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水河红(节选)

作者:莫景春
来源:民族文学
2021-07-27 10:08

6723_605aa0ec045d7.jpg

云海神涌红水河。苏如贤 摄

红水河涌动着革命红色的血液,奔腾不息。

顽强的红水河,自云贵高原奔涌而下,如一把闪亮的利剑,劈开这千山万岭,杀出一条通向外面的路,让这蛮荒之地看到一丝丝光芒;红水河,又像一条疯狂的巨龙,穿梭在桂西北的崇山峻岭间,一路奔涌,势不可挡。土地赤红,饱含矿质。红水河不断冲刷,裹挟着大量泥沙,奔腾不止。河水被染成了红色。

红水河畔的东兰县东里村,一位壮家好汉子,汹涌着红水河一样奔腾的热血,沿着红水河劈开的路,砍掉那些挡路的荆棘。他无法忍受山里那窒息的空气,伸出双手,想拥有更多的阳光,想让这里的山民享受更多的温暖。他要在桂西北这片荒蛮的大地上刨出一片新天地。他就是壮乡的好儿女,广西农民运动的先驱——韦拔群。乡亲们都亲切称他为“拔哥”。

那是一个多么黑暗的世界,很多乡亲面黄肌瘦,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没日没夜地劳作着。他感到窒息,似乎每一座大山都在压着他。他迈开大步,雄赳赳地走在弯弯曲曲的山道上,坚定的目光瞭望着巍巍群山,心潮澎湃。他似乎听到不远处红水河滔滔的水声,似乎听到了远方的呼唤。他毅然跟着红水河,满怀期待奔向河的前方圣地——广州。

广州,到处洋溢着生机勃勃的革命激情,街头巷尾,青年学生在激情飞扬地演讲,号召人们打破旧世界。一队队威武整齐的军人雄赳赳气昂昂,高唱歌曲,在大街上走过。

循着歌声,韦拔群找到了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终于听到了让自己激动不已的新思想新理论,碰到了那些高瞻远瞩的伟人。

课堂上,他拿着书本,如饥似渴地听着课,手不停地记录着,他要把这些新知识新思想全装进自己的大脑里。革命先驱那风趣而有见地的讲课,让他醍醐灌顶。课堂下,他争分夺秒向老师请教问题,与同学们讨论社会发展的走向。他的心里渐渐勾画出一幅蓝图,一个他向往的世界。

他无心留恋这繁华的大都市,眼前老是晃动着乡亲们那哀怨的面容和充满哀求的眼神。他无法安静地坐在教室里了,便匆匆告别师友,迫不及待地爬山涉水,赶回家乡。

乡亲们听说拔哥回来了,纷纷过来看望。大家都喜欢和崇拜这个善良慷慨的小伙子。看到久违的乡亲,韦拔群积蓄在心里的话一下子就喷薄而出,什么旧世界,什么扶助工农等理论一股脑倒出。乡亲们听得津津有味,不知不觉地睁大了眼,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向往。

一传十,十传百,十里八乡的乡亲们都过来听拔哥讲外面的故事。他的家里常常被围得水泄不通,人们进不来便站在门外,踮着脚跟,竖起耳朵认真听着。

韦拔群没想到乡亲们对这些新知识那么感兴趣,也对屋子的狭小感到内疚。怎么办?到哪里找一个能装得下更多人的地方?让他们接受更多的革命知识?这个地方要隐蔽,不能引起敌人的注意。韦拔群冥思苦想,突然灵机一动,有了!小时候放牛砍柴不是到过一个巨大的山洞吗?

——著名的革命知识传播圣地就这样出现了。这是在东兰武篆附近的山洞。山洞巨大无比,隐藏在一个半山腰,草木葱茏,不容易被发现。

大家一起到里面去,怎么样?韦拔群一提出,大家纷纷响应,立即扛着桌椅,迫不及待地赶来了。

这是多么宽敞的洞呀!似乎是上天早就给他们准备好的。数十米高,一个足球场大小,可以容纳数百人。冬暖夏凉,不怕风吹雨打,可以住宿,可以生火做饭,可以运动锻炼,是天赐的革命圣地。从此这里书声琅琅,一个早期的广西农民运动讲习所诞生了。

偌大的山洞分成食堂,教室,宿舍,阅览室等几个区域,听课的人不仅仅是附近的乡亲,更多的是别的县的农民运动带头人。他们讨论着旧世界的改造,讨论着如何发动更多的农民,一场推翻旧社会的思潮风暴在相互交流碰撞中酝酿着。

在宽敞的山洞里,拔哥慷慨激昂地宣讲他在广州学到的知识。他要点燃乡亲们心中的革命火把。他要把在课堂上学到的革命知识应用到实践中。他要让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乡亲们看清这黑暗社会的狰狞面目!

经过多次讲习,韦拔群在这间简陋的山洞里培养了近600名运动骨干。

乡亲们搬来石头当凳子,专心致志地听拔哥讲革命故事,渐渐悟到革命道理。大家才明白自己为什么世世代代那么贫穷,原来都是被这些贪婪的恶霸地主剥削了,不由地握紧拳头,咬牙切齿。拔哥拿出变卖家产购买到的枪支,加上农民朋友献出的土制鸟枪,分发给乡亲们,组成农民自卫队。

一个激情似火的夏天,韦拔群带领数百名乡亲,拿着枪,举着大刀,呼喊着,冲向东兰县城,把那些平日里耀武扬威欺压百姓的民团守军打得落花流水。一面镰刀榔头的红旗高高飘扬在城头,东兰苏维埃政府成立了,老百姓拥有了自己的政府,拥有了自己的权力,可以扬眉吐气了,这是多么令人骄傲的事情。

东兰苏维埃政府一成立,乡下各地纷纷行动起来,成立了农协,短短几个月的时间,红色之火在这里熊熊燃烧,谁都没有想到,这偏僻的红水河畔能迅速地建立起人民政权,与在江西的苏维埃中央政府遥相呼应。

这是最早在广西成立的苏维埃政权和农民协会。1925年,东兰有13个区成立苏维埃政权,170个乡成立农民协会,农民协会会员8.7万人,占当时全县人口11万人的80%。

喝着红水河的水长大的人充满着血性,没有饭吃,没有衣穿,谁愿意在家里等死?!他们义无反顾地举起右手,跟着韦拔群闹革命。红水河畔,革命呼声此起彼伏,当前方的战斗需要这些热血男儿时,他们告别妻儿父母,告别父老乡亲,踏上漫漫征途。他们心里装的是普天下的穷苦百姓,他们的热血洒在他乡的土地上,他们的生命献给了波澜壮阔的革命事业。

在红水河畔,抓起一把湿漉漉的泥土,似乎可以捏出滴滴鲜血。翻开共和国的档案,一行行密密麻麻的名字让人触目惊心,小小的一个东兰县,竟然牺牲了那么多人:东兰在册的革命烈士2433人。细查东兰历史我们可以发现,在红七军的战斗系列中有东兰子弟5000多人,1600多人走上二万五千里长征。在当时,东兰总人口每20多人就有1人当红军。

红水河畔的人流淌着红水河的血脉,勇往直前。可以想象当时参军的人有多么踊跃,家里只要有青壮男丁,都会主动要求入伍。他们参加长征,走南闯北,为新中国的成立立下汗马功劳,走出了韦国清、韦杰等开国将军。东兰县被授予“将军之乡”。

后来,邓小平来了,带着党中央的嘱托,奔着红水河畔这片热土来了。这位机智的伟人一眼便看出这里潜藏着强大的革命力量,他巧妙地穿过敌人的一道道封锁线,攀山越岭,艰辛跋涉而来。

韦拔群握到了一双坚强有力的手,感觉浑身都是力量,没有了孤军奋战的孤单。邓小平就是一盏灯,照亮了前进的道路,温暖了在顽强战斗的人们。

魁星楼上,灯火摇曳,在漆黑的夜里特别醒目。邓小平同志以高瞻远瞩的目光分析着国内斗争形势,深得韦拔群等同志的信服。他们经常相聚在魁星楼,讨论形势,分析敌情,制定纲要。灯光看见了他们熬红的眼睛,星星看见了他们为革命事业日渐消瘦的脸。邓小平同志在这里的几个月,制定了《土地法暂行条例》《共耕条例》两个重要条例。此外,《苏维埃的组织和任务》《土地革命的政策和口号》《党的问题》等伟大论著,更是坚强有力地指导着中国革命的发展。

轰轰烈烈的百色起义爆发了,这是中国共产党向黑暗势力打响的又一枪。这枪声响彻了红水河畔,响彻了右江两岸,在八桂大地燃起熊熊的革命之火!

彼时,邓小平的身影时常在红水河畔忙碌。这片红色的土地需要他的智慧。他也喜欢这些流动着红水河血性的战士们。他跟他们一起劳动,一起战斗。单是1930年一年,邓小平就五渡红水河,传达党中央的指示,使这支革命队伍不断发展壮大。他风雨无阻,不怕危险。那年的5月上旬,正在东兰轰轰烈烈进行土地革命的邓小平听说红七军主力已经凯旋,正在河池休整,立即前去会合。他翻山越岭,穿过东兰长江乡,在金谷拉圩住宿,终于在第三天赶到红水河边。当时红水河暴涨,河水翻滚,叫人心惊肉跳。当地农会人员建议邓小平休息两天,等河水平缓些再过去。邓小平说要尽快找到红七军,坚持过河。谁知他骑的那匹大黑马看到滚滚而流的河水,竟然不肯上船。邓小平哈哈大笑,叫人拿来一块布,轻轻地抚摸着马头,遮住马的眼睛。大黑马乖乖地上了船。邓小平顺利渡过红水河,往南丹大厂方向,与军部会合。

邓小平的出现引起当地反动势力的恐慌。他们纠集民团军队,在东兰县东兰镇同拉村安篓屯渡口等着将人拿下,只带着几个警卫员的邓小平,虽然打扮成当地了农民的模样,但在准备渡过红水河时,还是不小心被敌人发现了。邓小平胆识过人,临危不惧,坚定指挥,沉着应战,竟然把人多势众的敌人打跑了。如今的渡口,硝烟已经消散,枪声也已远去,河水依旧汹涌澎湃,一块巨大的石碑静静地站立着,仿佛在向过往的人讲述那激动人心的故事。

河池一座古色古香的木楼还记得,伟人邓小平风尘仆仆赶来指导红七军的往事。楼的墙面显得有些斑驳。两扇窗户开着,朗朗的阳光照进来,落在那灰白的桌椅上。桌椅的油漆剥落了,露出坚硬的木质。一张简单的木床,棉被整整齐齐地叠放着。在这极小极简陋的房间,我们似乎看见了伟人敦实的背影,他时而站在窗前,遥望着远方,思考着中央红军的命运方向,思索着中国革命的道路;时而伏在桌子上,奋笔疾书,抒写一篇篇指导中国革命前进的篇章。

1930年,听说伟人就在附近指挥,红八军将士非常兴奋,第一纵队余部400多人于10月23日渡过红水河,寻找红七军,在乐业县上岗村,与前来迎接的红七军第一纵队相遇。两支队伍胜利会师后于河池县城整编,成为红军的一支劲旅。

在河池整编时,战士们带领群众打击恶霸土豪,分田地,解放劳苦大众。街上老老少少一片欢腾。红军高唱凯歌,张贴标语。楼里的人热烈讨论,研墨刷墙,把一条条标语写上去。手中没有笔的战士便随手拿起炉灶的木炭头,嘴里兴奋地哼着,手里激动地写着。他们要把党和红军的精神传到人民群众的心里,让他们明白他们才是人民群众的亲人。

“红军是最有纪律的军队”

“努力阶级斗争推翻压迫阶级统治”

“苏维埃是自己的政府巩固苏维埃政权”

“工农兵自扩大红军组织发扬群众斗争实行土地革命”

“问:什么是共产党?答:共产党是无产阶级的政党”

“世界上一切只归生产者所有哪里容得寄生虫”

…………

这些标语笔画那么刚劲有力,透出一股凛然的正气,一行行的字,活泼生动,一条比一条更能震撼人心,还画上一些惟妙惟肖的漫画,讽刺那些贪婪的土豪劣绅,发人深思。

今天,沿着红水河往下走,革命前辈走过的脚印依然清晰:大化的古河有中共右江地方委员会,中共右江地方委员会党校旧址。走进古河革命博物馆,一股浩然之气迎面扑来,这里陈列着桂西区人民解放军使用过的武器、衣物、农具等。尽管这些东西锈迹斑斑,破损陈旧,依然透着一股凛然的气节。墙上悬挂着右江地区武装斗争形势图、各战役概况、烈士名录等资料,依然让人感到当年斗争的残酷,肃然起敬。

相差几十里的都阳仍然保有苏维埃政府旧址,这里原是土司衙门,1930年1月23日,韦拔群带领队伍在这里召开大会,宣布苏维埃政府的成立。事隔九十年,那雄伟的声音依旧在这里回荡。走进古色古香的土楼,灰色的木板让人沉浸在岁月的沧桑中,不禁浮想联翩。

红水河畔,插起火红的革命旗帜!(本文原载于《民族文学》汉文版2021年第7期,有删节)


(作者简介:莫景春,广西环江人,广西散文学会副会长,中国作协会员,河池市作协副主席,发表散文多篇,著有散文集《被风吹过的村庄》等,曾荣获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

责任编辑:覃冰
相关文章

七月将尽

把火焰,还给每一个炊烟袅袅的黄昏。

文化 2021-07-28 09:41

“双抢”记忆

夏收开始时,正是气温最高的气节,赤日炎炎,没有一丝凉风,稻田里的水热得烫脚。不管是踩打谷机的或是割稻的,一个个都是满面通红,汗流浃背。

文化 2021-07-27 1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