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忘湘江红

作者:​房永明
来源:当代广西网
2021-06-28 10:10

房永明1_副本_副本.jpg

房永明

在我的记忆中,每年清明前后,全州山上开得最艳的是杜鹃,那一丛丛、一簇簇,点燃一个个山坡,让人觉得那不是开放、不是绽放,而是喷薄、而是啼血。每次见到这杜鹃,总觉得她是经过血与火的洗礼,她是灵与肉的奉献。

全州地处广西东北部,湘江自西南向东北斜贯全县。全州是广西建制最早的一个县,人文承荆楚之文运,兼潇湘之灵秀。就是这片土地,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要隘,秦始皇南平百越,屯兵于此;吕后杀英布,鏖战于此;南明何腾蛟、郝摇旗在此大败清兵;太平军血战全州城,南王冯云山喋血湘江蓑衣渡。

最让全州人铭记的是1934年底的湘江战役。那场战役,全州一半的土地成了战场,兴安、灌阳也同样炮火连天。在我祖辈们的记忆中,不仅仅是血漫湘江,几乎军队经过的每一座山头都曾在战火中颤栗,凡是军队踏足的每一块土地都曾在硝烟中抽搐。

湘江战役,让湘江红遍,湘江战役,让世人不能不记住这特别的湘江红。

全景馆  全州红军长征湘江战役文化保护传承中心供图_副本.jpg

红军长征湘江战役纪念馆内的全景馆。全州红军长征湘江战役文化保护传承中心供图

湘江红是一种惨烈的红。

那年的11月27日,中央红军进入全州境内,一场中国革命史上气壮山河的战役在这里打响,战火燃了五个昼夜。

当年,坐阵南昌的蒋介石看出了中央红军将沿着红六军团的路线前进,急忙调集国民党“中央军”、桂军、湘军、粤军共26个师30余万人的部队,凭借湘江天险阴谋布设下了号称“铁三角”的第四道封锁线,妄图消灭红军于湘江东岸。

红军将士浴血奋战,付出极其惨烈牺牲,用他们的鲜血和信念,粉碎了国民党反动派围歼中央红军于湘江以东的企图。

脚山铺阻击战,红军指战员在“一切为了苏维埃新中国”的口号下,五千将士与五万敌人经过两天两夜的激战,以血肉之躯和大无畏的牺牲精神,前赴后继与敌军奋勇拼杀,使敌人无法前进一步。红一军团二师五团政委易荡平和数千名战士在这里流尽了最后一滴血。据后人回忆,平生极少流泪的林彪,当时望着漫山遍野的战士尸体泪如泉涌。在红军长征湘江战役纪念馆,我看到了朱德给彭德怀、林彪的电令:“要动员全体指战员认识今日作战的意义,我们不为胜利者,即为失败者,胜负关乎全局。”这是血战最有力的说明。

绝命后卫师——红五军团第三十四师,5000多人,被截留在湘江东岸,师政委程翠林、第一O二团政委蔡中等绝大部分指战员牺牲在这块土地上,师长陈树湘重伤后被俘,苏醒后,乘敌不备绞肠牺牲。

全州境内的屏山渡口、凤凰嘴渡口战火纷飞,红军战士遗体倒在湘江中。凤凰嘴渡口是红八军团、红九军团和红五军团第十三师渡江地点,因遭飞机轰炸和敌军追击,伤亡极为惨重,红军战士的鲜血染红了江水。在罗荣桓元帅回忆中,他带领一部分官兵摆脱敌人追击赶到湘江岸边,江上的浮桥已被炸断,罗荣桓一脚迈进江水里,冰冷的江水令他几乎无法站稳,但他还是坚定地朝对岸而去。当他踏上湘江西岸,身后只剩一个年龄很小的红军战士,这位小战士的肩上居然还扛着一台油印机,这让戎马多年的罗荣桓顿时热泪盈眶。

将士马革裹尸,湘江水鲜血染红。“英雄血染湘江渡,江底尽埋英烈骨;三年不饮湘江水,十年不食湘江鱼。”

微信图片_20210617134822_副本.jpg

《英雄史诗 不朽丰碑》大型浮雕。陆波岸 摄

湘江红是一种传承的红。

时间过去了八十七年,但只要走进红军经过的村庄,村里人仍然记得红军,就好像红军昨天才刚从家门前经过一样。在全州绍水镇梅塘村,坐在门口的老人告诉我,当年红军曾在村里借住,村民给他们东西不收钱,红军就偷偷把银元放到坛子里,这是他们从父辈口中听到的。在塘口村委水头村,老村干讲述红一军团驻扎村里的旧事,当时村民不仅帮助红军筹集粮食,还帮红军挑大米送到老山界,至今红军住过的公祠保存完好,门上挂着一幅对联缅怀英烈:勇军三万身焚碎,苦水一江血染红。

红色记忆挥之不去,红色记忆代代相传。

一个铁皮公文箱,安和镇文塘村蒋业文一家三代保存了八十七年,那是红五军团第三十四师师政委程翠林的遗物。当地人还收藏了牺牲战士的枪支,抗日战争时期,曾拿出来成立抗日游击队,打击日本侵略者;1947年,这些枪支又成为了桂北游击队举行全灌人民武装起义的武器。

才湾镇的蒋石林已经七十多岁了,他仍清楚地记得父亲蒋受宇说起的脚山铺阻击战。当年敌军向红一军团驻守的米花山发起进攻,战斗持续了两天两夜。战斗结束后,时年三十四岁的祖父蒋忠太与十二岁的父亲蒋受宇在砍柴时发现了散落在自家山场里的七具红军遗体并就地合墓掩埋。在当时,埋葬红军是死罪,蒋忠太被揭发后锒铛入狱,蒋忠太去世前,仍不忘嘱咐后人要世代守护红军墓。蒋忠太后人也遵守祖训,一家五代守护着红军烈士墓。现在,他的孙子孙女也受红色革命文化的熏陶,从小养成了热爱学习、生活简朴、爱国拥军的优良品德。

1934年11月28日至11月30日傍晚,中央红军纵队干部休养连进驻安和镇大广塘村白竹山自然村,至今,村里人还记得红军老一辈革命家留下的弥足珍贵的长征红色文化史料——“红军三字经”“井冈山红军医院教材”“中革军委主席朱德画像”“红军标语”,其中一幅室内阁楼上的“红军万岁”标语,至今保存较为完好。近年来,当地村民怀着对红军的敬仰,主动垫资,组成了一支抢救革命文物志愿者服务队。今年3月8日至10日,连续三天大雨,志愿者队伍顶风冒雨紧张投入抢救排险工作,晚上党员干部轮流值班巡查守护革命遗址,经过几天的奋战,疏通了防洪排水沟,对倾斜的墙体、框架进行了多点支撑加固,对“红军标语楼阁”从里到外、从上到下进行防漏、防塌重点加固保护。

凭吊广场 全州红军长征湘江战役文化保护传承中心供图1.jpg

红军长征湘江战役纪念园凭吊广场。全州红军长征湘江战役文化保护传承中心供图

湘江红是一种永恒的红。

2018年开始,广西在中宣部等中央部委的大力支持和具体指导下,全力推进湘江战役纪念设施建设保护和红军遗骸收殓保护工作。2019年9月,红军长征湘江战役纪念园建成,后人以实际行动向革命先辈致敬,让红色基因永远传承。

今年4月25日,习近平总书记考察广西,第一站来到红军长征湘江战役纪念园,向湘江战役红军烈士敬献花篮,并参观红军长征湘江战役纪念馆。他指出,湘江战役是红军长征的壮烈一战,是决定中国革命生死存亡的重要历史事件。红军将士视死如归、向死而生、一往无前,靠的是理想信念。为什么中国革命能成功?奥秘就是革命理想高于天,在最困难的时候坚持下去,这样才能不断取得奇迹般的胜利。我们对实现下一个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就应该抱有这样的必胜信念。困难再大,想想红军长征,想想湘江血战。

湘江战役的惨烈,不仅没有吓倒全州人,反而有一批人紧紧跟上了这支英雄的军队踏上长征,登记在册的有77人。

红一军团二师五团政委易荡平牺牲后,脚山铺村民王寅修和唐功文冒着杀头危险掩埋了烈士并一直看守扫墓,时任全州县委党史县志办主任的马光瑶花了八年时间寻找烈士的后代,直到1989年,终于找到易荡平的儿子汤代煌(易荡平原名汤世积,参加革命后,立志荡平世上不平,改名易荡平),自此后,易荡平的后人年年从老家来全州祭奠易荡平。红军长征湘江战役纪念园建成后,老红军的后人、90后的胡雅馨成为第一批纪念馆讲解员,当年爷爷战斗的地方,又成她如今工作的地方。

“东踞雄山是都庞,南横峻岭有海洋,越城龙脉西北去,湘水清流润洮阳。”如今的全州,湘江早已恢复了平静,浇灌着这片肥沃的土地。全州80多万人,在这400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赓续伟大红军长征精神,创造出一个个奇迹,获得了一项项荣誉——全区双拥模范县、全国粮食生产先进县、全国绿化先进县、全国生猪调出大县、第三届国土资源节约集约先进县、全国水利建设先进县、全国体育先进县等。

就在习近平总书记到过的乡村振兴的样板——全州县毛竹山村,我们看到的是一幅治理有效、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生活富裕的乡村振兴新画卷。小小的毛竹山村只有46户156人,却有党员12名。村党小组通过民主协商,确定葡萄种植为主导产业,成立葡萄种植协会,传授葡萄种植管护技术,创建连片葡萄种植示范基地,农户种植提子葡萄近3000亩,村民人均纯收入达3万元,成为远近闻名的富裕村。毛竹山村先后获得自治区文明卫生村、广西“绿色村屯”、桂林市十佳魅力新农村、桂林市先进基层党组织等称号。

1994年,我曾在全州才湾镇采访过一个老红军——唐荣,他从这里开始长征,攻取过娄山关,打过平型关战役,参加过解放战争,新中国成立后他本来在西安工作,知道自己父母还健在,毅然回到了全州。谈到当年自己曾经历过的那些非凡经历时,唐荣十分平静,但在说到红军时,他却异常激动,最后告别时,已87岁的他用颤抖的手写下四个大字:“红军万岁!”第二年,唐荣去世了,“红军万岁”是他留下的最后字迹。

红军精神永远留在这片热土上。全州的杜鹃格外红,或许是她在用独特的方式缅怀留在这片土地的英烈,这让我想起了100多年前为推翻封建统治而献身的秋瑾的一句诗:

杜鹃花发杜鹃啼,似血如朱一抹齐。


(作者简介:房永明,男,广西全州人,广西作协秘书长、中国作协会员、广西桂学研究会会员,有各类作品100万余字散见全国报刊及《广西文学》《红豆》《小说月刊》等刊物,出版有《湘山寺与寿佛爷》《楚粤梵音》等书)

责任编辑:覃冰
相关文章

不改初心,青山依旧在——守墓人蒋石林

空地四周,尽是郁郁葱葱的山林,有风吹过,叶梢摆动,沙沙声便如几十年前战士们那急促稳健的脚步声,他们目光坚定,勇敢无畏,仿佛早已看到今日的碧云蓝天,和平安宁。

文化 2021-06-25 16:22

聆听湘江 回首苍茫

一旦触及那段记忆,触及那几个昼夜,我的心便涌进无数被炮弹炸亮的夜色,那条红色的,水面挤满灰色躯体的河流,那嘶吼的骡马,那折断的树枝、破碎的岩石,那哭泣的天空和大地。

文化 2021-06-22 09: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