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外四首)

作者:牙侯广
来源:当代广西网
2021-07-21 09:38

我的影子

是我的灵魂伴侣

我承认

它的身高

有时比我高

有时比我卑微

但它的颜色

比我穿的衣服

更纯粹

唯一缺憾的

没有话语权

但它

不企图向别人证明什么

始终如此的冷峻

抗拒复制与深陷

90fdf692gy1fww97pmpwnj237k24wkjo.jpg

生命的颜色印刻在每一张叶片上。图片来源:拓东西南微博


落叶

 

一小撮针叶

在枝丫上

摇摇欲坠

我不知道,

它在等待什么

终于,

一场倾盆大雨

它们,

无牵无挂地落了

就像祖父

要走的那天

子女们全都到了

他才安心闭目

 

布谷鸟

 

“布谷”

在山的那边

似号角,

似在呼喊什么人?

久久回荡

最后的那一声

在啼血

谷风吹来,

也是“布谷”声

整个村子

只有那股炊烟

深情的回应


90fdf692ly1gpv9vuvaz8j249m2uju0y.jpg

绿的清新,总随着雨的出现。图片来源:拓东西南微博


看水田

 

泥泞的水田

她,让禾苗浸泡于怀中

承载一片绿色

水呀水,

慢慢抽干于心间

无声无息地

等待颗粒归收

让这一切

变得金黄

蚂蚱飞奔

秋,不再平静


燕窝

 

房梁上有一窝燕

正对着

底下的饭桌

我没有

动手赶走它们

也没有

撬动它们的窝

出于

对生灵的敬意

我把

饭桌挪到一角

把它们

当做家族的一员


(作者简介:牙侯广,男,壮族,广西凤山人,广西作家协会会员,在《中国诗歌》《诗歌月刊》《广西文学》《红豆》《上海诗人》《躬耕》《佛山文艺》等报刊发表过作品,出版诗集《山魂水魄》)

责任编辑:覃冰
相关文章

似水流年(组诗)

那一年,烈日下的一朵小花,无声地爆裂,落英纷纷。

文化 2021-07-20 10:32

跌跌撞撞走上写作之路

现在,能做的,该做的,是剥离写作之外的泥污与藩篱,让写作回归最初的原野,抵达土地深处的宽容与仁慈。

文化 2021-07-19 1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