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湘江边,掬一捧水沉思

作者:寒云
来源:当代广西网
2021-06-28 19:59

寒云_副本.jpg

寒云

去全州回来,由于被繁忙的业务纠缠,没有时间静下心来写作,今天偷了个懒,把业务丢一边,要好好写一写。

打开手机,一张张全州行的照片在指尖跳跃,那条唤作湘江的水流,再次与我相望。照片里的湘江,一汪碧玉,静默着,像一个身着蓝布长衫的老者,拄着灯火通明的全州新城,瞑目沉思。都说湘江奔腾,喧嚣,但我所遇到的湘江,毫无不羁之相,在三江汇流处,宽阔的水面,更像是一片夹处逢生的海。

记得那天吃过晚饭,约上大学同学颜顺林以及瑶族作家瑶鹰去看湘江夜色,其实只是为了去掬一捧水,闻一道水声,找一个与湘江亲密接触的理由。水掬到了,有雪的冰凉,已经分辨不出里面的热度,更找不到史书和全州人嘴里诉说的岁月的血腥与悲痛;而水声,也依然没有听到——湘江沉默得只剩万家灯火。曾经红色喧嚣的湘江,最终也因岁月的沉淀,归为无色无声。

到全州之前,打听到了一道全州的名菜——铁锅水煮禾花鱼。到全州的第二晚,主办方也上了这道菜。禾花鱼,顾名思义,即稻田禾花下养殖的鱼。身材娇小,肉质细滑,刺软鳞微,这是全州禾花鱼的特点。用酸水和盐煮过的禾花鱼,放火炉上烘干,上桌前,铁锅里依次将鱼排好,注入高汤,撒上豆豉、辣椒粉,配以白酒和味精,之后将铁锅架于炉上,文火慢慢煮,吃起来肉香刺柔,香味浓郁,最好下饭。我奇怪的是,坐拥八百里湘江,全州的名菜,竟然不是江水里的大鲤大鳙,而是来自稻田里的一枚小鱼儿,让人不禁产生诸多疑惑。

QQ图片20210616153107_副本_副本.jpg

全州凤凰镇的凤凰嘴渡口。石钖 摄

在全州红军长征湘江战役纪念馆,我遇见了凝固的湘江,凝固的战士,凝固的历史。在一楼大厅,巨大的浮雕墙横空而立,绵延不绝的红军队伍凝固在湘江的时空洪流里,铁马冰魂,血凝成碑,气壮山河。这是一支已经走进史书的队伍,绝大多数战士没能从湘江的波涛里走出来。他们用鲜血在湘江里作画,他们用生命为湘江放歌。仅仅在凤凰镇境内的凤凰嘴渡口,红八军团一万余人,在国民党湘军和桂军的联合疯狂绞杀下,最终渡过湘江的,仅剩千百来人,因人数锐减严重,红八军团的建制被永久撤销。

而这样悲壮的战斗,从全州一直绵延至兴安县全境,白沙河、新圩、觉山铺、光华铺、水车、界首渡口……一场场轰轰烈烈的阻击战、突围战和渡江战同时上演,虽历时仅四五天时间,但却导致中央红军从出发时的8.6万人锐减为3万多人,陈树湘、胡震、黄冕昌等一大批优秀将领血染湘江,连同五万余名活蹦乱跳的红军战士,从此与湘江相拥长眠。他们殷红的血液,将碧波荡漾的江水染成了红旗的颜色。湘江战役的悲壮程度,可想而知。

然而天无法言高,地无法言厚,大悲大喜无法言表,就如同在全州县凤凰镇党委、政府整理编写的文史档案中,损失万人的凤凰嘴渡口战役的惨烈状,也仅浓缩成这样的一句话:“硝烟之后,李家村等周边村民,在江边掩埋了三天烈士,更多的烈士沉入江底,其状惊心动魄。”

“更多的烈士沉入江底,其状惊心动魄”,短短几个字,让我对湘江突然有了新的想法。经过数万人的鲜血洗礼之后,湘江,已不再是一条纯粹的清流,而是变成了一条革命的血河。数万名红军烈士的血肉身躯,赋予了它更多的含义和意义。水,因鲜血而艳;江,因英雄而名。当岁月不断沉淀往事,湘江在不断滤清的过程中,完成了一次历史性的升华。我不知道这种升华,能否为后人所铭记,但英雄的故事所赋予湘江的血性豪情,已经凝固成冲刷不掉的红色基因,深深根植于饮用这一江水的人们的血脉之中。

或许,革命的江河,需要用革命的眼光去解读。

八十多个春秋过去了,当我站在清可照人的湘江面前,与它相望,脑中不时闪过的,是一个深深的疑问:那些沉入江底的红军战士,莫不是都化为了江水里一尾尾活蹦乱跳的鱼?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全州人耳边不断回荡的“三年不饮湘江水,十年莫食湘江鱼”传言,可能就要化成一种无形的“咒语”,让所有来到全州、面对这条大江的人,都忍不住心生悲情,饱含敬畏。心怀悲情与敬畏的人,怎么会忍心食用这江水里血养的鱼儿?!这或许就是为什么全州拥江而居,有数不尽的大鲤大鳙,却甘愿把小不起眼的禾花鱼捧为一城“名肴”的缘故罢。

微信图片_20210629160101_副本.jpg

全州大坪渡口。宾阳 摄

在湘江边,掬一捧水,我陷入了莫名的沉思。

可以说,湘江战役是一场关乎红军生死存亡的胜利之战,虽然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但中央纵队和中央红军主力还是得以安全渡江,并最终转战滇黔川,走上了二万五千里长征的伟大征程。然而这场战役,本可以不用如此悲壮,牺牲也不用如此之大,因为博古、李德等的错误指挥,导致了红军遭受了无可挽回的巨大损失,险些因此断送中国革命。后人陈靖曾著诗一首《彭德怀虎口呈策》,表达对湘江战役的悲愤之情:

官兵有勇破防线,统帅无能失主张;

山穷水恶非险阻,千古遗恨在湘江!

这场中国长征史上历时最长、规模最大、战斗最激烈、损失最惨重的战役,使中共中央作出深刻的反思、开展自我批判和纠错,并最终在贵州遵义会议上作出了正确的选择,挽救了党,挽救了革命,中国革命由此从低谷走向高潮,从失败走向胜利!

每次走红色之旅,我都有一种强烈的危机感,担心后世的人们会淡漠历史,甚至遗忘历史。特别是活在当下的年轻人,他们中的一些人,喜欢“内卷”,崇尚“躺平”,没有梦想,没有担当,毫不作为,不仅忘记了历史的悲剧,更对国家的未来漠不关心。革命先辈们用生命换来的江山,却被他们当成了苟活的资本。他们的这种思想,细思极恐,危害非常之大。对于这些人,应该让他们来湘江战役纪念馆看看,走走,或许能让他们的麻木受到触动,得到洗礼,使他们获得重新出发的勇气和动力。

所幸,红色的全州不是这样,红色的全州人更不会这样。

江风习习,江水缓缓,在华灯初上的全州城边漫步,入眼是一派万家灯火、国泰民安的繁荣景象。体育馆里人声鼎沸,大街上车来人往,湘江边跑步锻炼者络绎不绝……这是一个欣欣向荣、快速发展的城市,八十多年前的腥风血雨早已在时代的洪流里散去。轻轻掬一捧湘江水,炮火也已沉寂,呐喊也已平息,红色的血迹也已被江水洗净,但这清澈的江水里,依然隐藏着看不见的红色基因,它如同一粒粒水分子,无色无味无声,但却真真实实地流淌于每一个全州人的血脉之中,不然,这座文明、繁荣、和谐的现代新城,也不会如此生机勃勃。

当我们披着夜色返回城区,在灯火辉煌的大街上,不时会遇到几个穿着红军制服的“红军战士”擦肩而过。这些新时代的“红军战士”,他们从全国各地汇聚全州,循着老红军的足迹,饮马湘江畔,重祭红军旗,虔诚拜谒牺牲于湘江的五万红军英烈,用行动传承梦想,以使命告慰历史。看到这,我心里不由倍感欣慰,革命先辈用流血牺牲打下的江山,始终有人在世代传承、精心守护,他们的牺牲是值得的。

 

(作者简介:寒云,原名石肖永,瑶族,广西都安人,70后。著有中短篇小说集《裸奔》、长篇报告文学《山青水秀》)

责任编辑:覃冰
相关文章

不忘湘江红

湘江战役,让湘江红遍,湘江战役,让世人不能不记住这特别的湘江红。

文化 2021-06-28 10:10

湘江水长流

所到之处,青山肃穆,静水深流,让人心生敬畏。

文化 2021-06-25 09: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