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没有忘记——“寻访英雄青海行”纪实

作者:潘大林
来源:当代广西网
2021-08-25 08:56

拙作《千里之外的英雄父亲》发表之后,引起了广大读者的关注。我在文末写到烈士李林扉的儿子李殷山想到青海去拜祭父亲的愿望,贵港市玉林企业家商会的叶开洲先生、平南籍江苏泰江江泰有限公司的刘晓敏女士看到后,马上表示要大力支持玉成其事;贵港电视台也觉得这个行动很有深意,有进一步挖掘的必要;贵港市、港北区退役军人事务局登门慰问了烈士家属,觉得祭拜英雄是个宣传贵港英烈事迹、弘扬爱国主义的红色活动,决定派人一同前往。数方一拍即合,组成了“寻访英雄青海行”的扫祭英烈小组。

经过一番紧锣密鼓的准备,7月19日,扫祭英烈小组开始了本次青海之行的旅程。李殷山刚刚动过腿部手术,正在康复中,行动不甚方便,必须乘坐轮椅出行。他在家人的护送下,顽强地踏上了扫祭英雄父亲的旅程。

7月21日晨,飞机降落在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的巴塘机场上,这个海拔3600多米的机场,周围环绕着高峻的大山,草木鲜见。玉树藏族自治州退役军人事务局的同志已早早在机场外迎候,见我们出来,他们热情地给众人一一献上哈达。高原的阳光灿烂地倾洒在大家脸上,洁白的哈达随风飘扬,轻拂在大家的胸前,眼前景象,让大家一下忘记了这里是高海拔地带。

玉树给许多人的印象,最深的就是11年前那场导致近3000人遇难的7.1级强震。玉树藏族自治州州府所在地的玉树市是县级市,规模虽然不大,但建筑规整,洁净静谧,大概6万人口,没有太多的车来人往,如果不是在进市区的道路旁看到一幢留作纪念的坍塌旧楼,很难让人将这个安静祥和的城市与11年前那次大地震联系在一起。

玉树州退伍军人事务局的欢迎仪式.jpg

广西贵港市“寻访英雄青海行”扫祭英烈小组与玉树藏族自治州退役军人事务局成员合影。作者供图

我们在玉树藏族自治州退役军人事务局举办了简短的仪式,李林扉家属向退役军人事务局赠送锦旗,然后双方座谈。次日,我们乘车向囊谦县进发。这个县是玉树州的人口大县,共有13万人,县城离州府有160多公里。现在的道路修得很好,沥清路面,路两旁不时闪过宽大的草甸,成群的牛羊悠闲地散步吃草。途中经过海拔4493米的尕拉尕垭山口,上面有巨大的玛尼堆和洁白的白塔,飘扬着彩色的经幡,组成一幅藏区常见的图景。

囊谦县地处三江之源,山高路险,但司机仍然将车开得顺畅,3小时就到达了目的地。当年,我们贵港的李林扉烈士,28岁的青年军官,就是在这片土地上英勇战斗直至最后一刻的。

藏族同胞向烈士敬献花圈。作者供图

入住后,大家顾不上3600多米的高海拔地区带来的反应,就立马忙着准备扫祭需要用的东西。本想备个花圈,结果找遍当地,却找不到一间花店。这时,囊谦县退役军人事务局的同志自告奋勇,说:没关系,花圈我们自己扎!

到了晚上,高原反应跚跚来迟,有的人终于耐不住头晕恶心,买回氧气瓶狂吸起来,还有的实在顶不住,只好赶到当地医院去做了紧急处理。

次日清晨,阳光灿烂,大家的高原反应竟意外好了!

玉树藏族自治州囊谦县烈士陵园。作者供图

囊谦县烈士陵园地处闹市中心的香达街上,占地十多亩。在中心位置占据这么个显眼的位置,陵园的建设想必是得到了当地政府和民众的大力支持。此处烈士陵园隶属当地退役军人事务局,有两个专门编制的员工进行管理。据了解,三年前,烈士陵园还投资150万元,加建一座陈列英烈简介的纪念馆。

陵园正中有座高大的纪念碑,烈士墓则分列在四周,静静地安卧在阳光下。

纪念碑前,矗立着三只硕大的花圈,那是囊谦县退役军人事务局的同志连夜手工赶制出来的,分别代表着囊谦县政府、贵港市、贵港港北区退役军人事务局及李林扉烈士家属的哀思。每一朵手工扎制的花,都凝注着大家深厚的感情。囊谦县武装部政委来了,穿着整齐的军装,严肃地站在队列的前头。县里分管的副县长措吉同志来了,是一位美丽的藏族女士,作了深情的讲话。大家高唱国歌后,向先烈默哀。周围青山肃立,青松静默,所有人都沉浸在对先烈的深深缅怀之中。

李林扉墓前_副本.jpg

祭奠烈士李林扉。作者供图

烈士李林扉的儿子李殷山匐匍在父亲的墓碑前。作者供图

两名礼兵抬着花圈来到李林扉烈士墓前的那一刻,李殷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丢开拐杖像个孩子般一头扑倒在父亲的墓碑前,久久没有起来。61年了,一直模模糊糊地萦绕在他心中的父亲形象,在这时变得真切起来,他那穿越了一个花甲的苦苦思念,今天终于有了着落。

烈士陵园里有96座烈士墓,其中大部分的烈士都是在20世纪60年代初剿匪时牺牲的。与李林扉在同一次战斗中牺牲的五位烈士都长眠在这里。当年曾和李林扉等一起参加了央斯战斗、后来将烈士遗骸转运回来的夏刘娃,也专程从甘肃酒泉赶来。他虽已82岁高龄,但身体健旺,精神瞿铄,说话带着浓重的方音。他在孙女的搀扶下,拿着他记下的11位战友的名字,走到每一座墓碑前细心辩认,将战友一一找到。每来到一位战友墓前,夏刘娃都会深深地鞠躬,跪拜、敬酒、点烟,与战友说着悄悄话,他的孙女也跟着他一一下跪,那份真诚和虔敬,令在场的人无不动容。

夏刘娃祭奠战友。作者供图

祭扫前的那天晚上,夏刘娃跟我们讲述了李林扉等烈士牺牲的情景:1961年秋的一天,部队接到情报,说央斯地区有土匪活动,李林扉等七位战士立即跨身上马,带着当地的向导出发。凌晨两点多钟,昏暗的天色下,他们走进央斯的一条山沟,一位战士的坐骑突然跌下山去,没想山沟里正集结着一伙土匪。战斗即时打响,战士们坚持了一个多小时,但土匪越来越多,副连长马上下令,让通讯员夏刘娃和另一个战士随向导撤回去找部队,他们在原地坚守。

夏刘娃回到部队,带了大队人马赶来,这时天已大亮,阵地上静悄悄的,李林扉等五位战士全部壮烈牺牲,土匪也撤走了。他们用毛毯暂时将战友的遗体包裹留置,然后顺着土匪的踪迹一路狂追,追了两天,直追到海拔七千多米的山上,却都没找到土匪。战士们再折回央斯的时候才发现,牺牲战友的遗体竟然被折回的土匪挖了出来,盖在身上的毛毯和衣服都被扒光了——

说到这里,夏刘娃忍不住哽咽起来,再也无法说下去……

向英烈致敬.jpg

众人在烈士墓前默哀致敬。作者供图

烈士纪念馆里,我们看到了李林扉等烈士的生平事迹简介,记录着烈士的籍贯、所属部队,牺牲时间、地点等信息。其中还有三十人没有籍贯,他们是何处人士不得而知,有的只有姓名,有个别则连姓名都没留下。我们注意到,牺牲的战士来自陕西、山西的很多,但来自广西的,只有李林扉一人。

纪念馆的工作人员不无遗憾地告诉我们:这个烈士陵园很少有人来扫祭,也许因为信息不明,亲友不知;也许因为地域阻塞,路途遥远。烈士亲友千里迢迢来扫祭的,你们是难得见到的第一次。最后,他保证:这些先烈是共和国的英雄,有他们在,烈士陵园就不会荒芜,他们一直定期清扫和公祭,以此告慰先烈的在天之灵。

我想起了大诗人屈原的诗《国殇》:

“出不入兮往不返,平原忽兮路超远。

带长剑兮挟秦弓,首身离兮心不惩。

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

身既死兮神以灵,子魂魄兮为鬼雄!”

这不正是对英烈们的热烈称许和颂扬吗?

鞭炮声声响彻墓园,一阵青烟在陵园里弥漫开来,似在深情地告慰英烈们;人民没有忘记你们,从贵港到囊谦,到全中国,你们将永远活在人民的心里!

(注:李林扉等烈士牺牲经历,《千里之外的英雄父亲》一文据李兴书回忆录撰写,本文据亲历者夏刘娃口述记录,二位战士回忆细节稍有出入)


(作者简介:潘大林,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文学创作一级,曾任《金田》杂志主编,贵港日报社社长、总编辑,广西作家协会副主席等职,作品散见于《中国作家》《小说家》《清明》《江南》《百花洲》《四川文学》《作品》《广西文学》等报刊,出版有《广西当代作家丛书潘大林卷》《南方的葬礼》《最后一片枫叶》《大林作品》(三种)和长篇小说《黑旗旋风》,纪实文学《沸腾的大藤峡》等十余种,曾获广西区人民政府文艺创作铜鼓奖、中国作协庄重文文学奖,2019年获贵港市首届文化名人称号)

责任编辑:覃冰
相关文章

千里之外的英雄父亲

他想在有生之年能到青海去,看一看父亲的墓地,摸一摸父亲的墓碑,为他烧上一柱香,敬上一杯酒,倾诉一番家人对他的无尽思念……

文化 2021-06-21 15:37

每一寸阳光都涂满岁月的痕迹

我在城市的巷道中间穿行;人流如织;疾驰而过的车马如过往烟云。

文化 2021-08-25 1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