘山酒”,觉得有一丝丝甜腻的口感,让人回味不已,那时倒不知道是全州出产的。散步回来,路边的足疗店正好为疲乏的双脚提供保养,让其第二天更好地上路。


DJI_0026.JPG

航拍全州县凤凰镇大坪渡口。石钖 摄

当然,最重要的参观地自然是当年红军过江的渡口,这里也许不是战斗最激烈的地方,但其悲惨程度并不亚于几个陆地上的战场,红军在湘江上也遭受了惨重的损失。国民党军为了实现将红军围歼于湘江以东的战略意图,拚命阻止红军渡江,所以对渡江的红军进行疯狂的轰炸和扫射,战士们的鲜血染红了江水。中央纵队从界首完全渡江后,为了防止国民党军队的追击,工兵营炸毁了湘江上的浮桥。而光华铺阻击阵地的红三军团也奉命撤离,桂军向界首渡口蜂拥而至。没有及时过江的红九军团大部及负责全军后卫的红五军团第13师、以及红八军团只能从下游的凤凰嘴渡口徒渡渡过湘江。红八军团是红军准备撤出中央苏区前一个月组建的,虽然出发时有一万余人,但基本都是刚刚征来的年纪轻轻的新兵,许多人连一枪都没放过,战斗力可想而知。12月初是湘江的枯水季节,水只有齐腰深,但异常寒冷,这些连日奔走缺衣少食已经疲乏不堪的农家子弟们,在敌人飞机的猛烈轰炸、扫射时,陷入混乱,成片倒下,被湍急的江水卷走,死伤无数。过江当晚,清点人数,战斗人员仅余六百余人,连挑夫、勤杂人员一起只有一千二百余人,最终被迫撤消红八军团番号和建制。据当地老百姓回忆,他们在江边掩埋了三天的烈士尸体,但更多的阵亡将士则沉没在江底,或漂流到下游。因此,世间留下了“三年不食湘江鱼”/“三年不饮湘江水,十年不食湘江鱼”等令人唏嘘的句子。今天的凤凰嘴渡口离当年红军过江的地方有一点距离,平和安祥,湘江默默地向北流淌,岸边的宣传栏里,还记录着当年的悲壮。

微信图片_20210624151935_副本.jpg

曾有不少与长征题材相关的电影和电视剧在全州县凤凰镇大坪渡口拍摄。黄浩云 摄

红军最早是由湘江上的古渡大坪渡口过到西岸的。现在政府为了适应经济发展的形势,在渡口旁边修建了大坪大桥,渡口就很少有人去了。因为曾经在这里取景拍摄过几部有关长征题材的电影和电视剧,当年留下的布景成了景点,不过也有些破旧了。岸边芳草萋萋,中间杂着几株野山莓,正是山莓成熟的季节,几颗熟透的山莓深紫透亮,令人垂涎欲滴。经受不住诱惑,摘下放入口中,清甜微酸,和我小时候熟悉的味道一模一样。回望曾经碧血浸染的湘江,深感美好和平生活得之不易。


(作者简介:张柱林,广西民族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世界华文文学学会理事、学术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广西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广西语言文学学会副会长。主要研究领域:中国现当代文学与文化研究、现当代作家作品、少数民族作家文学等。出版《一体化时代的文学想象》《小说的边界:东西论》《桂海论痕》等三部专著,参与编撰著作多部,在《当代作家评论》《光明日报》《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当代文坛》《小说评论》《民族文学》《南方文坛》等海内外报刊发表文艺评论、散文等作品多篇。曾获广西文艺创作铜鼓奖、广西社科奖、广西文艺评论奖、《南方文坛》年度优秀论文奖等奖项)

责任编辑:覃冰
相关文章

这条江,要是能挪到北流多好啊

她们见证过血与火,见识过惨烈和悲壮,像当年长征的红军,她们的目标是星辰大海。

文化 2021-06-22 19:23

梦萦毛竹山

一棵八百多年的老树,承载着一个地方的历史风云,见证着整座村庄的发展变化。

文化 2021-06-21 17: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