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摇曳涠洲岛

作者:杨合
来源:当代广西网
2021-08-23 10:15

DJI_0391_副本.jpg

涠洲岛犹如蓝海碧波中镶嵌的翡翠。张友豪 摄

时光是印痕,隐藏在涠洲岛火山岩的纹路里,记载着海岛变迁的历程。循着那些纹路,可以找见一道道对应的年代与符号。海风吹拂下的涠洲岛,时光能追寻到7000年前、23万年前、250万年前甚至更为久远的片段。就在这个时间段内,涠洲岛区域先后发生四期、数以百次的基础性火山喷发。哪怕就7000年前那最后一次喷发,都让我们感觉到涠洲岛形成的时光已经够绵长了,然而,她却是全国地质年龄最年轻的火山岛。有了”最“,便容易让人记住和向往。

可以想象,在南方的一片海面上,浓烈的地火,从海底喷薄而出,那些持续的喷发,让海水与烈火互相碰撞与交融,场面一定壮观而惊险!正是在水火交融之间,悠悠岁月中的涠洲岛,才慢慢露出海面,慢慢成型,慢慢变成今天的模样。

喷发,是锻造,也是打磨;是开枝散叶,也是结下硕果。遥远的一次次海底喷发,让北部湾长出了一颗明珠,也让这颗明珠衍生出无数的美丽与奇观。

1573115872131759.jpg

鳄鱼山脚下的火山口是涠洲岛最主要的景区之一。张友豪 摄 

时光摇曳中的南湾,就是当年的火山口。因为地势稍低,便被海水占领,形成一道天然的港湾。我看见的港湾,风平浪静,数只白色的帆船,在海面自由漂行,浪漫而美丽。在鳄鱼山与海面衔接处,海风吹、海浪打,海岸便形成今天的海蚀崖、海蚀洞、海蚀台、海蚀柱。距离火山最后一次喷发的今天,在火山口不远处,我发现海岸边有一个通天洞。这应该就是海蚀洞。驻足近观,发现洞与海水相连,海水从海面的横洞涌进来,发出撞击声,通过直洞把响声传递出来。驻足,细听,因为海浪大小不一,便感觉到洞中传出的声音不成系统,缺乏节奏,谈不上动听,但听起来却悦耳。当然,悦不悦耳,这个不由我来评判,历史的声音,就存在那里,那是永恒的存在,听者只是过客。我们能成为过客、能当好过客,就是幸运。

苏东坡到北海也是过客。被贬谪到海南岛三年的苏东坡,得到赦免北上后,暂留之地便是北海合浦。居留两个月期间,苏东坡为北海留下诸多与自己有关的名胜古迹,这是北海之幸。可惜他没有登临涠洲岛。要是他能到涠洲岛且住且游,兴之所至,题诗题词,涠洲岛今天的声名就会更加远播。写过《牡丹亭》的明朝著名剧作家汤显祖,1591年因向皇帝上了一篇《论辅臣科臣疏》,被从南京任上放逐至雷州半岛任徐闻县典史。因为涠洲岛与雷州府有隶属关系,汤显祖便从徐闻县登涠洲岛,一览风光后,留下了诗句——“日射涠洲廓,风斜别岛洋。交池悬宝藏,长夜发珠光。”这为涠洲岛增添了人文历史的痕迹和厚度。

涠洲岛上的仙人掌。杨合摄_副本.jpg

涠洲岛上的仙人掌。杨合 摄

时光摇曳中的海岛,翠绿与蔚蓝交相辉映。在岛上穿越巡睃,发现树荫密厚的苦楝树、果实硕大的木菠萝,在大树不多的岛上比较显眼。听说还有从外面引进的台湾相思树,因为这与家乡高大的相思树不同,而且也不结“此物最相思”的红豆,我没有辨认得出,也不想辨认。行走在步道上,只见不知名的大树小树,在各种土质上生长蔓延,共同衬托涠洲岛的盎然绿意。引起我最为注意的,是火山岩上的仙人掌。在鳄鱼山火山公园的临海一带,仙人掌长在坚硬的火山土里,也悬挂在土质更加坚硬的断崖上,一簇簇,一丛丛,顽强而鲜艳。有的开着黄色花朵,结着或青或红的果实,估计是时令已过,果实少而小,但每一个都是耀眼的存在。仙人掌的老枝在慢慢枯萎和腐朽,不断化为新的养分,滋润新的生命,让新老的共同时光,在天海之间延续,伴随永不停歇的波涛声,倾听旷日持久的乐章。他们的存在,为红色的火山岩石,铺就了绿色,点缀了岁月。这也是涠洲岛人的精神所在。其实涠洲岛的土地并不肥沃,加上一年四季干旱的季节太长,不适宜农作物生长,但开发岛屿的先民们,却在这片土地上躬耕不止,为岛屿赋予生命,赋予文明,赋予精神的延传。到如今,他们苦尽甘来,在旅游业上找到了富裕的路子。

涠洲岛上有一景,名为“滴水丹屏”。我喜欢“滴水丹屏”几个字。我发觉,这动感十足、优美秀气的名字下,正潜藏着海岛独特的气质。壁立于海岸边的岩石,远看主要呈丹砂之色,近观则发觉其间又夹杂黄、绿、青、紫等色条,色彩斑斓,与众不同,属于涠洲岛的特色。我到过湛江的硇洲岛,也登临过烟台的长岛,作为海蚀地貌的一道奇观,能滴水的巨崖岩石,那些岛屿都会有,但缺少个性且名声不大。只有涠洲岛这片岩石,因为其色彩的旖旎,才赢得了“丹屏”这个独有的名声。

DSC09147_副本.jpg

涠洲岛的灯塔为船只指引着方向。覃冰 摄

塔上明灯亮,牵引归航人。每一座岛屿,都应该有灯塔,那是对归航船只的引导,也是一座岛的坐标。矗立于眼前的灯塔,占据涠洲岛最高处,白身红顶,像是一位亭亭玉立的白衣少女,头顶一顶摩登的小红帽,在众多绿色树冠间,探出头来,让靠近海岛的船只,可以有方向地归拢。尤其是到了晚上,塔顶发出的光芒,可以刺破夜色、烟云与风雨,向海面发送引导的光芒,让距岛尚在18海里之外的船只,都能找到归港的路途。

从远古走来,在时光摇曳中的涠洲岛,在一次次喷发后,不断被海浪捶打,被海水冲蚀,被炎日炙烤,被大雨洗刷,被雷电恐吓,经受了时光考验。这些都不要紧,都可以忍受,可以避让。最让涠洲岛刻骨铭心、最忍辱负重的,是日军的蹂躏。从1938年9月开始,日军先后三次入侵涠洲岛,他们以此为据点,在疯狂杀戮、奸淫、掠夺之时,还利用该岛的地位优势,遏制了华南、西南地区及东南亚地区。直到1945年6月,涠洲人民发动抗日武装起义,全歼岛上日军,夺回全岛。之后的岁月里,涠洲岛自身在一天天更新。那是内部力量的萌发与新生。从抗日到解放,那是革命的变化;从捕鱼到旅游,那是生存的变化;从破旧到崭新,那是形象的变化;从茫然到清醒,那是信心的变化。在下榻岛上的梵丽涠洲岛秘境美术馆酒店时,我结识了酒店的投资人和设计者喻先生。喻先生学美术出身,又在深圳打拼多年,可谓一身才华一身抱负。他游历多方,最后选定了涠洲岛。上岛之后,他从环境与心理、人文与心念出发,设计出与众不同、别出心裁、匠心独具的客栈。这是新时代涠洲岛发展的代表性体验。可以说,他们已经用更加先进的理念与实践,谋划并打造了涠洲岛的今天与明天。

DSC09201_副本.jpg

涠洲岛落日。覃冰 摄

蓝色北海,魅力无穷。为北海市增添魅力和吸引力,涠洲岛功不可没。很羡慕,北海有涠洲岛。

海岛已经凝固,但时光并未被冻结,依然在流淌,在摇曳。蓝色时光中的涠洲岛,北部湾海域的这颗明珠,如今喷发而出的是绿色、蓝色和幸福的力量。这些生动的力量,让海岛更绿、大海更碧、天空更蓝,为这个世界奉献了富足而美妙的气息。


(作者简介:杨合,广西巴马人,广西作家协会会员,现任河池日报社社长,出版有小说集《云烟过眼》)

责任编辑:覃冰
相关文章

石贤韦公子和他的伞庄

我见到一位公子,他撑伞,点灯,引路,守望,相助……

文化 2021-08-19 08:53

颁奖啦!“永远跟党走——广西民族团结进步书画大赛”喊你来看展

2021年8月20日上午,“永远跟党走——广西民族团结进步书画大赛”颁奖仪式暨获奖作品展览在广西壮族自治区图书馆报告厅举行。

文化 2021-08-20 15: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