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上下

作者:石才夫
来源:当代广西网
2021-08-30 10:57

063988978e42f7df2ac3fe01ec139d0_wps图片_副本_副本.jpg

壮阔的红水河。黄格 摄

我现在还清楚记得,第一次见到这条大河的情景。那是小学时放暑假,有一天我们几个小伙伴相约到山上采稔子果。村子附近的山都是石山,上面光秃秃的,只长些杂木,砍了当柴烧可以,野果是不长的。稔子果一般长在土岭上,要步行十几里路,到一个叫福隆的地方才有。我们走了好久才到福隆,又兴致勃勃地爬山,边爬边摘了成熟的稔子吃。等到了山顶,偶一抬头,远处山脚下,一条逶迤而来的大河,像一条黄绸带,又像一条巨龙,猛然扑入眼帘。我们呆站在那里,忘记了说话。那时我们只听说过红河,而不知道它的“学名”其实叫红水河。后来到县城来宾上学,红水河渡口是必经之路,第一次上渡船过河,才真切地近距离看到了静静奔流的红水河。

而我从没想过,合山离这条大河如此之近。

发源于云贵高原的红水河,流经广西十多个县市区,全长659公里,作为西江水系的干流,是名副其实的一条大河。红水河出了马山忻城,就进入合山。这个是早就知道的,属于常识范畴。而且在红水河出产的奇石里,出自合山马安村河段的石头,形朴拙而色如陶,被称为马安石,又叫彩陶石,与大化彩玉石并称奇石双绝。我的家乡来宾市兴宾区,以前叫来宾县,合山则是来宾一个乡镇。地理上两地相隔不足五十公里,同学朋友里,也都少不了合山人。所以,提到合山,说起红水河,算不上陌生。

但理性的认知和感性的接触,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就像提到貂婵西施,我们都知道是古代的美人,但如果她们当真出现在面前,我们的感觉又会完全不一样。2018年6月,南方到处热得冒火的时候,我突然就站在了红水河和合山的中间。

对,左手是红水河,右手是合山,我一伸手,就能同时挽上它们。

那天我们先去了一个地方,当地朋友叫老矿区宿舍。这个老矿区,位于里兰。里兰这个名字,我三十多年前在来宾一中读高中时,就听说了。同班同学老李,他家在河里,离里兰很近。

提到里兰,就不得不提合山的煤。20世纪80年代合山采煤的兴盛时期,“合山煤矿”这几个字在广西几乎家喻户晓。而所谓的合山煤矿,就在里兰。那个时候,光是矿工,就有将近三万人,加上家属,在里兰这片地方,生活着五万多人。

后来煤采空了,煤矿也就停产了。工人们候鸟一般,飞向别的地方,毕竟他们得工作挣钱,生活下去。里兰突然就冷寂下来,像是一个热闹的集市,突然就收摊了,人四散而去,剩下个空荡荡的圩场。我们来到的时候,正是午后,眼前一排排、一间间砖瓦平房,绝大部分关门闭户,院墙窗框,爬满青藤。可以想象,这些房子的主人如果都在,这里该是怎样一幅烟火升腾的景象。老榕树下那张水泥圆桌,怎么也得坐着三五个上了井的矿工,抽支烟扯点闲谈。如今当然只剩几张空凳子了,四周荒草萋萋。

宿舍区位于一座小山包上,房子都是砖瓦平房,有独门独院的,也有成排连在一起的,都顺着地势布局,看上去高高低低的。有的院子显然还有人居住,门外墙角边上,种了各色蔬菜,开着些不知名的花。偶尔遇见一条小土狗,见到生人,躲在篱笆后面,汪汪地吠。

不知谁说了一句:这地方,倒是个拍年代片的好外景。于是眼前这一片高低错落的房子,兀自生长的南瓜,还有不知名的花草,都变成了一个个镜头,熟悉的歌声,仿佛真的就在耳边响起。

微信图片_20210830155516_副本.jpg

以前矿区的旧址上建起了广西合山国家矿山公园。徐柳琪 摄

第二天就到了河边,红水河。我生活的城市南宁,也有一条河穿城而过,叫邕江。我在这个城市生活了三十多年,无数次驱车从不同的桥往返邕江两岸,但总感觉离邕江水很远,因为河床太深,江水离河岸有一段距离,看得见摸不着。所以南宁人对于邕江,并没有想象中的亲近。而眼前的红水河不同,它就在脚下,弯下腰,就可以掬一把河水。合山人把河岸边精心做了整治,植上各色花木,中间曲径通幽,顺着河道蜿蜒,不少市民在散步休闲。一位中年男子,坐在岸边,正给他的爱犬洗澡。那狗大约感受到了舒适,乖乖的半立在水里,任主人在身上涂抹沐浴液,不停揉搓。阳光洒在河面上,闪着鳞鳞的波光。一江一人一狗,把夕阳的温暖尽情渲染。河对岸远处的烟囱,此时看去,也不显得那么突兀了。

在合山,最有名的,如果说过去是煤,那现在当属石头。当地人叫奇石,有的地方叫观赏石。合山虽名为市,但地方并不大,老百姓开玩笑是“一条马路,两排路树,三个乡镇,四家班子”。而这“一条马路”,就是合山市区的主干道人民路。在这条路的两旁,经营奇石的门店一家挨着一家,甚至人行道上,都摆放着无数的巨型奇石。前些年市场红火的时候,这条路上可谓车水马龙,人声鼎沸。近几年市场遇冷,光顾石头店的客人大大减少,有的店干脆关着门,只在门上留个电话号码。前头说了,红水河合山段,盛产奇石。尤其是在马安村一带,出产的彩陶石最负盛名。红水河河床深,水流湍急,亿万年的地球运动、水流冲刷,造就了千姿百态、鬼斧神工的奇石。这些石头过去一直沉在水底,不见天日,其美其奇,亦未为世人所知。直到上世纪90年代,有人从水底打捞出这些形态色彩各异的石头,才引来全国各地的奇石爱好者,甚至韩国、台湾等地的奇石商人、藏家,也慕名而来,奇石交易,火爆全城,谈石赏石,风靡一时。

我就是从那时候起喜欢上石头的。因为姓石,朋友中又有很多玩石头的,加上工作关系,常到柳州、大化等地出差采风,所以红水河奇石,倒也见识过不少。但也仅仅限于喜欢,看看而已,因为那些石头,好一点的,动辄上万甚至几十万,工薪人士确实买不起。小一点的,手里把玩,价钱也不贵,遇上喜欢的,当然可以买。所以到了合山,看石头就成了题中应有之义。

一般人到了合山,要看石头当然是逛奇石街、奇石店。那里有店家从农民和专业打捞石头的“水鬼”手里收来的好石头,大小都有,遇到心仪的,价钱又合适,就买上几块。如果没有收藏的爱好,只是看看,店家也会热情招呼,给你倒茶,跟你聊石头,这叫做“以石会友”。

我有些不同,每到一个地方,我喜欢自己找石头,在路边、大树底下、公园的墙角、农人的田间地头,甚至某一个意想不到的地方。我找的石头也不论大小,不分“贵贱”,形色质纹,但有奇异处,均收以把玩。这是很考眼光的,你首先得善于发现,因为“大隐于市”的石头,常常是灰头土脸,蓬头垢面的,需要在平淡中见风云,于粗粝中见精微。一路寻觅,每有所获,无不欣喜,似老友重逢,又像一见钟情。这种感觉,与在奇石店里看到一块好石头完全不同。

微信图片_20210830201513.jpg

造型别致的水冲石。作者供图

在合山,我遇见了几块石头。第一块是水冲石,发现的地方是城中村一户人家的菜地,与别的石块一起,被随意搭在地头当围挡。石头不大,四五斤重的样子,石质不是特别好,色彩也一般。然其形甚奇,中有凹陷,状如天湖。我是早上晨练步行时,偶然拐入这条小路的,果然没有失望。回到酒店,把石头清洗干净,找合适的角度一摆,再往凹陷处倒入水,左看右看,心里暗自称奇。后来在参观一家养老院时,我在地上又捡到一颗小石头,状如鸡蛋,通体血红,把表面的尘土擦净之后,皮色更是好看。

还有一块山石,立在一户人家的围墙脚,大致呈四方体,显得沉静大气,纹理很是耐看。我拍了照片,发给一位石头发烧友,他看了,只说两字:可收。可惜太重,无法带走。    

离开合山前的晚上,主人安排书画雅集,邀我给合山写几个字。我想了想,写下“山合水绕,人正石奇”八个字。

刚到合山那天上午,市委书记给我们介绍合山情况。她说了一句话:合山这个地方,有点像一座欧洲小城。我听了,初初有点不以为然。等到在合山待了两天,体会到大河边的这个小城,既散淡又闲适的时光,有一股与别处城市迥然不同的气质,才觉得这位女书记所言非虚。

何况合山还有奇石。河之下的精灵,与河之上的美好,让这个小小的地方,绵延着生生不息的人间烟火。


(作者简介:石才夫,笔名拓夫,中国作协会员,现任广西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出版有《坐看云起》《天下来宾》《以水流的姿势》《八桂颂》《流水笺》《新时代颂——石才夫朗诵诗选》等诗歌散文集)

责任编辑:覃冰
相关文章

书讯丨《仫佬族民间故事新编》出版

由罗城仫佬族自治县文化广电体育旅游局组织编写,漓江出版社出版的《仫佬族民间故事新编》正式发行。

文化 2021-08-27 10:54

我们没有忘记——“寻访英雄青海行”纪实

61年了,一直模模糊糊地萦绕在他心中的父亲形象,在这时变得真切起来,他那穿越了一个花甲的苦苦思念,今天终于有了着落!

文化 2021-08-25 08:56