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改初心,青山依旧在
——守墓人蒋石林

作者:童馨儿
来源:当代广西网
2021-06-25 16:22

童馨儿_副本_副本.jpg

童馨儿

5月14日,受当代广西杂志社邀请,我参加了该社举办的“辉煌百年路 湘江党旗红——文化名家走全州”采风活动,辗转近十小时的车程,暮色初降,我踏上了全州的土地。

这是我第一次到全州,从前风闻它的种种,也都仅限于课本和新闻上,有关于它的一切,遥远而不真实。直至车抵站台,那种陌生感和距离感全都消失了,乘坐客车进城,天下着小雨,有人惊呼,看,那就是湘江。

循声往窗外看去,没有江,只有苍茫雨雾,但耳边却像是听到了清晰而坚定的流水声。

看不到,却也笃定地知道,那应是来自湘江的声音。

全州县位于广西东北部,素有“广西北大门”之称。它是红军长征突破湘江的主战场,在红军长征这部威武雄壮的英雄史诗中,湘江战役是中国共产党和红军历史上血与火、生与死、存与亡的一场重大战役,因战况过于壮烈,留下了“三年不饮湘江水,十年不食湘江鱼”的刻骨之言。

现下,湘江战役的硝烟早已散尽,如今的全州县,民生事业全面进步,社会大局和谐稳定,先后被评为全国科技进步先进县、全国粮食生产先进县、全国生猪调出大县、全国国土资源节约集约模范县,被确立为国家现代农业示范区、国家新型城镇化综合试点县、全国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县、自治区级全域旅游示范区创建单位,被自治区党委、政府授予“广西科学发展进步县”称号,成为广西首批9个自治区级生态县(市、区)之一,获批为第二批广西可持续发展实验区创建单位。

全州当地的人员操着带着乡音的普通话对我们讲解着全州的历史和现实,那一种不真实感再次扑面而来,历史存活在讲叙里,而现实触手可及,再多的想象力,也无法拼凑出当年血战情景。

一直到,来到了米花山,站在了米花山红军烈士墓前,见到了守墓人——蒋石林。

DJI_0275_副本.jpg

米花山红军烈士墓位于全州县才湾镇的湘江战役脚山铺阻击战战场旧址。张友豪 摄

米花山红军烈士墓位于全州县才湾镇的湘江战役脚山铺阻击战战场旧址。脚山铺阻击战也是湘江战役中规模最大、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一次战斗。

1934年,为了确保中央纵队和红军主力顺利渡过湘江,红一军团在脚山铺阻击敌军南下,在脚山铺、白沙河一带与数倍于己的敌人激战数个昼夜,战斗空前惨烈,2000多名指战员牺牲。

据当地老百姓说,红军当时来到才湾村驻扎,红军战士们帮着村民挑水、劈柴、搞卫生,村民们也帮红军磨米、蒸红薯,军民其乐融融,才湾村的村民也非常拥护爱戴红军,战时村民们冒着生命危险给红军战士送饭送水。

战斗结束后,因为是冬天,家里的粮食和柴火都给了红军,村民蒋忠太(时年34岁)带着儿子蒋受宇(时年12岁)到离家三四里路之远的米花山砍柴。没想到,在山上的乱树丛里,他们父子俩发现了7具红军遗体。冒着被杀头的危险,他们将7具红军遗体以席子和稻草裹着,就地掩埋,小小的土堆上放了3块烧砖。

蒋石林是蒋受宇的儿子,今年76岁,身量不高,但精神很好,头花几乎全白了,说话声却铿锵有力。

细算来,从祖父时期开始到蒋石林,再到蒋石林的子孙辈,蒋氏五代已守护红军墓八十余年。

蒋石林告诉我们,从小父亲蒋受宇就把红军的故事挂在嘴边,告诉他们红军战士为革命流血牺牲,而他们能为红军战士做的,也只有这么一件事了。因为这件事,爷爷蒋忠太被地主举报“通共”,爷爷蹲了大牢,受尽委屈,第二年7月去世,去世的时候才四十多岁。父亲当时也被关进附近一间仓库,奶奶东拼西凑,交了8块银元才把他赎出来。

最让蒋石林刻骨铭心的是,在爷爷临终前的那段时间,一再向他们叮嘱:红军是为我们牺牲的,红军才是我们老百姓的大救星,一定要世世代代守护这座红军烈士墓,要将红军精神一代代传承下去。而蒋忠太后人也遵守祖训,守护红军陵墓,这一守,就是近一个世纪。

每年春节前夕和清明,蒋忠太的子孙们都会来此祭拜,尽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这7位红军烈士的名字。2002年,蒋受宇去世后,带领家人守墓祭扫的任务落在蒋石林的肩头。

前些年,有些村民想利用这片土地种树,因为怕这个红军墓被平整掉,蒋石林多次对村民进行劝阻说服,最终这个红军烈士墓得以保存下来。

IMGL1249_副本.jpg

蒋石林老人拭擦红军烈士墓。张友豪  摄

近几年,全州县委、县政府也非常重视关心红军烈士墓的保护工作,相关部门也多次到红军烈士墓所在的米花山及附近的山村了解情况,并多次举办了祭拜红军英灵的仪式。

2017年湘江战役脚山铺阻击战旧址被列入《全国红色旅游经典景区名录》。2019年4月份,全州县委、县政府和才湾镇党委、政府组织对红军烈士墓进行了修缮。

蒋石林的孙子蒋明峰今年14岁,蒋石林告诉我们,小孙子从小耳濡目染,对红军的感情极为深厚,小孙子说过自己即使以后到其他城市学习、工作,但只要回乡,一定都要来红军烈士墓看看,如果有一天,父辈老去,他也将承担起守墓的重任,绝不推脱!

在寂寂的山林中,一座山坟被绿林环抱。墓前空地极为开阔,宽大约有9米,蒋石林告诉我们,“取的是‘长久’的意思!”

墓前的草坪修理得很平整,因为前夜才下过雨,草尖上的露水打湿了我们的鞋面,泥土混杂着热夏的味道扑进鼻来,空地四周,尽是郁郁葱葱的山林,有风吹过,叶梢摆动,沙沙声便如几十年前战士们那急促稳健的脚步声,他们目光坚定,勇敢无畏,仿佛早已看到今日的碧云蓝天,和平安宁。

蒋石林抬头眺望远处的云,低声喃喃道,“他们连名字都没有留下来……”

他们连名字都没有留下来,但他们淌尽了身上的鲜血,就为了我们此刻得到的今天。

临走时,我握紧了蒋石林老人家的手,手是瘦弱的,却又是充满力量的。他眼里含泪,脸上皱纹密布,目光却温柔又坚定。

两鬓斑白终不悔,数十年岁月静默无言。丛林寂寂,流云易逝,惟有青山忠骨,诉说着红军烈士的不畏牺牲,也见证了一家三代人的赤诚衷心,永恒坚守。


(作者简介:童馨儿,本名陈立新,广西作家协会会员,河池市网络作家协会副主席。在全国各大期刊发表文字300余万。出版小说《谁伤了婚姻的心》《婚姻七宗罪》《婚心未泯》《在世间的每个清晨等你》等十余部小说。其中《婚心未泯》《我等你永远为期》《可不可以这样爱》《不良前妻》已售出影视改编权)

责任编辑:覃冰
相关文章

湘江水长流

所到之处,青山肃穆,静水深流,让人心生敬畏。

文化 2021-06-25 09:35

聆听湘江 回首苍茫

一旦触及那段记忆,触及那几个昼夜,我的心便涌进无数被炮弹炸亮的夜色,那条红色的,水面挤满灰色躯体的河流,那嘶吼的骡马,那折断的树枝、破碎的岩石,那哭泣的天空和大地。

文化 2021-06-22 09: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